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古装迷情 > 偏执继兄黑化记 > 第十一章 痴情恨,倾尽天下独宠佳人
    转眼已是又一年佳节,宫里的宴会不能不去。

    沈寄每日都拿着个玉势堵住她那塞满汩汩白灼的私处,希冀可以把她操怀孕,无奈天公不作美,只有播种一无所获。

    临行之前,沈寄便把宁香织在床上狠狠操透了一遍。

    莹白如玉的佳人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一对玉乳上遍布掐痕,乳尖更是红肿不堪,腿根处亦不堪入目。

    唯独那花穴被一根粗大的玉势堵住,吐不出半点淫水来。

    先用干净的帕子和了药水给她擦拭身子,四处都抹了药膏,索性慢慢抽出她体内含着的那根巨物,粗糙不平的表面刮擦着她的内里,激得她口中不住地无力呻吟,那原本冰凉的玉石被花穴捂热了。

    刚一抽出,红肿的花瓣就立刻被花径里满满的水儿顶开,大股子孙液混着的黄黄白白的水儿带着淫靡的气味汩汩流出,顺着阴户大腿根直流而下。沈寄一下一下地按着宁香织玉白稍鼓的小腹,水儿不住地流最后流尽。她被他疯狂蹂躏过的花穴映入眼帘,粉嫩嫩的珍珠肿得老大,红肿不堪的花瓣间的花穴合不拢口……

    沈寄心疼不已,清理上药好之后,取出一件细软的特质物什来。

    宁香织的下体被一副精致贞操锁扣住了,而且扣得非常紧,她无力挣扎,只得接受这一切。

    沈寄隔着那物亲吻她的私处:“织织是我的……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可以碰……”

    宴席一如既往的无聊,一晃已是金乌西垂时分了。

    她顺着万仞宫墙独自在宫道里漫步,宫装的拖尾擦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萧世子堵住她的去路,一脸沉痛道:“郡主,我是真心爱你的,他休了你之后,我必以平妻之礼待你!”

    宁香织冷笑道:“呵呵……你凭什么以为他会休我?更何况,我根本就是清清白白的!”

    萧世子还想劝说些什么,自以为风流的三皇子宁槐次摇着扇子过来了:“萧世子,世子妃在到处寻你呢……”那未尽的尾音在寂静的夜里颤了颤。

    萧世子抖了抖肩膀,行礼告退了。

    宁槐次斜着眼睛看了看离开的背影,故意叹道:“看来娶了悍妇的世子果然是惧内的。”

    “三表哥若无事,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他喊住她,上前欲搂住她的蛮腰,被她闪开,他阴沉沉笑道:“小表妹不如弃暗投明?”

    “三表哥说笑了,我一直活在阳光下,何来阴影之说!”

    “茅檐长扫净无苔,一枝红杏出墙来……”他摇头晃脑,打开扇子幽幽道,“是个男人都忍不了项上青苔丛生、绿云环绕!”

    “我和太子清清楚楚,什么也没有发生。连三表哥都怀疑我?”她呵呵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哈哈哈……”他合扇抚掌笑道,“不如佳人来怀,必扫席枕待——”

    “三弟!”一个严峻冷酷的声音道,温润如玉的太子走过来了,一起走来的还有脸色稍霁的沈寄。

    “皇兄……”宁槐次正在劝诱美人儿,却被一直压他一头的太子所阻止,心下不忿却无可奈何。

    沈寄带着宁香织走了,她明显感觉到他的心情还不错。

    回去之后,被沈寄压在门上来了一发之后,忍不住问他。

    沈寄将太子和他所说的一切一五一十地汇报了。

    宁香织惊讶道:“太子说他不举,那他还怎么登基?难怪太子还没有娶妻纳妃……”

    沈寄亲吻她眉间,温柔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可是,我想和你并肩作战,希望也可以独当一面。”

    “你有这个想法我很欣慰,但是你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好好养好身体,不要胡思乱想了,嗯?”

    宁香织点点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望着窗外清冷的月色,圆满而皎洁。

    九月后,三皇子逼宫被诛杀。

    一年后,帝崩,太子继位。

    三月后,太子禅位于镇国大将军沈寄。

    新帝登基,朝政未稳,不顾众臣反对,废除了千年以来的三宫六院选秀制度,独宠皇后一人。

    从此,偏执继兄皇帝和他的大胸继妹皇后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天天啪啪啪的和谐生活。

    THE END

    全文终

    ……

    ……

    ……

    【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