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重生 > 恃宠而骄 > 第三十六章
    唐云音张了张口, 隔了很久才冒出一句话来:“所以父亲是在代你受过?”语气里满是控诉与指责。

    “云音,丞相他不会遭太多罪的,我私下派了人盯着, 你安心。”戴青筠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纵然自己暗自派了人,但是那皮肉之苦还是不能全免的。

    原本以为会听到气愤的声音, 戴青筠没想到唐云音语气如旧:“你不用内疚我父亲会在狱中如何,我不会因为这些怪你。父亲在狱中多少有些出于自己的原因, 但是若你不动手, 再如何, 戴将军也寻不到这机会。”

    从得到父亲被关押的消息那一刻起,唐云音就开始心慌不已,被这种心情扰乱了原本应有的思绪。直到昨天想明白沈衍的事, 才慢慢沉静下来。细想一遍,那种莫须有的罪名父亲一定不会甘心,可是为何在被关押后父亲从没有让人带出风声来查找真凶。若是说朝中没有帮手,唐云音是不会相信的, 那如此一来,父亲这样做的原因恐怕只有一个了,那就是皇上的旨意。

    “他居然告诉你了?”戴青筠眉头拧了起来, 倒不是介意唐云音知道这件事,而是觉得如此一来,苏铮在云音心中又要有一席之地了。

    “他一直以江山社稷为重,怎会与我说这些事。这些不过是我猜了一猜罢。”唐云音学着戴青筠之前的样子无奈一笑, “还在太子府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他防备戴家的势力,等自己坐上了这位置,如何不想连根拔起。再加之以前你与我说过的湘南侯一事,所以这次的机会他不会放弃的,朝中凡是与戴将军站在一派,力求治我父亲死罪的人都不会为官太久。”说到这,唐云音突然转头盯着戴青筠,一脸狐疑,“你该不会是早就想到会这样,才动手杀了戴媛媛的吧?”

    “她灌了你两碗毒/药,我只还她一箭,已是仁义至极了。”戴青筠对上唐云音的目光,深深恨意溢于言表。“你说若不是我,我祖父便没有这机会去陷害你父亲。你错了,这机会一开始就有,我只是改变了其中一节。我祖父一开始去找陆云天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原本这计划是冲着你去的,我只是把你换成了戴媛媛。”

    “原来师兄本是想让我死的。”唐云音轻轻念道。

    “并不是,陆云天并未想过治你于死地。”虽然戴青筠很不想替陆云天澄清,但最终还是说了,“他只是放手旁人去伤害你。我祖父亦没有把你的死列入计划,只是如果能连带着伤到你,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毕竟那支箭终究要对准皇上才能事后夸大其词嫁祸于人。”

    “所以原本你要杀的人是皇上,若不是...”唐云音没再说下去,倘若真的出现那种局面,也不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是。”戴青筠不否认,他的那支箭确实是对着苏铮射下去的。但是,“如果最终是皇上中箭,我有办法让他活下来。那支箭我给了戴媛媛选择的时间,她虽然为人歹毒心狠,但是对皇上的感情却是实实在在的,会有这种结果,是一开始就定好的事,不会有意外。”

    “她是你妹妹。”

    “从她第一次招惹你开始,就不是了。”戴青筠推动着轮子靠近唐云音,替她挽起一缕滑落的青丝,不经意地问出一句:“你会怕我吗?”

    唐云音觉得自己能感受到从对方手指间传来的轻微颤动,摇了摇头,低语道:“我也想过要她死,你只不过把这件事变成了现实,沈衍,与其说我怕你,倒不如说我羡慕你,并不是人人都似你能掌控全局。”

    戴青筠原本纠缠空悬的心瞬间放松了下来,眸光微动,“就算是我做到这般步步为营,有些事也会打得我措手不及。”

    “世事无常。”唐云音喃喃道,以前的自己再如何想象也不会猜到如今这种情形。但是遇上了,也就得受着。

    戴青筠拍了拍唐云音的手背,让她不要多想,“云音,丞相一事很快便会解决,你若信我,便不要再这般担心了。”

    “我信你,就像父亲相信皇上一样。”唐云音抬头朝戴青筠展颜一笑。

    戴青筠无语扶额,“这样的对比我宁可不要。”

    或许是真的安心了不少,唐云音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了下来,虽然昨天她就猜到如此,但一直到沈衍亲口说了,一颗心才算真正沉到了底。于是开始关心起另一件事来,“所以文玖,我的小师侄是你的亲弟弟吗?”

    “怎么会。”戴青筠摇头否认,“文玖也许是我母亲沈氏一族中一个被抛弃在外的孩子,但怎么也不会是我亲弟弟。母亲当年难产离世,腹中的胎儿还没来得及出来便随着一起去了。”

    ......

    怎么会这样,难道?唐云音不可思议的朝戴青筠望去,对方点了点头印证了她的猜想。“你的母亲与我一样,那时戴媛媛还小,所以是岳氏动得手,所以我的死也是岳氏出得主意么?”

    “从小耳濡目染,就算不亲自指点,戴媛媛也能无师自通了!”戴青筠自嘲一笑,手背上青筋毕露,“只可惜那时我年少,出兵在外,没能替母亲躲过此劫。”

    “所以你才会这么恨戴家,才要假意双腿残废,远离戴家吗?”唐云音想象不出当年那个那般意气风发的少年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出这番决定的。

    戴青筠一瞬间松懈下来,又好气又好笑地敲了唐云音脑袋一下,“你在想什么呢,我当年确实是在战场上中箭废了双腿,契机刚刚好罢了。后来因为一些事,双腿复原后我也死了那条倚靠戴家的心。其中的事情复杂繁乱,我一时也难以和你细说,不过你师侄的身世,我已经命人去查了,若是有了消息,便告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