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男频小说 > 苏厨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唐慎微
    第九百三十九章唐慎微

    见石薇和年轻人都是一脸的懵逼,苏油解释道:“据《后汉书》记载,马援南征交趾时,常服食薏苡仁,因为他发现当地土人用它驱除瘴气。”

    “因为南方的薏苡实大,凯旋时,马援便带了一车薏苡,想着带回家乡种植。”

    “回到京城后,人们便猜想马援带回的是南方的奇珍异宝。”

    “马援死后,有人上书诽谤,说他曾在南征的时候,搜刮了一车珍珠文犀运回。当时的皇帝刘秀听闻之后,大为震怒。”

    “因此以马援一生功绩,也只有草葬,就连宾朋故旧也不敢上门去吊唁。”

    “马援的家人先后六次上书申诉冤情。家乡云阳前太守朱勃也上书为马援鸣不平。刘秀这才命令以礼安葬。”

    “直到汉章帝时,才派五官中郎将持节追加策封,谥马援为忠成侯。”

    “所以司马学士有诗佳实产南州,流传却山瘴。如何马伏波,坐取丘山谤。”

    “大苏也写过:伏波饭薏苡,御瘴传神良。能除五溪毒,不救谗言伤。”

    年轻人顿时大生仰慕:“兄长真是博文强记,实在让人佩服。”

    说完有吞吞吐吐地说道:“只是……如此称夫子,怕有些……不太恭敬吧……”

    石薇不由得抿嘴笑,转移了话题:“各地药名不一,这的确是个麻烦。好在你也是蜀中人,你写的药名,我基本也知道。”

    年轻人这才想起来这事,再次施礼:“此书售价一定不菲,小弟行医多日,倒是也积攒了一些钱财,该多少钱,小弟应该照付才对。”

    石薇嗔道:“不是说好的赌注吗,你赢了,这书就是你的。”

    年轻人很窘迫:“嫂嫂就别拿小弟开玩笑了,我这医术在嫂嫂跟前,怎敢相提。再说了,那个风疹的病例,我小时候曾经给人治过……”

    苏油猛然想起一个人来,将扇子啪地一合:“我知道了!你姓唐,唐慎微唐审元!是也不是?!”

    年轻人大吃一惊:“我一介乡医,兄长何从认识我?”

    苏油笑道:“赵公前几年按蜀,说是采访蜀州晋原的时候,得了风疹,被一采药少年救治,很快就好了。”

    “但是少年告诉他,说这病在一定的时候还要复发,担心赵公仓促发作一时难请医生,于是预留方药,嘱咐他在某年某月旧病复发时,按照留方如法治疗。”

    “果然,到了少年医师预定的时间,赵公的风疹突然复发,赶忙取出少年预先留下的方药依法救治,经过半月的时间,彻底痊愈。”

    “赵公这才得知少年医术高明,连忙派人找寻,却已经不见了少年踪影,只访得少年乃华阳世医之家,姓唐,名慎微,字审元。”

    “嗜好经方,因此为读书人治病从不收钱,只求以名方秘录为酬。故而收集到很多经方,是不是?!”

    “你可让赵公好找啊,竟然跑到南海郡来了!”

    唐慎微越来越惊讶:“当年留方之后,因为一味三七,我便去了嶲州,后来得知此药出于大理,于是又去了大理。”

    “听闻交趾播乱,我想肯定有大量灾伤需要救治,于是又跟小高相爷一起去了广南。后又听闻朝廷在湄洲安置河北移民,心想他们肯定会水土不服,便又来了湄洲。”

    “兄长你到底是谁,与赵公如此相熟?还知道我的名字?”

    苏油有些哭笑不得:“亏我在蜀中托人遍寻于你,结果你就在身边不远。”

    石薇笑道:“这是我夫君苏油。”

    唐慎微大惊失色:“嫂嫂原来就是栩卫仙卿石娘子!”

    呃……不是应该先拜见我吗?苏油有些发愣,赵抃来信说唐慎微其貌不扬,言语憨直,不以仕途诊金为务,只对经方兴趣颇深。

    说白了,就是一情商超低的家伙。

    不过和陈昭明一样,因为专业知识太突出,掩盖了这方面的缺陷而已。现在看来,还真是一点都没错。

    就听唐慎微说道:“无怪那风疹方似曾相识又说不出出自哪里,原来是出自荆湖南路的峒方!嫂……仙卿,我……没猜错吧?”

    石薇点头:“是的,这是四哥抄给我的验方。”

    唐慎微说道:“我的方子重用黄芪,而仙卿重用桑叶、竹叶、毛冬青、芦根。都是南洲随处可见之物,因地而治,便宜很多,说起来,还是郡君的的法子更好。”

    石薇说道:“治病救人,没有什么好不好,药合用就成。倒是你的这身医术,难道尽是祖传?蜀中没有什么姓唐的名医啊?”

    唐慎微满脸通红:“我家虽然世代行医,但是祖辈的医术,其实……我正是痛感与这一点,才广采经方,结合自己的思考辩证,推断效用。我治好的一些士大夫们,在读书的时候读到医方,也常常摘录相赠。”

    苏油暗暗心惊,这年轻人医术能得到石薇的认可,那是绝对的高明,听这意思,竟然是看书自学的?

    大苏也喜欢医术,以他的那份聪明,也没学出个什么名堂来,不由得问道:“你如今收集了多少了?”

    唐慎微想了想:“我的笔记以药物为纲,药名之下,是以之为主药的经史验方,到现在嘛……三十多卷是有的。”

    “多少?”苏油和石薇都是大惊:“华夏经史中隐藏的方药,竟然有这么多?”

    唐慎微也突然大惊:“对了,你是石仙卿的夫君……你……你是苏大学士!”

    呃……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木讷到这个程度,也是厉害了。

    也怪苏油自己,一身寒酸秀才的打扮,望之不似二品大员。

    而且估计在痴迷医术的人眼里,石薇才是太阳,而自己,估计跟萤火虫差不多。

    抽了抽嘴角:“大学士什么的,那是朝廷抬举,你是医家,我们现在有是探讨医学,便从薇儿那边论,像刚才那般,称我兄长便好。”

    见唐慎微还要客气,苏油直接将手一摆:“你刚刚提供的这个思路很不错,族兄的《本草图经》,见药不见方,作为工具书作用还不全面,要是在药物之下,配上医方,出处,的确可以做成一部大医典。”

    唐慎微面露难色:“好是好……就是,我也打听过……光《本草图经》上那样的刻版,价格就异常昂贵,加上全书,需要的花费,太浩繁了……”

    苏油摸了一下鼻子:“现在的印刷成本,已经降下来了不少,有了铅活字和蜡刻纸……算了,这些技术跟你细说也是没用,要是我委托书局,将你这些资料整理成书籍,你可愿意?”

    唐慎微大喜:“这是天大的功德,要是兄长愿意印制,我自然是心甘情愿,哪怕不列名字,也是可以的。”

    大员跟你客气说平辈相称即可,可能只是客气一下,你倒真不客气就认了,还真是……这就是无欲则刚?

    苏油笑道:“你倒是淡泊得很,名字肯定是要列上的,但这可不是一日之功……这样,此事由薇儿领头,我们成立一个药书局。一应经费,我来提供。”

    “这书要在《本草图经》的基础上,增加如今新发现的药物标本图形,其后列方,每方药记录下出处,如果是民间的,也要记录下收集的地区。”

    “药材在各地别名,也是个大项,能详细的,尽量详细。”

    “我还记得钱家有个大名医叫钱乙,乃是哑科圣手,咱们将他也拉上。”

    “如此一来,江南,蜀中两地医学集大成,差不多可以考订。”

    “至于北方,我去宫里找陛下,让御药局提供支持,我们要搞,就搞一部大部头,超级大部头的医典出来!”

    石薇点头:“我还可以联系天师哥哥,将玉局观验方充实到其中。”

    唐慎微拱手道:“名不正言不顺,如此一来,这书便不能再叫《经史证类本草》了,是不是得换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