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科幻 > 静水观鱼动[竞技] > 第十二章 意外
    100自对爆发力的要求更高,选手全程都要保持警戒的状态,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刚结束潜泳,池面上就出现了一朵朵巨大的白色水花,它们沸腾着,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刘思妤从出发就占据了领先位置,她熟练地屈肘,抱水,再伸直,脚下哗啦哗啦地打出了一曲高亢的进行曲。

    旁边的那个人与她的差距非常微弱,但划水频率显然不如刘思妤。刘思妤正好呼吸的时候和她面对面,索性加快了速度,拉开差距,把她甩在身后。

    长时间的冲刺让体力消耗得很快,无法抗拒的疲倦袭来,但刘思妤还是强行把手脚归到了原来的位置,没有放慢频率,她明白,只要熬过这个极点就会好很多。

    现在她又有了新目标,尾随着第一名,试图超越。

    前面的七十五米已经让余东对这个小师妹刮目相看,他感觉刘思妤有超出一般人的心态和爆发力,不知道后面的二十五米会不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

    刘思妤飞快地打着腿,像饿虎扑食一样扑向对手,距离在急剧地缩小,最后两人快要在一条水平线上。

    可惜了。余东的位置靠近刘思妤这边,他亲眼看见触壁的时候刘思妤还是慢了一拍。

    不过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么精彩的表现,未来可期啊。

    比完赛他才注意到静水专注地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心事呢?”

    “哥哥,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不紧张呢?”静水像个被人扎了一针的气球,有点委屈地说道。

    “会的,多参加比赛之后就习惯了。”余东开导她,让她不要着急,慢慢来。

    同年龄的队员就刘思妤一人进了半决赛,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她把头扬得更高了,喜滋滋地跑来向师兄师姐邀功:“师兄师姐,我刚刚表现还不错吧?”

    “不错,真厉害。”余东毫不吝啬他的夸奖。

    “那是。”刘思妤得意地晃了晃她的一头秀发,甩出一串细小的水珠。

    静水虽然还没从刚才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但她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刘思妤的成绩是凭她的真本事得来的,她由衷为刘思妤感到高兴:“祝贺你,给我们争光了。”

    包裹在赞美声之中,刘思妤有些飘飘然,直到姚启轩走了过来。

    他十分感触地摸摸刘思妤的头:“这么小年纪就打败了比你大几岁的对手,以后他们看见你都要吓死了吧?不过你还是有可以改进的地方,要不要师兄给你讲讲?”

    “好啊,师兄,快说。”刘思妤缠着他,让他别吊胃口。

    “我们去那边好不好?”姚启轩指了指稍微远一点的看台。

    刘思妤欣然同意。

    姚启轩把刘思妤拉走之后,余东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他一直担心刘思妤手舞足蹈的模样会不会刺激到静水,这下好了,总算没事了。

    静水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你放心,哥哥,我已经好了,没那么不开心了。”

    “那就好。”余东看着前方一个个在水里穿梭的身影,想到下午的决赛,胸口一紧。

    中午教练难得破费请大家吃了一顿大餐,随后所有的队员回宾馆进行短暂的休息,为下午的比赛养精蓄锐。

    余东怎么也睡不着,提前到了热身池进行热身。

    几圈游下来,他慢慢找到了感觉,心里的那根弦略微松了松。

    他起了水,披上外套,拿毛巾擦了擦头发,准备去检录。

    和静水恰恰相反,他现在是组里年龄最大的选手之一,站在人潮中间格外显眼,好像一圈小树苗围着一棵参天大树。

    等候的每个人都是一脸凝重,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他们也大多是决赛的选手,背负着教练和队员的期待。

    余东等得全身快要发霉了,才有人通知他们可以上场了。

    经过三年的成长,静水已经不是那个一看到哥哥就会激动得跳起来的小女孩了,她只是伸出手,朝余东挥了一下,那眼神仿佛在说:“加油,好好游。”

    “我会的。”余东伸出手回应了一下,和她默契地交流着。

    熟悉的哨声又一次在耳边响起,余东收回目光,把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赛场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他赶了出去。

    余东预赛表现得不错,道次在第三道。他站上了出发台,凝视着平静的水面,接下来的几分钟,这份平静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眼睛目视着入水点,像隐藏在树丛中伺机而动的猎豹。

    “砰!”余东的身体跟随枪的节奏进入水中,以他为中心,四周绽开了一朵澄澈透明的水花。

    从那次失败的比赛之后,余东领悟到了400自要合理分配体能。他的耐力相对好一些,因此要循序渐进,不能一开始就冲出来,否则就会过早地把体力消耗完,后面就没有力气冲刺了。游的时候,最好跟紧大部队,不要被甩开太多,可以贴近泳道,游在对手腰部的位置,这样能省一点力气。

    现在的余东已经比过去成熟了很多,潜游过后,他先不急着和别人争抢,按照自己的节奏,调整好划水的幅度,频率,保证自己能省□□力,速度又不过于慢。

    水里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万籁俱寂,岸上嘈杂的声音与他无关,此刻他是自己在和自己打心理战,沉住气,找准时机,一招致命。

    “余东这小子不会又是第五吧?”看着余东前阶段一直保持在第五的位置,有人嚷嚷开了。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比赛结果。”姚启轩瞪了没事找事的那人一眼,目光足够有威慑力,那人乖乖闭嘴了。

    前200米,余东都不紧不慢地跟在对手后面,距离落得多了就提一下速度,和第四道选手的差距控制在半个身位。200米过后,他开始有意识地把频率一点一点地加上去。

    第四道的选手一看就像身经百战的人,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立马冲到了前面,脚下波浪滚滚,余东灵敏地躲闪开来,才没吃到他的浪。

    有了这次教训之后,余东放弃了靠泳道的游法,往左侧移了移。

    300米即将结束,就是现在,该发力了。

    余东的手一触到池壁,就利落地翻滚身体,白色的小气泡环绕着他,将他推向前。

    还有点力气。他暗自庆幸,两只手交错着,将水的力量统统化为己用,脚慢慢地抬高,激起了惊天动地的水花,它们纵情地叫嚣着,一蹦三尺高,随后又急速下坠,优雅谢幕。

    自由泳最美的一刻,就是起腿的那一刻。

    “快看,余东哥哥现在到第三位了。”静水再也镇定不下来,激动地指给姚启轩看。

    “行啊,这小子,我估计这次不是第五了。”姚启轩的嘴角勾了起来,余东这小子状态不错,很有可能拿奖牌。

    体力在还剩50米的时候燃烧殆尽,下面就是拼毅力的过程。余东呼吸急促,控制着身体摆动的幅度,让人不要过于沉下去,胸腔渴求着氧气,一滑一吸也喂饱不了它。

    缺氧会限制人的思考,余东光顾着和第四道的选手持平了,没有发现他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隐患。

    “唉,那个第二道的选手也上来得很快。”静水敏锐地发现了潜在的危机。

    “是啊,一开始还不惹人注意,这会儿都快追上余东了。”姚启轩也为余东捏了一把汗。这次的比赛是高手对决,前四名几乎持平,第一花落谁家还不知道。只希望余东能坚持住,不要被他超过。

    余东抬起手触壁的那一刻,余光忽然瞥见二道的选手也触了壁。

    不好。

    他是右侧呼吸,所以最后50米只能看到第四道的选手,看不见第二道的选手,自己也真是粗心大意,没听说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余东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让自己长点记性,起水之后就走到公告栏旁边等成绩。

    他们四个的距离非常接近,余东确定不了自己拿了第几,心里七上八下的。

    时间放慢了脚步,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就在余东准备做点事分散注意力的时候,一个胖胖的男人过来,“啪!”地一声把成绩贴在了墙上。

    他前脚刚走,余东后脚就冲上去,从最上面一行开始找。

    第三名第二道赵岩 4分45秒61

    第四名第三道余东 4分45秒73

    可恶。

    余东找不到东西可以泄愤,只好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竟然让第二道的选手钻了空子。

    他正要愤愤地离开,耳边响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你怎么了?还好吧?”

    余东侧了侧身,才注意到这个男孩的面容,和他差不多高,皮肤不知道是不是曝晒的缘故,呈浅棕色,眼睛圆溜溜的,正不安地盯着他,塌鼻梁,厚嘴唇,看起来老实憨厚。

    “没事,我刚刚比赛的时候被一个叫赵岩的选手超过了,是我不仔细,没注意到他提速提得那么快。”

    男孩的表情有点古怪,嘴唇张开了一条缝,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就是赵岩。”

    作者有话要说:

    网上查了一下,分组大概是这样的,儿童组7-10岁,少年甲组11-12岁,少年乙组13-14岁,青年组15-1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