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仙侠言情 > 小狐要历劫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是你到时候也和她一起投胎啊,怎么这么有信心?”

    “只要您拦着点,别让那么多神仙一起跑下去,那我就有信心了,上次就差点错过了。”

    梅亦想起来上次在凡间,自己如果去晚了一点的话就真的错过了她的一辈子,也就更提不上可以成亲了。脸上表情有点伤心,眼眸低了下来后又说道:“可以吗?我真的有点后怕。”

    “好样的,就连你也有后怕的时候”夜霜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随后笑着点点头“好,支持你。”

    从大殿出来,梅亦看见了梅凌雪,不过一身粉色的梅凌雪总是有一种想说话却不敢说什么的样子。梅亦直接就过去了:“小殿下,您觉得这样管用吗?小仙那可有刚做好的玫瑰酥饼,您不去的话小仙就送给别的仙子了。”

    梅凌雪瞬间就不坚持了,点了点头:“我要吃,我们快走吧,”

    梅亦就是在忍着也没有忍住嘴角扬起的弧度,拉着梅凌雪瞬间就来到了自己的府邸。这九重天上辟谷之后不吃饭的神仙多得是,要说这个说什么不辟谷,看见好吃的就走不动道的就梅凌雪一个。

    不大的玫瑰酥饼一盘子,梅凌雪一边吃还笑了笑,眼睛都迷了起来:“好好吃,还是你够意思。”

    “恩”梅亦坐在梅凌雪身边倒了杯茶给梅凌雪“小殿下想吃就随时过来,小仙做点糕点这个还是会的。”

    没有一会功夫,梅凌雪就再也不纠结要不要不理梅亦的,一盘玫瑰酥饼就被打败了。最后吃的心满意足的梅凌雪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做好没有好意思拿出来的桃花糕给梅亦:“那交换吧,我的桃花糕也是刚做好没有多久的。”

    “好”梅亦接过了梅凌雪的桃花糕,倒了杯茶给梅凌雪“小殿下不介意,下回去凡间带你去吃其他的。”

    梅凌雪这个小别扭就被梅亦短短一盘糕点和几句话哄好了,看着笑眯眯的梅凌雪,就连梅亦心情也跟着不错。

    短短几天时间,梅凌雪又去寒冰洞闭关修身养性去了。梅亦白天写写命格,晚上去凡间看看有什么糕点样式,买回来就可以留着梅凌雪出关时候吃了,一副贤内助的架势,好像已经成婚了一样。

    凤酌坐在梅亦身边,看着悠闲自在的梅亦砸舌:“你这小日子过的太自在了吧,在差个小孩子你就圆满了啊。”

    “那你去生一个,我就抢回来”梅亦笑了“怎么?又把凌霜惹了,还是被她揍了啊。”

    “就不能盼我点好吗?”凤酌突然发现自己好烦这个煮夫“你才小心不要被小雪儿揍了啊,她打人可往死弄。”

    “我打人往死弄?”突然出现的梅凌雪站在凤酌身后,笑的很阴险“看来你记的挺深啊,好样的。”

    凤酌忽然就跳起来了,看着梅凌雪笑了笑:“小雪儿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

    梅凌雪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指了指自己身后:“我看见凌霜姐姐拿着她房里的刀正往这头来呢,不敢轻易吱声。”

    凤酌一下子就跑了,留下梅凌雪和梅亦两个人坐在树下。梅亦揉揉梅凌雪头发:“是你说出来吓唬凤酌的吧?”

    “知道了就别说出来”梅凌雪笑的很开心,靠在梅亦肩上眯着眼睛“其实你不知道,我差一点就走火入魔了。”

    梅亦虽然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很懂梅凌雪:“怎么?突然肚子饿了,然后还是没有改变这个模样。”

    “真懂我”梅凌雪就像个小孩子,啃食着刚才摘下来的一个大桃子“我不在的这几天你看样过的很好啊。”

    “此话何意?”

    “你脸上有肉了。”

    梅亦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肉到没捏到,不过好像捏到了梅凌雪的笑点,梅凌雪笑的很开心。

    “合着小殿下是逗我玩啊”梅亦恍然大悟,捏了捏梅凌雪的脸“小仙这几日可学了不少糕点的做法,小殿下你是?”

    “是我错”梅凌雪立刻改口,这一个缺点被梅亦抓的死死的“那你学了什么糕点啊?好吃吗?”

    “小仙都吃到脸上有肉了”梅亦笑了,用梅凌雪的话给她噎了回来。

    虽然梅凌雪有一瞬间有点淡淡的不满,不过看着糕点一样一样的摆到桌面上,瞬间就忘记了这个事情。边吃还边说:“你是知道陪我历劫的那个人是谁吧?告诉他,他如果不会做糕点。老子第一天嫁过去,他当天晚上就灰飞烟灭。”

    梅亦愣了一瞬,随后笑着说:“不至于,他不会做糕点你还弄死他啊,那你的历劫估计就要自己玩了。”

    “自己玩最好,省的嫁人”梅凌雪咬着玫瑰酥饼,笑道“这样我就不用嫁出去了,你也不用写什么倒霉的命格,多好。”

    梅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不过看着梅凌雪吃的那么开心,好像不怕这个小笨蛋被别人拐走了。

    下一世,梅亦还是选择了听天由命,他相信自己是可以找到梅凌雪并且保护好她。

    第四世

    “李大人府上又派人了,少爷您看?”小厮被训练的面对多大的事情都没有任何表情,平平淡淡的表达出来。

    窝在软垫里的白衣梅亦打了个哈欠,有些万事和自己没管的样子:“说我去万花楼了,让他去那找。”

    小厮没有离开,淡淡的开口道:“万花楼,包括城中妓院都被李大人买下了,还剩一座烟雨楼。”

    “那就去烟雨楼了”梅亦说完睁开一双好看的眼眸“什么时候出现的?按理说有妓院我不能不知道啊。”

    您就光记名字了,您也没去过啊。小厮心里吐槽完规规矩矩的说:“新开的,据说李大人要买,可是老板娘说什么不卖,价格都开到三十万两了,比万花楼足足翻了一番。”

    “哇,有魄力。”

    梅亦笑的很阴险,从软垫上站起来:“那让赵二去打发了那个人,你跟我看看,我倒想看看三十万两都不卖的妓院到底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