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古装迷情 > 偏执继兄黑化记 > 第十四章 永生盟,愿以百年共挽朝夕【大结局】
    病入膏肓的宁香织气息奄奄地躺在龙床上,满堂儿孙泪眼汪汪。

    沈寄脸上憔悴不堪,眼里布满了血丝。

    “寄哥哥……”她气若游丝,知道大限已至。

    “织织,你怎么忍心……”沈寄哽咽不已,“留下我一个人……呜呜呜……”

    “别哭……”宁香织想擦掉他的泪水却是力不从心。

    “织织,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

    “寄哥哥……我还想看看城外的桃花,好么?”弥留之际的她,突然有了精神,脑子却迷迷糊糊的。

    “好……”年迈的太上皇用锦裘一裹,怀抱着赛万千珍宝的太上皇后,一步步踏着积雪在寒风中缓缓踽行,身后跟着一大帮人。

    “寄哥哥,怎么有点冷?”她说起话来也不再是断断续续的了,“难道没有桃花了么?”

    沈寄紧了紧手臂,咬着牙,故作镇定道:“有,在前面呢。”

    他的泪滴落打在她脸上,宁香织问道:“是要下雨了么?寄哥哥的衣服还没有收呢……”

    “没事……”沈寄强忍泪水,“就快了……快到了……”

    鹅毛大雪翩翩飞扬,叫嚣着要掩埋这个世界,雪花不懂人的哀伤,添乱地凑着热闹,沈寄地头顶肩膀已积雪片片了。

    庭前梅花正香,犹余雪霜态,未肯十分红。

    “织织快看……”

    宁香织的眼睛已经出现了幻觉。

    “这不是杏花么?”

    “这么红……怎么会是杏花呢?”

    寒冬腊月,哪里寻得见桃花呢!

    “也是……哈哈……”她轻笑,“突然想起来,你从北地刚回来那会儿,第一次见我,只把那杏花当做梅花呢!”

    “……记得。”

    “寄哥哥,我突然好困啊……”宁香织眨眨眼,疲惫道,“若是睡着了,你不要等我,自己先去睡吧……”

    “织织……”

    沈寄看着她安详的面容,心里沉痛,只立于风雪之中,任雪打风摧,待得感受不到怀里人的体温之后,才直挺挺地闭眼倒地……

    丧钟鸣,先太上皇后去了。

    沈寄不吃不喝用鲜血为墨,血染就桃花数朵,在耗费无数心血之后,才对着冰棺里衣衫齐整的宁香织道:“织织,我不会等你,我会陪着你……”

    沈寄一生只骗过宁香织一回儿,便是在她临终前,用梅花冒充桃花却被错认成杏花。

    这一辈子,桃花也好,梅花也罢,都不过那心中杏花枝头下的青葱时光,婉婉转转,缱绻了百年。

    丧钟哀婉悠远,良久方绝。

    【后记】:

    先帝在位时,废除始帝首开的三宫六院之制,后世子孙不再复立,兄友弟恭,皇室安然。

    先皇后好学,亲创枫笙书院,开天下女学之先河,广为嘉赞。

    先帝为人特立独行,唯独与先皇后青梅竹马而后伉俪情深。先皇后寿终正寝之后,先帝耗费心力染就血桃花,后殉情于先皇后棺前,二人合葬。

    一看桃花自悠然 几重烟雨渡青山 看不够 晓雾散 轻红醉洛川

    二月桃花临水看 溪水青丝绕指转 转不完 浮生梦 共悲欢

    三生桃花绘成扇 细雨落花人独看 唱不尽 相思阙 落鸿为谁传

    四叹桃花入梦寒 几夜青灯为君燃 等不到 此门中 人同看

    一场缘

    两心定三生

    四年离散

    五更天

    六曲动七弦

    八夜无眠

    九连环

    十里皆望穿

    百年心寒

    千般念

    万般只无奈

    醉眼冷看

    谁用浮云解聚散

    君不知 长恨春归晚

    回首间 站在桥上抬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