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仙侠言情 > 开挂人生之修真界的假仙 > 第二百零二章入梦(一更)
    暖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向来讲究“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阮星凉在她母亲祭日邀战,原就没存什么好心。

    虽说她的手段被暖暖以不按套路出牌的方式破解了,但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她是女子,还是“小人儿”,报仇的话,一日都嫌晚。

    所以暖暖在当天晚上就想给阮星凉小姑凉来一个深刻回忆。

    尤其是喝了从尸血洞带回来的低阶魂泉后,完成初阶蜕变的暗夜梦貘兽。

    小梦在仙界,由仙尊爹爹亲自开启了一丝灵性,能和暖暖心意相通,若温养个千八百年,就能再次成妖。

    但如今,不过喝了一口低阶魂泉,小梦的灵智居然有了飞跃性的进步。

    若说先前的灵智相当于二三岁的话,那如今就想五六岁,已经从萌萌哒的熊宝宝,成了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暖暖便是想用小梦编织梦境的天赋神通,让阮星凉“爱上做梦”,而这就和鸦/片/膏似的,吸上后就和来到极乐净土似的,在这片梦境里,即使想成仙,也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

    当然,鸦片膏是会上瘾并且腐蚀身体的,而陷入小梦编织的梦境中则更糟糕,因为它消耗的是神魂的力量。

    只不过暖暖还没让小梦出手,自己居然先着了道,暖暖下意识将小梦带进了神魂中。

    暖暖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的一丝神魂居然不由自主的被牵引到了一个幽深的水底。

    小梦低吼了一声,皮毛都要炸开了,“暖大,小心,你被入梦了。”

    这买这时,一团幽蓝光团缓缓飘了过来。

    幽深的水中,散发着幽蓝光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裙,披散着一头黑发的女人,这场景和氛围,说不出的诡异!

    只那女人的长相……

    暖暖瞳孔一缩,娘亲?

    “何方妖孽,在这里装神弄鬼?”暖暖爆呵出声,她没想到,居然有人能无声无息的将她的一丝神魂牵引到梦中,简直就是不寒而栗。

    伴随着暖暖的声音,隐身的小梦也如闪电般出手了。

    “啪”的一声,那个长的与季氏汀兰一模一样的女人已经与小梦交了手,暖暖只听那人吃惊的道:“梦貘?居然是已经绝迹的梦貘!季汀兰,你这女儿果然不是一般人。”

    暖暖吃了一惊,“你认识我娘?”刚说完,便见一道白色身影从黑衣女人身上飘了出来,“幽夜,你吓到暖暖了!”

    这道白衣女子身上闪烁着柔和的功德金光,而她的长相居然和黑衣女子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她和暖暖的娘亲长得也一样。

    “你是谁?”

    暖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位白衣女子,连声音都不自觉的柔和下来,仿佛怕吓坏了她。

    这前后态度反差之大,只叫黑衣女子忍不住撇了撇嘴,“你不是猜到了吗?要不然你怎么不叫她妖孽呢。”

    黑衣女子也就是冥尊幽夜这话一出,只叫白衣女子季汀兰哭笑不得,这绝对是吃醋了吧?

    暖暖虽然放缓了态度,但是并没有放松警惕,她只直直的盯着白衣女子,仿佛一定要听到他亲口承认是的。

    季汀兰自然也察觉到了女儿的防备,难过自然是有的,更多的却是怅然若失。

    女儿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她,但看情况,暖暖生活的不错。

    “汀兰,我们时间不多。”幽夜提醒道,如今她还在冥河里养伤,能跨位面引暖暖入梦,还是多亏了她身上带着汀兰的牌位,然后又用《心经》打了一道临时鬼门。

    季汀兰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一正,“暖暖,不用怀疑,我是娘亲,这是冥尊幽夜!”怕暖暖不相信,她手里还出现了一本《心经》。

    暖暖一看到《心经》,心中这才肯定下来,这还真的是她娘了。因为人可能是变幻的,但她自己亲手书写的《心经》却不会出错,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制作出功德法宝的。

    “娘,我终于见到你了!上次我见到的也是您对不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冥尊不是被天地怨鬼吞噬了吗?而且……”

    暖暖指着长得一模一样的季汀兰和冥尊,有点摸不准头脑。

    季汀兰忍不住伸手将女儿抱在怀里,暖暖有些不习惯的挣了一下,感受到娘亲身子一僵,就知道不好,赶紧伸手环住母亲的腰,“娘亲,我和哥哥好想你啊!”

    感受到女儿的迁就和依恋,原本还有些伤心的季汀兰这才赶紧道:“娘亲也很你和云安。”

    接下来,季汀兰和幽夜长话短说,将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秘辛告知了暖暖。

    暖暖没想到娘亲和李纯风的娘亲只不过是冥尊的一缕分魂,怪不得李纯风的娘和她娘长得一模一样,暖暖还以为她们是啥“前世姐妹”的关系呢!

    “那梦筱……”是真的消失了吧?

    听暖暖提到梦筱,冥尊幽夜面无表情的道:“她被幽月吞噬,是真的消失了。”

    季汀兰有些伤感的道:“只是可怜纯风这孩子!”

    暖暖嘴角抽了抽,娘亲,你口中“孩子”的真实年龄可比你还大十几岁呢。

    倒是幽夜听了这话,讽刺一笑,“她若真和你一般有一颗慈母心肠,她就不会做出那般自私自利、害人害己的事来,说到底,不过是没把纯风当孩子罢了。”

    暖暖和季汀兰听了这话,女女两个齐齐看向冥尊,什么意思?这话中有话啊!

    “梦筱在和缘佛冥王结合时,缘佛冥王已经是大乘鬼修了,想要孩子本就是千难万难,但梦筱不死心,加上她长在冥府,因为离着本体最近的缘故,居然早早就想起了一些记忆,所以她才会来到冥水宫,求我赐于她一个孩子。”

    那时,冥尊已经察觉到了幽月的存在,但她虽为天地怨气启灵,却还未危害苍生,到了冥尊这个阶段,自然明白,存在即为合理,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抹灭一个天生地养的精灵,即使它成长起来,一定会造成生灵涂炭。

    但她不是上天选出来终结它的人。

    但冥尊也做了准备,借着梦筱想要一个孩子的功夫,将自身的一半修为都封印在一个灵体上,又用冥河万年才精粹出的通冥露为他塑造了一个身体,然后送进了梦筱的身体里。

    如若不是为了这个孩子,幽夜好歹是冥府至尊,存在了几百万年的老不死,怎么可能将两个分身都镇压不了,反而让梦筱背叛了自己。

    而那个灵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