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耽美同人 > 修真也咸鱼 > 第43章
    一夜不好也不坏,仍旧是冷眼看着无边无际的黑暗,看着十八层地狱才会有的各种光景,无论再悲惨也摇动不了他的心。

    第二日起床,才初睁眼便见到青年坐在桌边,剑便放在手边的样子。少年忙着坐起身,他很是羞愧“师兄,这一晚师兄都未歇息好。若不是为了我……”

    “师兄我真的是个累赘,我其实一直想着,兴许我并不适宜修炼,还不若……”少年低下头,犹豫了半天道“我,我觉得学了这么久都没灵气,应该是不行的。”

    “休得胡思乱想,你有天赋有灵根,本就是天霞山的人。”青年淡淡“别人的话不要放心上,你不过是魂魄不全,再说你和天霞山本就有渊源,我们自然会想出法子为你补全,让你和常人一般。”

    “而且修真之人本就不太需要和凡人般每日歇息。我稍稍打坐也能修炼,你不必太多在意。你也是体质原因,不然也会和我一般。”周含光让人送来热水“你的天赋,本就不在我之下。”

    这个时候客栈已是热闹了起来,时间不算太早,而一些需赶路的人已是准备动身。后院里骡马嘶叫,往来走动,喊小厮的,各种声响交杂一起奏响了凡俗的一日。可能是前一晚的影响,林嘉炎身体有些不适,胸口闷疼。

    要是在天霞山,他自然会表现出他废材本质,要怎么休息就休息,就如晒干的咸鱼。但现在不一样,想着可以早日见到爹娘大哥,见到那些陪着他十几年的熟悉的人,他如之前年岁中一样,什么都忍了下去。

    毕竟,闷痛而已,又不是不能忍。

    一切准备好,林嘉炎仍旧上了马车,一路的摇摇,在日落西山前马车停到了林府门口。

    也不知周含光是何时通知,反正林嘉炎刚下了马车便见到爹娘大哥已经等在了门口。

    “小炎”

    “炎儿”

    “炎弟”

    而小豆子小麦子也是急急的挤在了下人中,那脖子恨不得伸长个几米。

    一直浸在冰水中冷硬无比,淡漠无比的心动了下,少年脸上出现真诚笑容,他喊着“爹,娘,大哥……”

    “回来了,回来了。”林夫人红着眼眶,一把抱住离家的儿子,哽咽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娘可是想死你了。”

    “咳咳,夫人,炎儿一路也是劳累。先回去让他休息休息。”林老爷咳嗽一声“天要黑了,外面也冷,炎儿受不住的。”

    “对对对,是我不好。是娘不好。”林夫人担忧皱起眉头“你这些衣物可够?太薄了太薄了,屋子烧了地龙,暖暖和和的,我们快进去。快些进去。对了,树儿,你带来的大氅呢?”

    林嘉树一笑,走上前将厚实的雪狐大氅披在了小弟身上“走吧,这里冷。”

    “还有仙师,也请一起。这次真是麻烦仙师了。”林老爷也没忘了周含光,想着之后更需要这位仙师多多关照照顾自家儿子,态度是愈发客气。

    “他很好,我很喜欢他。”周含光礼貌回道“他是我师弟,我自当照拂他。”

    其他几人也没听出他的意思,而林嘉炎更是见到了亲人的少年郎,笑眯眯的挽着娘亲的手走在了前面。

    厅堂里暖和的让人直接脱衣服,温度直似初夏,让人有些受不住。但这温度,是林嘉炎习惯的温度。水仙花亭亭玉立,也熏出了一阵的香气。

    “仙师请上座,那个我儿刚回,先让他回房歇息歇息。仙师的客房也已准备了下来,等下仙师去看看,若有哪里不满意便和我说。”林老爷很是热情“一路过来仙师也请先歇息。”

    虽说很想陪在少年身边,当周含光更知道他想要与家人相处。而他的行踪,都在自己掌握,于是青年点点头“麻烦了。”

    林老爷是亲自陪着周含光去了早就打扫干净,精心布置的客房,而林夫人则牵着小儿子的手,心满意足的带着他回到自己的院子。

    院子依旧,房间里也是干干净净,里面的摆设都换了一批,更加的精美雅致。书案上放着白石水仙,屋子暖暖融融熏的人想睡觉。

    刚进了屋子,林夫人便督促着儿子先换衣服,吃点小圆子垫垫肚子。

    等一切妥当了,便让小儿子坐下细细打量。

    “瘦了些呢。”林夫人嘴唇哆嗦“瘦了呢。”

    “可是我康健了许多。”少年笑眯眯的“我现在都能出去走动走动,也不会风吹个一下便病倒了。师傅还说了,我现在吃的东西也不再那么挑剔,只要不太油腻,清淡些都能吃。”

    “娘亲娘亲”少年爱娇的摇着娘亲的手臂“你看我是不是好了许多?”

    “能好就行,能好就行。”林夫人想说什么又摇摇头。

    “我知道,我知道娘亲是担心我。我和师傅还有掌门也是说好了,平日里都能回来见见你们。”少年做了个鬼脸“我师傅说我是红尘气太重,根本斩不断凡俗因果。不过这样也好,若是要求我忘了你们,我才不要去修什么仙呢。无情无欲忘掉亲人过个几百年,我还不如开开心心的陪着爹娘你们。”

    “你的康健才是第一,若是斩断尘缘可让你健健康康,其实我们也不是……”

    少年坚定又缓缓摇头“对我来说,爹娘大哥比修仙,比活个百年更加重要。”

    如果不是为了让亲人放心,他其实根本不会踏入天霞山半步。

    “傻孩子。”林夫人拿出帕子摁了摁眼角,柔声道“你一向孝顺,我是知道的。你先歇息一下。”

    林嘉炎看着娘亲“娘亲……”

    “我陪着你。”看到儿子想拒绝,林夫人脸一板,上演变脸绝招“你在我面前就是我儿子,就是要听话。当年你出生后可都是我陪着你,现在你算长大了翅膀硬了想飞?告诉你,就算你修成仙人了也是我儿子。”

    少年笑了出来,点头道“是是是,对对对,我就算七老八十了也仍旧是娘亲那不听话的小儿子。不听话娘亲可是可以用板子打的。”

    烛光暖黄,映的少年眉眼是愈发柔和,不似在天霞山的疏离面具,现在的他,更加鲜活,更有人气。

    林嘉炎在床上闭眼休息,林夫人坐在床边,拿起放在一边的绷子开始给小儿子做鞋子。一针一线都是母亲的心意,只求孩子以后的路上平平稳稳,在她无法看到的地方能够无风无浪。等到儿子醒来后,她便唤小豆子送来晚餐,小米粥陪着清清爽爽的小菜,还有南瓜子磨粉做的豆腐。

    “这个好吃。”少年眯起了眼。

    “这是你大哥外出办事看到的,觉得你应该喜欢。便花了钱买了食谱回来,你果然爱吃。”林夫人陪着儿子一起吃“这小菜也是你平时吃的,听说你没那么多忌口,我让厨房稍稍加了些调味,应该有些滋味了。”

    林夫人眼中含泪嘴角带笑“之前真是苦了我儿。”

    “娘亲说什么呢?爹娘大哥对我这般爱护,哪来的什么苦呀。”少年笑嘻嘻的“像我这样,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过了一会,林嘉树和林老爷也来了。

    问着儿子在山上的情况,询问着修真是不是很苦。

    而林嘉炎笑着说些趣闻轶事,讲着山上那些峰主的八卦,还说着自己是如何的偷懒不用功。

    被一掌打中伤了根基,梦见某人惨烈的过往,少年是一个字都没提。

    在他的口中,天霞山其乐融融,满是和谐,长辈们慈爱严格,而同门都是友爱互助,端的是个泱泱气度的正派领袖。

    “你还偷懒?”林嘉树看着小弟“不过……若累了是不需要那般认真。”

    林老爷和林夫人也是点头同意。

    “我听爹娘的,自然没那么的刻苦。”少年笑的狡黠“累了乏了我便去告假,我那师傅也是宠着我,从不说我。而且师傅也讲我身体不算健康,在修真一途上兴许有些艰难,便教我些医药的知识。对了对了,我还学着给爹娘大哥炼制了些丹药,虽说不能什么吃了就成仙,但强身健体还是可以的。”

    暖意融融,这里是他的家,他的亲人,真心无私关爱他的人,少年靠着弹墨软垫和爹娘大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对了,我听周仙师说,这次你可以过了年再走。”林嘉树看着小弟,也是宠溺万分“本来我们还遗憾今年缺了你,现下就好了,一家团圆。”

    “是呀,总要吃过了元宵呢。”

    几人又说了一会,见着林嘉炎的脸上浮上淡淡倦意便让他先休息。

    被褥软绵,都是阳光香气,应该是前几日刚晒过,而外面小豆子小麦子也在守着夜,林嘉炎看着熟悉的屋子熟悉的家具,听着雪悄悄落下的细小声响,嘴角弯了弯。

    回到家,真的很幸福。

    曾经的曾经,那许多年以后的家他可能再也回不去了,而这里已是他真正的家。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情人节快乐~虽然爪子我今天仍旧上班嘤嘤嘤

    还有春节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