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现代情感 > Lust > 第29章 复合
    繁莜再次回到了那个公寓,离她走后半年,她终于再次踏足这里,恍如隔世。

    刚被周易放到地上,繁莜就勾着周易的脖子送上软唇,此刻她太想接吻了。

    繁莜的舌头探入周易的口中,吸着他嘴里的津液,像条干涸的鱼。

    周易将繁莜按在门板上,不断加深这个吻,颇有点视死如归的意味。

    公寓里的暖气很足,很快繁莜的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

    “好热。”语调中带着娇嗔。

    周易脱掉繁莜身上长款白色羽绒服,里面是灰色的羊绒高领毛衣,勾勒着饱满坚挺的胸部线条。

    周易上手捏了一把,软绵绵的,没有内衣。“这么骚?”他咬她的耳朵。

    “嗯,看见你就想发骚。”繁莜呼吸紊乱,眼帘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似蝶翼振翅欲飞。

    他们不约而同地没有谈论起任何无关之人。

    也没有谈论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任何事,只是专心而虔诚地臣服于欲望。

    周易隔着灰毛衣揉捏她的胸乳,唇舌不肯罢休地追逐着繁莜,另一只手陷入她丰软的臀瓣。

    繁莜的手也没闲着,她从周易的裤子中一点一点地抽出他的衬衣衣角。

    她的手从抽出来的衬衣下钻进去,去摸周易的腰,柔凉的手指轻轻在他的腹肌和腰窝处画圈,周易呼吸一重,抓出她不停作乱的小手。

    周易揽着繁莜倒在了沙发上,灰色毛衣已被高高推上去,莹白的肌肤裸露出来,乳尖在空气中颤巍巍挺翘。

    “啊~周易,快来吃我的奶儿~”繁莜扭动起来,胸部向上拱起。

    周易一低头便含住了红润的乳尖,用牙齿细细地厮磨,繁莜嗯嗯唧唧地哼叫起来,抓着他的一只手放在另一边的乳房上。

    “啊…啊哈……好爽啊……”繁莜紧紧地抱着周易埋在她胸前的脑袋,两条长腿环上周易的腰。

    周易吃了一会儿繁莜饱满的奶子,便向下移去,脱掉繁莜腿上的黑色加厚打底裤和内裤。

    腿心处早已泥泞一片,湿得厉害,萋萋芳草上挂着露珠,花唇还在一张一合地吐着清蜜。

    周易俯身吻住了小穴,大口大口地吃着腥甜的淫液,舌头伸进去浅浅戳刺。

    繁莜淫哦的语调变得越发大起来,两条腿不知道该怎么放得好,一会儿分得大开,一会儿又紧紧夹住周易的头。

    周易起身,伸进了两根手指进去,穴内的软肉层层包裹上来,死死地咬住了手指。

    周易感受到了穴内这股强劲的吸力,“怎么这么紧?平时没自慰过吗?”

    繁莜摇摇头,这小半年以来她还真的没有自慰过,连她自个都觉得自己清心寡欲了。

    周易的手指从缓慢的抽动到快速地抽插,腿间响起噗呲噗呲的艳靡水声,繁莜紧窒的阴道逐渐松软起来,她叫道:“啊…够了……嗯,哈……快插进来吧……”

    周易拔出穴中的手指,扶着坚硬如铁的肉棒对准穴口,一寸一寸地挤了进来,直到整根没入。

    “这张小嘴可真能吃。”

    繁莜的体内升腾起熟悉而快意的爽利感觉,她满足地喟叹一声,猫叫一样勾人。

    两具交缠起伏的身躯从客厅沙发一直辗转至浴室,缠绵了两三个回合才平缓下来。

    繁莜和周易倚靠在浴缸里,浴缸很大,同时盛五六个人嬉闹都不费劲,繁莜翻身骑在周易身上。

    “我们能不能不要闹了?”她趴在周易的肩头,轻声道:“就回到以往那样。”

    “嗯,你不要闹了就好。”

    “拜托,我回来之后可一直没闹过,都是你别别扭扭的。”繁莜不开心地捶打他的胸膛。“我连你前女友的事都不在意了,你呢?还来冤枉我。”

    “你有问过我顾依盼的事吗?到底是哪个小东西瞎想一通的?”周易捏了捏繁莜精致细腻的俏脸。

    “我不问了,我一点也不在意了。”一个已经失败的女人不值得她再去生气。

    “你还记得你剪坏的那条裙子吗?”

    “怎么,你还翻旧账啊。”

    “那条裙子的来历你想不想听听。”

    繁莜疑惑地点头。

    周易缓缓地讲述了那条裙子,那是一条具有纪念意义的裙子。在周易创业初期,他原本的方向是高档时装这块,内衣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分支,然而创业艰辛,市场很不景气,那时固执的周易完全不愿意向家里伸手,忍痛舍弃了时装,又对内衣这块做了改造和创新,专攻于这一块。

    裙子是原本要推上市的,后来时装区撤了,便没有面市的机会了。很多库存或是赠送或是销毁,不复存在,周易保存了其中的一条,全当留个纪念。

    “我第一次见你时,你穿着公司送的那条裙子离开,那一刻我觉得你是最适合诠释这条裙子的女孩。如果时装没有被撤销的话,你一定会是那条裙子的模特。”周易静静地回想着当初的惊鸿一瞥。

    “你留下那条裙子,难道是没死心吗?你已经在内衣领域里做到专精了。”

    “以前是不甘心,现在没了,以后再发展的话也是时尚文化这块,服装就不想再插手了。”

    “嘿嘿,那我剪坏裙子,你就当我帮你减掉过往,重新开始了。”

    周易刮她的鼻子,“就你歪理多。”

    繁莜笑嘻嘻地抱着周易的脖子,道:“难不成你第一回 见到我时就爱上我了?”

    周易笑了一下,“这倒不至于,印象挺深的,以后再遇见能立马想起来。”

    “哼,你就不能骗我一下,哄我开心啊。”繁莜不满地撅嘴。

    “是是是,我对你一见倾心,见色起意,死心塌地的。”周易无奈地接话。

    “呵,敷衍。”

    两人在浴池里打闹起来,繁莜明知故问:“你这段时间这么别扭,是不是怪我冷落你,没怎么联系你啊?”

    “你说呢?”

    “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是新人,得先站稳脚跟才行,我也想变得优秀点,才敢跟你在一起。”

    “我有嫌弃过你吗?”

    “就算你不嫌弃我,我也会嫌弃我自己,你那么优秀,我不能很差劲啊,我也得有一份成功的事业。”繁莜凝视着周易的眼睛,悠悠道:“周易,我是个贪心的女人,爱情,事业,我都得攥在手里我才能安心。”

    “好了,我没有想困住你的意思。”周易摸摸繁莜的脑袋,他能理解事业带给人的那份沉甸甸的安全感,不同于爱情的虚幻。

    “那你得支持我,理解我。”繁莜趁机撒娇,“娱乐圈帅哥多,所以我的同事可能很帅,你看见后不能生气,听到没有!?”

    “正常的工作交流可以,但是抱在一起哭你让我怎么不生气,我做不到那么大度。”

    什么抱在一起哭?周易难不成看见蒙迪抱着自己哭了?繁莜诧异:“你看见什么了?”

    “一个年轻的小男孩。”

    繁莜立马三指朝上,发誓道:“你别多想,我不喜欢小男孩,就喜欢你这个老男人。”

    “是啊,我都老了。”周易惆怅地叹气,眼神有些伤感。

    繁莜赶紧改口道:“呸呸呸,你才不老,男人四十一枝花,你现在还是个花骨朵,没到花期呢。”

    周易时年三十六,笑起来眼角堆着细细的纹路,那是岁月淌过后留下的独有韵味。

    周易亲吻繁莜这个讨趣的小嘴。

    “你那晚是不是等了我很久啊,三个小时了吧。”繁莜记起那三个跨度有几小时的未接电话。

    “没多久,比起这几个月,三小时又算得了什么。”

    “对不起。”繁莜动容地抱着周易。“那我给你发的信息你看见了吗?”

    “嗯。”

    “那你为什么不回我?”

    “没有你的日子,我怎么喜乐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