书包网 > 男频小说 >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 309,元魔附体!
    看到辰龙天尊堵门疗伤,倪坤不但不惊,反而嘴角微翘,轻笑道:

    “此时最明智的做法,是赶紧返回灵霄天,回自己的大本营疗伤,反正我们又无力留下你……

    “堵门疗伤,看似是要瓮中捉鳖,实则还是对我们心存轻视,又放不下天尊的架子。那‘天尊之耻’的四字评语,看来还是刺到他心坎里去了。

    “既如此……咱们便再给他一个惊喜吧。”

    话音一落,他身上光影一闪,走出一尊化身。

    那化身身形魁梧,肌肉发达,面罩青铜面具,有着一头火红的乱发,正是魔门修罗道化身。

    修罗道化身现身后,其余天心宗、极夜宗等六魔化身,亦从倪坤身上一一走出,每一尊化身,都携带着本宗魔器。

    陆昔颜也取出修罗剑,交到了修罗化身手中。

    七大化身持七魔器,施展七魔归元,合为一体,无穷魔气平空而生,召来元魔天尊投影,附于倪坤本尊身上。

    于是倪坤便化形为元魔天尊。

    元魔天尊的形象,其实并不狰狞。

    那是一尊身高三丈、肤色古铜,筋肉虬结,仿佛莽荒巨人的猛男。

    唯一的畸形之处,便是双手都长着七根手指。

    不过外貌虽不狰狞,但元魔天尊的气息,比妖魔渊的真魔还要可怕。

    尤其是那对赤红的双瞳,蕴含着深渊一般的恐怖魔性、无穷**。等闲人仙,与之对视一眼,就要被扭曲本心,堕入魔道。

    倪坤元神特异,几乎能免疫一切元神层面的攻击,可不受元魔天尊魔性侵蚀,不被扭曲本心。但即便如此,召唤元魔天尊投影附身之时,他还是要付出极大代价。

    倘若只是单纯的召唤元魔天尊投影,那只需消耗仙晶,便可维系其投影存在。之前在烛龙神时光领域,便是靠着消耗海量仙晶,让元魔天尊投影做了陆昔颜五百年陪练。

    但是现在,倪坤将元魔天尊投影召唤上身,令元魔投影依附在他身上,直接化身元魔,借用元魔的力量,那付出的代价,就不能仅仅是仙晶了。

    除了仙晶之外,他还得不断献祭血肉,才能真正发挥出元魔的力量。

    即使他有不死之身,血肉再生之能无比强大,这消耗对他亦是极其沉重的负担。

    可想要对付天尊,哪怕只是一尊身受重伤,“外强中干”的天尊,这些代价,也是必须支付。

    召来元魔天尊投影附身之后,倪坤并没有出去跟辰龙天尊直接对线。

    他对着陆昔颜点了点头,待后者站到玄黄功德塔下方,身上覆上了一层玄黄气罩,他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发声:

    “展翅高飞之间,便能到达梦的终点,铭记一直向前,属于我,属于我,蔚蓝的天……”

    歌声粗犷,音效炸裂,从第一句歌词入耳,陆昔颜便觉头皮一炸,仿佛过电一般,满头火焰般的红发,统统倒竖起来。

    浑身上下,更是热血沸腾,坐立不安,手脚无处安放,恨不得提刀砍点儿什么。

    这还是有玄黄之气过滤,这还是她身为元魔传人,又曾直面元魔天尊气息五百年,对元魔气息有着极强的免疫力。

    如若不然,她现在恐怕已经被这热血沸腾的歌声,彻底冲昏了神智,不顾一切冲出去跟辰龙天尊对砍了。

    而宫殿之外,端坐于大门前的辰龙天尊,亦是在歌声响起的那一刹,只觉似有魔音灌脑,额头青筋暴起,双眼泛出血丝,气血蠢蠢欲动,战意昂然高涨,恨不得立刻打破殿门,冲进去把倪坤、陆昔颜轰杀至渣。

    “想用音攻乱我心神,影响我疗伤?天真!”

    辰龙天尊身周空间轰然膨胀,看似距宫殿大门只有十余丈,可空间膨胀之下,那表面只有十余丈的空间,实则已变为百万里之遥。

    若此时有人从宫殿之中出手攻击辰龙天尊,需跨越百万里,方能落到辰龙天尊身上。

    不仅将十余丈的空间距离变成了百万里,还将其中空气全部抽尽,化作真空,以隔绝声音传播。

    然而,令辰龙天尊诧异的是,此番施为之下,那热血激昂的歌声,居然还是在他耳边不断回荡,就像有个破锣嗓子,把嘴巴紧贴在他耳畔吼歌一般。

    这歌声其实非常正面,催人奋发,热血昂扬,积极向上。如果是在战场上,这就是一种能激发战意,振奋士气的正面buff。

    可问题是,辰龙天尊现在正在疗伤。

    他需要的是情绪稳定,心如平湖,波澜不惊。热血沸腾、战意高涨还疗个鬼的伤!

    “怎会如此?”

    辰龙天尊心中震撼:“即使是天君,百万里的真空,也是一道天堑,怎可能还能将音波功送到我耳边?再者,这歌声怎会如此强大,竟能动摇我的心境?”

    他固然无法正面抵御时光之风的冲刷,可那只是因为时光乃是宇宙最为根本的法则之一,只要不是寿元无限,或是与宇宙同寿,那就必然会受到时光消磨。

    可除时光之外,又哪里还有什么天尊以下的力量,能够伤害到天尊的身体,动摇天神的心境?

    可是现在,那见鬼的歌声,居然能撼动辰龙天尊的心境。

    “难道,又是一件天尊之宝?音攻法宝?”

    辰龙天尊心中惊疑不定,只觉心中战意愈发高昂,情绪越发难以自抑,不由自主地就想闻歌起舞,乃至奋起搏战。

    辰龙天尊深深吸了一口气,识海之中,灵光如剑,飞快斩杀被歌声引动,此起彼伏的杂念。

    他不相信,自己连区区一道音攻法术都抵挡不了。

    即使那是一件天尊之宝发动的音攻法术,即使他辰龙天尊晋位不过十几年,只是天尊当中的弟中弟,但再是积累浅薄,他也是堂堂天尊。

    活天尊,难道还抵挡不了死法宝么?

    辰龙天尊存神冥思,斩杀杂念,誓要将杂念通通斩杀,慑服那被魔音勾起的昂扬战意。

    他虽没有被歌声勾动,真个对宫殿发起攻击,却并没有意识到,这斩杀杂念,对抗魔音的举动,本就是一种“战斗”。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被那激发战意的元魔之音,拖进了战斗的节奏之中。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