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现代情感 > Lust > 第31章 完结
    紧接着,影片《浮世》进入宣传期,宣发方面的负责人联系了繁莜,让她准备一份关于电影妆容的宣传稿,要求就是要花式自夸,但是不能以剧组内部人员的身份自吹自擂,要用旁观者的身份夸赞,还要夸得有水平,有卖点,能吸引人,哪怕拉踩也无所谓。

    繁莜接到这个要求时还挺尴尬的,这也太厚脸皮了,跟王婆卖瓜一样。

    繁莜跟梁琛抱怨这件事情:“这事真的好挑战脸皮厚度啊,我还想等观众自己品味发现呢。”

    梁琛道:“现在可是信息时代,大家每天要接受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人性浮躁,你要是不直接把优秀的地方总结出来,指望观众自己去品味发现,那是很不现实的,多半要凉,现在大家都喜欢吃递到嘴边的东西。”

    “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大好意思啊。”

    “没什么的,电影一般都会设置好几个宣传点的,你的妆容这块只是其中一个,能不能宣传成功都是个未知数呢。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你看别人一坨屎都能吹出花来,你害羞什么,你的可是一朵正经的花啊。”

    “好吧,也是。混娱乐圈不能有太大的节操,我豁出去了。”

    繁莜对于自己在剧组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出手的那些妆容造型可都是自己深思熟虑过的,里面每个都凝结着自己的心血和感悟,繁莜很快便写好了初稿。

    繁莜详细地描述了各个妆面所反映出来的人物性格和背景,随着剧情和发展所做出的妆容细节方面的调整。她把初稿发给了宣发负责人过目,负责人把文稿退了回来,让她写得再精炼写,再夸张些有感染力一点。

    繁莜不得已删删改改,只保留了关键的几处优点,同时又学着高贵路人阴阳怪气地批判了一番如今影视剧的敷衍和粗制滥造,将《浮世》夸成心浮气躁之时的一杯甘茗,值得百般品鉴。

    繁莜的稿子终于过了负责人的审核,他连连夸赞繁莜脑子聪明,一点就通。

    负责人把这份稿子发出后,做了一点点营销,上映后立马就火了起来,一堆看了首映的人纷纷转发,觉得所言极是,cast中造型师被人特意记了下来,一做对比发现是前段时间被李磊非礼过的繁莜,网上又引起了小轰动,盛赞繁莜有颜有实力的女人。

    这部影片除了繁莜的妆容这一个营销点外,还成功了好几点,譬如当红小花与影帝的强强对手戏,譬如乔慕一生前的最后一部影片等等。

    这部影片是乔慕一演艺生涯的最后时刻也是巅峰时刻,里面有一个乔慕一的哭戏的片段在之后一直被人评为电影史里的经典镜头,如同朱茵的电眼,张敏的回眸那般时常会出现在视频剪辑中。乔慕一也因此成了影迷心中难以忘怀的朱砂痣,半个世纪后也变成了盘点女神时的常驻人选。

    这部影片后来获了奖,冯导在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特别表扬了一下繁莜在剧组里的表现,繁莜的地位也因此跟着在圈里水涨船高,现在她已经成了知名的时尚造型师,不少明星走红毯时请她帮忙搭配,她做的造型获得了业界的一致肯定。

    也有不少影片或者电视剧向她抛来橄榄枝,有的是请她去当剧组的化妆师,有的甚至直接咨询她要不要出镜当演员。

    繁莜知道隔行如隔山,自己对化妆造型方面有信心,但是表演方面她肯定是不行的,繁莜拒绝了演戏的邀约,挑选了几部自己喜欢的剧本去做了造型。

    蒙迪的校园言情剧获得了很高的网络热度,收视率也破了1,偶尔几次还破了2。蒙迪的身价跟着走高,短短三个月粉丝破了千万,代言数量也突破了两位数,还接到了一个高端奢侈品代言,发展势头一片大好。蒙迪也被邀约出席过巴黎,米兰等各大时装周,亮相时的服装也是繁莜精心挑选的,被各大媒体通稿夸时尚感,高级感,街拍最佳小鲜肉。

    梁琛也因为《浮世》拿了不少最佳男主角奖,彻底巩固了他影帝的位置,已经可以和比他大二十岁的老影帝们相提并论了。

    周易像台机器一样忙碌着新收购的乔氏集团,天不亮繁莜还没醒时他就离开去公司,深夜繁莜已经熟睡时他才工作回到家,有一阵繁莜直言周易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好在忙了大半个月后,工作上的事已经彻底稳定下来,周易时常还会去片场接繁莜回家。

    如同开春,所有人都是生机勃勃,一切都在往最好的方向发展。

    入夜,月明星稀。

    繁莜八爪鱼一般抱着身上驰骋的周易,咬着他的耳廓娇吟:“亲爱的,我妈说过两天让我回老家,去见见他们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然后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你说怎么样呀?”

    周易用身下更剧烈的动作回应着繁莜,“敢去见的话你就试试!”

    “啊啊……嗯……慢…慢点……要被你操坏了……”繁莜大声呻吟起来,推搡着周易,“你是不是想把我操得下不了床,这样我就不能去相亲了是吧,你真是用心险恶。”

    周易一边大力冲撞着身下的紧致软嫩,一边勾着繁莜的舌头缠绵接吻,他迷醉道:“别去,宝贝,你是我的。”柔情的话语像是蜜罐子里捞出来的,甜透了繁莜的心。

    她抓着周易的短发动情回吻,“可是我父母可不知道我是你的,他们觉得我是没人要的。”

    “那过几天我陪你回家,告诉他们你是有人要的。”

    “真的吗?”

    “嗯。”

    ***

    几天后,繁莜带着周易回了家,繁莜家在一个小县城里,父母平时上个网也就是用用微信,并不知道女儿在网上火过的事,甚至也不知道女儿如今是个挺出名的造型师。

    繁莜领着周易进屋时,家里只有繁莜他爸一个人打着盹看电视。

    繁莜走过去推了推他爸,“爸,醒醒,我回来了。”

    繁建国悠悠转醒,看见女儿后,揉了揉眼,“呦,囡囡回来了啊。”

    正说着,就看见了繁莜身后的周易,周易难得一身休闲装,手里提着几个礼品盒,他把礼品盒当到茶几上,上前和繁建国问好:“伯父好,不请自来,多有叨扰了。”

    繁莜顺势勾住了周易的胳膊,意味不言而喻,繁建国也明白过来繁莜这是带未来女婿上门见家长了,他指着沙发:“这边坐,囡囡他妈出门跟那群老姐们打麻将了,我打电话叫她过来。”

    说着繁建国就拨通了李秀英的电话,话筒那头传了一个大嗓门的声音:“有什么事啊!”

    “别打了,快回来,囡囡回家了,还带对象来了。”

    “啥?囡囡带对象回家了,我这就回去。”

    李秀英挂了电话后,就把麻将一推,眉飞色舞地跟老姐们告别:“你们慢慢打啊,我回去看看女婿长啥样。”

    “哎呦,你家妮子都快结婚了,俺家大成还天天在家里瘫着,工作不找,相亲也不去,这倒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一烫头大妈羡慕地直盯着李秀英,哀声叹气骂着不争气的儿子。

    “英子哎,以后带外孙时候,可不能一人全包了,婆婆那边不出力也得出钱。可别像我那时,白给人当苦力。”

    “这才到哪啊,外孙影都没有呢。”

    “等订下来那就快喽,到时候天天拉扯小孩,累死累活的,人家小两口还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呢。”

    “好了好了,不跟你们瞎聊了,我可得走了。”

    李秀英刚一进屋,就看见自家老头跟一英俊的小伙聊得正欢,女儿还亲昵地挽着小伙的胳膊,时不时笑倒在他身上。

    “囡囡啊,回来了?”李秀英开口唤闺女。

    “妈。”繁莜看见李秀英,欢喜地朝她跑来,“妈,你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年轻。”

    “就你嘴甜。”李秀英看见许久未见的女儿,心中一酸,看见女儿已经不像上学时那么朴素了,现在的女儿真是时髦又漂亮,跟电视里明星似的。

    李秀英往周易那边看去,她倒要看看是谁拱了他家的小白菜。

    周易在李秀英和繁莜说话时就站了起来,他笑着像李秀英点头,“伯母好。”

    李秀英见周易相貌堂堂,个高腿长,沉稳内敛,印象很不错,觉得女儿还挺会相人。

    繁莜拿过茶几上的一套高档化妆品,递给李秀英:“妈,周易给您买的,说您最适合这个牌子了。”

    李秀英认得这个牌子,她一个有钱的姐们跟她们炫过,现在自己收到这礼物,心里对周易印象又加几分,但是脸上仍装作不动声色的考量。

    傍晚,繁建国拉着周易胡天侃地了一通后,两人又下起了象棋,李秀英去厨房准备饭菜,繁莜也跟着溜进去。

    “妈,你感觉他怎么样啊?”繁莜一边择菜一边盘问着她妈。

    李秀英见女儿一脸小女孩的娇羞状态,摇摇头叹气道:“你这一副被吃死了的样子以后可怎么办?”

    “妈~你就说你满意他不?”

    “模样还成,也懂礼貌,就是吧感觉比你大不少啊,我以为你会带个同龄人呢。”

    “大了11岁,不过这不算什么,你看人明星有不少都嫁给比自己大二十多的呢。”

    “哎,你自己心里有谱就行,他家是做什么的啊,家里条件怎么样啊?”

    繁莜想了想刚才周易和她爸说自己家是做点小买卖的,看来他还不愿把家里真实情况说出来,繁莜也就跟着掩饰:“家里做买卖的,还挺有钱的。”

    “哦,也是,都舍得送那么贵化妆品。”

    晚饭时,一家人伴着新闻联播吃得挺和谐,饭桌上繁莜爸妈不时地劝菜劝酒,老夫妻俩非常满意这个未来的女婿。

    当晚,周易以一敌二,酒量上放倒了爱喝酒的繁莜爸妈,他俩喝大以后就把闺女小时候的糗事一箩筐地倒给周易听,害得繁莜一个劲地要去堵住爸妈那两张一唱一和,滔滔不绝的嘴。

    周易也喝了不少,脚步有些轻浮,他洗过澡后爬到了繁莜闺房的床上,把繁莜揽到怀里。

    “宝贝,我今天真开心。”周易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沿着繁莜的大腿一路摸。

    “我也开心,感觉就好像见完父母就结婚了一样。”繁莜夹着周易作乱的手。

    “我会娶你的,宝贝。”

    周易的手指伸进繁莜的内裤中搅弄,掐着肉核又扯又拽。繁莜软了身子,喘息道:“我爸妈就住隔壁,老房子隔音不好,你也敢胡来。”

    “不怕,你爸妈喝多了睡得可死了,实在不行宝贝你小点声叫。”周易插进两根粗粝的手指,将湿滑紧致的小穴捅得噗呲作响,待到小穴松软了一些,就把粗硬的鸡巴送了进去。

    繁莜这张床质量也不行,周易一大力抽动起来,床就跟着吱呀吱呀地叫唤,害得繁莜紧紧夹住周易阻止他大力抽动。

    “宝贝松点,你要夹死我了。”周易强忍着被繁莜夹弄时产生的射精感,低头吻她的唇舌,吸她的乳肉,手指按着前头肿大的肉核揉捏,不一会儿繁莜紧绷的身体又软了下来,只能任由周易大开大合地操弄着。

    房间里又传来让人想入非非的床板叫唤声,直到后半夜才停歇。

    ***

    近来,繁莜跟周易说过一次想要个小宝宝,周易就上心起来,回回都把鸡巴戳进最里头处,朝子宫里灌上一股又一股的滚烫精液,射完后还不把鸡巴拔出来,就这么堵着逼口,一直到天亮醒来接着来一发后,才把鸡巴拔出来,粘稠的精液才从被干得一时合不拢的小穴里流出来,弄得满屁股都是。

    繁莜也早停了药,夜夜张腿环着周易的腰,受着他在她的体内喷精,柔顺乖巧得不得了。

    周易卖力地耕耘了一个多月,繁莜的月经终于推迟了,她忐忑不安地去医院做了个b超检查,看到了腹中孕育了六周的胚胎。

    繁莜拿着b超图,心中涌起了一种母爱的伟大感觉,她计划着先瞒着周易,等到他下周生日时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繁莜都能脑补到周易得知消息后的欣喜若狂。

    晚上,繁莜趴在周易怀里咕囔:“亲爱的,你真的会娶我对不对?”

    “当然,这个问题已经问了好多遍了宝贝。”周易放下手中的书,低头亲亲她的额头。

    繁莜不满地撅着嘴,“那我换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娶我啊,明天好不好?”

    “等下周我生日的时候,带你去见见我父母,顺便拿了户口本就去领证好吗?”

    繁莜又有些不安地问:“要是你父母扣下户口本不给你怎么办?”

    “不会的,你放心不管他们的态度怎么样,我都能拿到户口本的。”

    周易说着又翻身把繁莜压在身下,抬着她的腿就要缠绵一番,繁莜知道自己腹中正在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她不敢再胡来了,繁莜故作生气推开周易,道:“什么时候领了证什么时候再做,下一次插进来的时候就得是洞房花烛夜才行。”

    周易以为繁莜在和他耍小性子让他早点娶她,便停了下来抱着她:“好吧,领了证再做也行,反正就那几天。”

    几天后,周易带着繁莜去了他父母那里,那是个带着大花园的别墅,低调奢华,这让繁莜更怂了。

    周易拥着她给她打气,“没事的,不管他们什么表现,我们的关系都会和原来一样的。”

    “好,我尽量好好表现不给你丢人。”

    繁莜以为自己见周易的父母时会和周易见她父母一样,最多再难个几分。

    可惜,她真的错误地理解了阶级不同这一客观事实,周易父母稍微动点手指头就把繁莜的背景,过往,现状什么的查得个一清二楚。繁莜的家庭背景以及之前在网上闹得风风火火的事,都让周易父母眉头紧皱,难以接受。

    他们对繁莜极其冷冰冰,若繁莜不是儿子带来的人,恐怕他们可能会直接把她赶出去。

    周易的妈妈比较云淡风轻的,仿佛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她只是礼貌地同繁莜交谈几句。

    倒是周易的爸爸,他看向繁莜的眼神里透露着不屑与厌恶,都没怎么开口说话。

    待到管家前来汇报,说颜小姐来了,周易的爸爸这才缓和了脸色,“婉婉过来了啊,快请进来。”

    颜婉儿一袭白色长裙,温婉可人,她把手中带的小礼物交给周易,巧笑嫣然:“生日快乐啊,易哥哥。”

    繁莜一见到颜婉儿就有种莫名熟悉感,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婉婉啊,老颜最近身体咋样了?”

    “多谢周伯父挂念,家父身体还挺硬朗,还说改天要约您一起打高尔夫呢。”

    颜婉儿看到了繁莜,她只是好奇地打量她,还冲她和善一笑,繁莜也只好笑着回应。

    这一顿饭吃得无比尴尬,将尴尬的气氛推上顶点的是周岐山的一句话,“周易,婉婉,你俩打算什么时候办订婚宴啊,请帖逗写好了,就等着你们提供个具体日子了。”

    繁莜心里咯噔一下,手中的夹的菜陡然掉落在桌子上,惹得周岐山又是一阵嫌弃地冷眼扫射过来。

    “过两天在法国有个内衣大展,我得去几天,回来再说吧。”

    “那婉婉呢?”

    “周伯父,我肯定是要跟着易哥哥一起去的啦。”

    “行吧,等你们回来,这事可就不能再拖了。”

    “知道啦,周伯父。”

    繁莜心里像塞了团棉花,堵得难受,她知道周易近期有这个行程,他还来问过她,要带她一起去,可是繁莜怎么也没想到颜婉儿会去,更没想到他们回来后就要订婚了。

    那她呢,她肚里的孩子呢,又算是什么?繁莜总算明白了阶级鸿沟的难以跨越,原来门当户对是个这么大的学问。原来在婚姻面前,顾依盼什么的简直就是小打小闹,颜婉儿才是她难以逾越的高峰,他们家境相似,父亲还是世交,同周易青梅竹马,一口一个“易哥哥”叫得多甜啊,原来他俩才是完美的一对,而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上门自取其辱。

    繁莜所沉浸于的快要结婚生子的美梦骤然粉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吃完的饭,怎么回到的公寓的,怎么拒绝听周易的解释的,她坚决地拒绝了和周易一起飞法国。

    她没有同周易道生日快乐,也没有把腹中的宝贝告诉周易,繁莜第一次背对着周易睡觉。

    两天后,周易飞了法国,临走前吻了吻繁莜,“宝贝,等我回来,我们就去领证。”

    繁莜的唇冰冷,她没有回吻,她觉得这个承诺过于讽刺,等他回来或许就成了别人的未婚夫,而自己也该有多远滚多远,省得惹佳人不快。

    那就在他回来前就斩断这一切吧。

    繁莜第二天去医院的时候,找了梁琛前来陪她走个过场,充当孩子他爸签个字。

    梁琛得知她要去流产时,很是意外,“你真的想好了?”

    繁莜没有做声,她今天没有化妆,脸色很差。

    在等待的过程中,看到那些女孩一个个面色苍白,一头虚汗地扶着墙走出手术室,繁莜的勇气正在一点点流失。

    梁琛也她旁边劝她再三考虑,不要一时冲动,日后后悔,“你跟周易到底怎么了?打胎很伤身体的,既然决定怀孕了怎么现在又要放弃了?”

    “周易要订婚了,难道我以后要抱着娃去参加他的婚礼吗?”

    “怎么还有这事啊?唉……”

    医生叫到繁莜,听见自己名字的那一刻,繁莜如同掉进冰窖里一样整个人抖动了一下,她站起身,扶着平坦的肚子,一步步朝着那扇代表着死亡的大门走去。

    就在快要躺在手术台上那一刻,繁莜的胃突然反酸干呕起来,这是她怀孕以来第一次孕吐,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肚子里有着一个还没成形的小宝贝,她和周易的小宝贝。

    不知道是不是小宝贝察觉到繁莜要放弃他了,特地开始反抗的,繁莜被这突如其来的孕吐搞得涕泗横流,她哭着朝手术室外走:“我不做了,我不做了……”

    对于繁莜这种临时反悔的人,医生屡见不鲜,丝毫没有波动,直接又叫了下一位。

    梁琛见繁莜跌跌撞撞得跑出手术室,哭得像个泪人,忙问道:“怎么了?”

    “我……我不想做了,肚里的baby在向我抗议,我要回家。”

    “好,我送你回去。”

    繁莜在梁琛开车送她回去的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周易的助理打来的,一向冷静的助理这次很慌乱,“繁小姐,您可以来一趟法国吗?这边昨天突然发生了恐怖袭击,周总他中枪了。您能……”

    “在,在哪啊,你快说啊!”繁莜冲着电话尖叫,周易出事像个炸弹,把繁莜的情绪彻底引燃,她崩溃大哭。

    助理很快发来一个医院的位置来。

    “梁琛,快送我去机场!”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冷静点!”

    “周易,周易出事了,那边,那边有恐怖分子……”

    “怎么会这样,你放心我陪你一起去,法国我去过几次,比你熟悉些,你现在情绪这么失控,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梁琛加快了车速,一路超车赶到机场,和繁莜坐上了飞往法国的航班。

    繁莜在飞机上依然抑制不住地浑身发抖,流泪,梁琛只能在一旁递纸巾,安慰她周易一定会没事的。

    下了飞机后,助理等在机场,他带着繁莜和梁琛来到了医院的vip病房前,助理说:“周总需要休息,繁小姐就一个人进去吧,梁先生您和我过来吧。”

    梁琛点了点头,跟着助理离开,走前拍了拍繁莜的肩膀,“进去吧,我先回去了。”

    繁莜颤颤巍巍地推开病房门,里面一个护士正在整理床铺,床上空无一人。

    “他人呢?”繁莜用英文问护士。

    护士回了一句法语,繁莜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护士整理完床铺后就离开了。

    繁莜看着空荡荡的病床,她脚步打颤,扑倒在病床上,抑制不住地悲痛哭号:“周易,周易你回来,你不是说过回来就娶我的吗?你怎么就走了,你这个王八蛋,那我怎么办!啊啊…混蛋啊啊啊!”

    繁莜哭到伤心欲绝处,忽觉有一沉重的身躯压在了自己身上,繁莜擦了擦眼泪,那张脸清晰了起来,是周易,繁莜扑进周易的怀里大哭。

    “你这个混蛋,居然这么吓我,我以为,我以为……”

    “小笨蛋,我就是在床上躺累了,起来去上个厕所,就在卫生间里听见你的哭嚎。”

    繁莜看见周易的手臂上缠着绷带,她轻轻摸上去,心疼地问:“痛吗?”

    周易笑笑:“子弹擦伤而已,哪有你误解我痛呢?”

    “你那个好妹妹呢,她怎么不在医院照顾你?”繁莜这时才注意到病房里不见和他同来法国的颜婉儿。

    “她去找她男朋友了,她男友是法国的一名律师,留学时两人相恋,后来颜叔管她管得严,她就配合我演戏从而能溜出来见男友。”周易揉着繁莜的头发,“你那晚那个样子,我心都要碎了,那真是我几十年来最难熬的一个生日。”

    繁莜勾着周易的脖子道歉:“对不起,我又误会你了。但是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然后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什么礼物?”

    繁莜抓着周易没受伤的那条胳膊,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温声温气道:“在我肚子里,可能还要八个多月你才能拿到。”

    周易神色柔软,眉目更添几分深情款款,他吻了吻繁莜:”果然如此。”

    “怎么,你知道了?”繁莜诧异。

    “你的经期一向很准,这次推迟许久,我就有猜到了,谢谢你,宝贝。”周易注视着繁莜,目光虔诚如信徒,“你知道吗,当恐怖袭击发生的那一刻,我无比感谢上苍,还好你不在我身边。”

    “我也感谢上苍,让你没有受太大的伤,能平安回来。”

    “我母亲是个佛教徒,小的时候我时常会被逼着和她一起拜佛,那时顽皮从没有真心对待过这事,现在才知感恩佛祖,多谢他让我遇见你,拥有你。”

    “我不想感恩任何人,我只感恩你,周易。”

    (完)

    终于把正文完结了,感觉还有一些没有交代完的,我也不想再写了,有点累了,就停在这里吧。

    番外将会缓一段时间再写,隔壁坑也挺肥的,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