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重生 > 恃宠而骄 > 第九章
    自从白杏知道了唐云音就是唐凤鸾这件事后,明显跟她亲昵了不少。

    这天,唐云音有些心闷,准备去府里的湖心亭上坐坐,白杏扯了件披风替她细细披好才放她出去,“姑娘,这天渐渐冷了,可得仔细了别冻着。”

    “白杏,你看这桂花都快落完了。”一路往湖心亭去,唐云音颇有些感慨,一晃自己回来都快有小半个月了。

    白杏点点头,也感慨道:“若这百花都像月季这般,月月盛开多好。”

    “那可就不稀罕了。”唐云音笑了笑,随手摘了朵花,簪在耳后,问白杏:“好看吗?”

    白杏认真的瞧了一会儿,点头道:“姑娘怎么样都好看。”

    “就你嘴甜。”唐云音笑着答了一句。

    两人转过一道垂花门,唐云音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趟簌竹院,也不知道这个时候那两个小家伙在干嘛。

    原本上次云天师兄来,本来有意要接文玖去国师府,结果文玖倒聪明的很,提前在祖母跟前撒了一通娇后,便心满意足在这里住了下来。

    唐云音前脚才刚踏进簌竹院,就见一道白影晃过,叶沼一个飞扑跳进了自己怀里,脑袋靠着唐云音的下巴轻轻蹭了几下后,才安静的趴了下来。

    “想师姑啦?”唐云音腾出一只手,捏了捏叶沼的肚子道:“你最近胖了不少嘛,再胖些,师姑可就要抱不动你了。”

    叶沼哼了一声,耷拉着两只耳朵,装作没听见,往唐云音怀里又埋了几分。

    “师姑,你怎么来了?”文玖跑得比叶沼慢些,不过看这样子,也是从屋里急急跑出来的。

    唐云音等文玖站定了,才道:“师姑想你了,最近每日的功课可做了?”

    “做了,今日的功课也做完了。”文玖认真点头,虽说云天师叔同意他留在这里,可到底得每周去一趟国师府,让师叔检查功课,这可半点都马虎不得。

    “那便好。”唐云音点头,抱着叶沼向外走,若是文玖完不成这功课,到时候云天师兄怪罪下来,她也难为,“既然今日功课都好了,那跟师姑去湖心亭坐坐吧。”

    湖心亭中间的石桌上早摆好了点心和刚刚沏的茶,荣安院里新来的小丫鬟桃枝,办事倒是很得力,正巧今日的风也不大,坐着说话刚刚好。

    文玖吃了会儿点心,顺道喂了几口叶沼,只不过叶沼因着刚刚唐云音说它胖了的话,吃得颇为苦恼,唐云音在一旁看着觉得很是好笑。

    “姑娘,要不要再让人送些来?”白杏看着碟子里快见底的点心,担心文玖还饿着,却又不好意思直接问。

    唐云音看了眼正在抹嘴的文玖,摆摆手,这分量差不多也够了。

    文玖吃饱喝足,站起来舒展了几下胳膊,突然想到什么似得,问白杏道:“白杏姐姐,这皇都城里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白杏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唐云音,文玖口中的好玩是指什么啊?

    “怎么了,在府里待着嫌闷得慌吗?”唐云音看了眼同样满眼期待的叶沼,心下了然,这两个小家伙怕是想出去玩了。

    文玖慢慢挪了过来,扯着唐云音的衣角,撒娇道:“师姑,我来皇都这么久了,可除了师姑家里,其他一处地方都没去过呢。”

    “错了,你昨日才刚去过国师府。”唐云音故意逗他。

    “那不算,师姑你欺负人。”文玖噘着嘴,赌气道。

    唐云音见他这样子,想了想,转头问白杏:“白杏,这几日龙潭寺附近是不是有庙会?”

    白杏歪头算了算时间,回唐云音道:“姑娘,就在明儿晚上,姑娘可要去?”

    以前姑娘还未出嫁时,这些市井集会是从来不去的,说是怕被人见着了说闲话,坏了太子的名声,不过现在倒是不用顾忌这么多了。

    “明儿晚上啊,那我是去还是不去呢?”唐云音故意拉长语调,惹得文玖又过来扯她袖子,才道:“那明儿咱们便一起出去吧。”

    “耶,太好了,师姑你最好了。”文玖乐得就差没在唐云音脸上亲一口了。

    唐奕找过来时,远远便听见湖心亭里文玖的笑声,“长姐这是说了什么,把你乐成这样?”

    两人之前不过是在一起住了一晚,关系却亲近了不少,不过像文玖这种活跃的性子,任谁都会喜欢的。

    “唐奕哥,师姑说明晚要带我们一起去逛庙会。”文玖转向唐奕,问他:“唐奕哥,你去吗?”

    “去的。”唐奕点头,对唐云音提议道:“长姐不如明晚和我一道去,我和学堂里的同窗约好了在龙潭寺附近见。”

    “这样再好不过了。”

    “瞧我怎么光顾着说这些了。”唐奕一拍脑袋,想起了正事,“长姐,宫里来了人,这会儿正在前厅等着,说是要宣读圣旨,父亲让我来寻你,叫你快些去。”

    “圣旨?”唐云音挑眉,把怀里的叶沼交给白杏抱着,“我去看看,你们不用跟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唐氏云音,兰心蕙质,温婉娴淑,少于蓬莱岛修道,今始归家,侍于父母,尤可在家中三年,中普天下之男子不可门焉,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明黄色的圣旨被一双玉手收于怀中,领旨之人眼中透出的一丝狡黠与得逞之色一闪而过,德子并没有看清,倒是唐丞相千恩万谢,又暗地里送了不少金银。

    德子回去复命时,苏铮正在御书房批折子,也没抬眼,随意问了句:“她收下时是什么神情?”

    德子暗自斟酌了几下才道:“奴才瞧着唐姑娘的样子像是欢喜的很。”

    欢喜的很?苏铮朱笔一顿,那丫头为了哪句话欢喜的很?

    “皇上,季侍卫来了。”外头进来的小太监的话适时打断了苏铮的思绪。

    “嗯,让他进来。”苏铮看了眼还站在一边的德子,抬手道:“你先下去吧。”

    季栎风风火火的走进来,左右环顾了一番,等四下无人,才压低声音对苏铮道:“皇上,那边有消息了,只是...”

    “只是他不愿进宫?”苏铮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正是,那边传话说要明日晚上在龙潭寺外见。”季栎顿了顿,接着道:“明日龙潭寺有庙会,人多眼杂,皇上若去,属下怕出什么意外。”

    “呵呵,庙会?”苏铮玩味了几下这个词,搁下朱笔,挑眉道:“允了,朕就当是出去解解闷。”

    “那属下这就去安排。”季栎有些同情那些个赶庙会的人,皇上这一去,生意定不好做。

    “不用,明日只你跟着朕即可,既然他不担心被人识破,朕易不担心。”

    第二日晚上,为了装下四个人外加一只狐狸,唐家特地用上了大马车,文玖嘴里哼着自编的小曲,好不快活。

    唐云音依旧抱着叶沼撸毛,胖一点的叶沼其实抱起来感觉更好。

    “姑娘,等会儿出去可要戴上面纱?”白杏瞧着唐云音的侧脸,虽说已经是晚上了,可庙会里灯火通明,到底是不放心。

    唐云音摇摇头,那日太后菊花宴之后,怕是皇都城里各个都知道自己长得像已逝的圣德皇后了。

    “长姐不用遮住脸,昨天那道圣旨一出,这满天下的男子谁还敢觊觎姐姐。”唐奕只觉得这么好看的脸,若是遮起来怪可惜的。

    唐云音轻锤了唐奕一下,佯装生气道:“叫你嘴贫。”

    这厢四个人说说笑笑一路到了龙潭寺外,虽说离龙潭寺还有段距离,可马车是进不去了。

    那厢长乐宫外,德子正战战兢兢地守着宫门,皇上今天晚上不知是怎么了,突发奇想要出宫,苦得他只能看住宫门不让人进去。

    龙潭寺外,唐奕下了马车便去会同窗去了,文玖牵着唐云音的手逛了一阵,也按不住性子,一个人跑开去了,“师姑,我先去那边看看,你慢慢走。”

    “小心点,戌时三刻,我让白杏在龙潭寺门口等你,别误了时间。”唐云音嘱咐了句便放他去了。

    “知道了,师姑。”文玖调皮地一眨眼,就跑远了。

    “姑娘,那儿围了好多人,咱们去看看吧。”白杏指着不远处一个地,人群里里外外围了一圈,时不时发出一阵欢呼声。

    唐云音顺着方向看了两眼,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走吧,去看看。”

    等到了地方,外面几个公子哥见是两个姑娘家,便自发让了点道给她们。

    唐云音拉着白杏小心晃进人群里面,定睛看去,原来正在比试射箭。

    远处的靶子上,一道箭破风而去,正中红心,人群一阵欢呼,那射箭的男子得意满满,到台子上挑选奖品去了。

    奖品大多都是女子的心爱之物,玉簪、步摇、璎珞、香包,想来设台子的人也知道那些个来比试的男子为得就是在心上人面前秀一把武艺。

    唐云音的眼神向来很好,台子上正中间那对上好的羊脂白玉平安扣漂亮异常。

    “姑娘,那对平安扣应该是今天的头奖了吧,真是好看。”白杏咋舌,那东西虽好,可却难得,这是要能射中百步之外柳枝上的一道红缨,才能到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