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耽美同人 > 修真也咸鱼 > 第17章
    山中风景绝佳,在地势开阔处有几间房子,用料皆是青竹,非常幽静。和整个环境融洽的没有分毫违和。

    “你身子弱,和其他弟子一起倒是不好。正好我喜好清静,掌门就让我单独住在这边,这里还有两间房间空着,你便住这里。我也能就近照顾。”青年说的温和“你是我带进天霞山,我自然要负起责任来。”

    ……大哥,不,大爷,说起来比你更亲近的还有太公呢?哪里轮得到你来负责任?林嘉炎心中小人翻白眼。

    住的地方一间屋子,里面一床一柜一桌一椅,雅致简洁,干净倒是颇为干净整洁,仿佛日日有人来清理,这屋子都是曾经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还有些时间,你先稍稍歇息。等吃晚膳了我再喊你。”

    这一日真是跌宕起伏,剧情过的飞快,一日间从进入山门到入了门派然后直接拍板去哪里修行外加连住的地方都安排好,比后世还要更高效率。林嘉炎的脑子可以跟得上这样的发展,可他的身体拖了后腿。

    就算到了灵气充沛之地,到了修仙之处,他那破落病秧子身体也没见好上多少,之前是硬撑,即使不想让人觉得他太懂事,但基本礼节终究是要的。一路的强撑着,到了屋里,四下无人,

    稍稍休息一下,稍稍的放松,困倦疲惫劳累是袭面而来。

    本只想略微的休息一下纾解一路疲劳,没想到竟然就靠在床边直接睡了过去。

    大约到了陌生地方认床认被子,林嘉炎睡的十分的不安稳,噩梦连连,不给他一丝停歇时间,凶神恶煞的一波波扑来。

    梦中,铺天盖地的大火,梦里一剑穿心,梦里万蚁噬心般的疼痛。

    啊——他满头的冷汗醒了过来,感觉很冷很冷,冷到骨子里,冷的如冰天雪地。少年呆木木的坐在床上,他茫然看着窗外。

    窗户半开,外面竹林清幽,让人想起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可见远处云雾缭绕,再远处则见丹霞漫天,如同打翻了颜料盘色彩绚烂,极致美丽。这样的景色,十年不变,百年不变。

    少年苦笑一声,伸手摸了把脸,身上软的和面条一样,大约是噩梦加倍,衣服都有点湿。脑子仍旧有点迟钝,他的目光又移回不知将住多久的房间。之前只是匆匆扫了一眼,现在打量下才发现还有不少的亮点。桌上放着琴,大约是焦尾琴?就算草草一眼,也能看出不是凡品,有着时光打磨后的沧桑。不过也不奇怪,这里修真都是用百年来计算,对于凡人来说,这里的东西都算的上很珍贵了。

    而另一边则是文房四宝,还有一叠的宣纸。

    这些东西看上去不似全新,要么是别人曾用过,或者是这屋子的旧主留下。而旧主去了哪里?东西都保存的这般好,应该曾经很是珍惜。屋子位置绝佳,清静悠然,不似一般弟子的住处,可是,主人去了哪里?

    但这个问题林嘉炎是绝对不会傻乎乎的去问别人。能让他住这里,证明屋主人已是彻底离开,不留痕迹不留挂念。

    这时他听得有人敲门,周含光清朗声音传了进来“师弟,你可是醒了。我拿了些晚膳过来,你和我一起用些吧。”

    这时机掐的可真好。自然林嘉炎不会脸大的认为周含光一直关注他的动静,听着他起身了才过来敲门。

    软手软件的爬下了床,吧唧一声摔地上,幸好没把脸砸成个饼,但鼻酸难受是免不了的,五体投地丢脸的不行。

    周含光听的声响,急忙推门进来。看到少年趴地上起不了身,急的三两步就走到他身边,手一捞轻轻松松将林嘉炎抱了起来,他急着问道“怎么了?身体不适?我去请师叔过来看看。可有摔伤?可有难受?”

    青年急的额头都快出汗,手足无措的根本忘了他修真者身份,这一刻,周含光如同平平常常的凡人遇到关切的人受伤,头脑空白一片。

    “无妨,只是做了噩梦,手脚无力,没事的。这样就惊动师叔,我要被笑话了。”林嘉炎欲哭无泪,刚来就丢脸,他和这什么破天霞山一定是八字不合,他在林家还没摔过呢。

    “噩梦?什么噩梦?”周含光接着问道。

    噩梦,一剑穿心算不算?哦,应该还不算的,比起更多的挣扎崩溃腐烂溃败还是不算的。

    林嘉炎垂目,单手捂住脸,很是羞愧的样子“不记得了,反正不是什么好梦。我一向浅眠,容易惊醒。师兄不用在意,不过是噩梦,早就习惯了。醒来就行。我真的不记得了。”

    少年羞愧的不敢看人,可惜手掌下的脸却毫无波动。

    他无力挣扎一下,省得继续丢脸。周含光见着他有些抗拒,也就松了手。

    “师兄,你说晚膳,难道不是和其他的弟子一起?都是单独用的吗?”说话结结巴巴,脸都浮上薄红,林嘉炎看都不敢看青年一眼“我这样……我什么都不清楚。”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当然我们一起。其他的都是各峰有各峰吃饭的厅堂。皆是不同。”青年回道“这边一向幽静,对了,房间你可还习惯,是否哪里需要换下?”

    “我觉得。”少年怯生生,抬头看了周含光一眼又立刻低头,声音低弱“我觉得这里应该之前有别人住过,我这么住进来是不是不太妥当?”

    “他……若是回来也不是住这里。他会有他的洞府,和……”周含光脸色变了变“他不会在意,他一向心善人好,待人以诚,从来都心软的不行,他若见了你,也必定是喜欢的。”

    即使他不想主动探查旧主人,即使他不愿自己太过好奇而是想要低调,但现在话都放到面前,他再不接着就是个傻子!!

    “哦”调整好面部表情,少年挑起眉毛,很是好奇道“师兄见过这屋子的主人?”

    “……并未见过。我是百年前入的门派,而这位前辈离开也该有三百多年了。”青年回答有些艰涩“我只是听真人提过,真人说的必不会有错。真人说过这位前辈人极好极好,门派里都喜欢他。”

    “这样呀。”林嘉炎并未接着问下去,并未问什么姓名什么辈分,什么和真人关系一类,而是自然转换了话题“那,周师兄,若是我想稍稍换了布置,不知是否可行。”

    “你想换些什么?”

    少年眼光游移,有些惶惑“那……那上面的古琴,我见着特别贵重,应该是焦尾琴。我想着自己也带了琴过来,这么珍贵的古琴我不敢碰,还是先放好。到底是别人的东西,另外还有文房四宝,我估量着都是珍品。即使那人不回来,这些也是他的东西。我用着是不好的。他又是前辈,我觉得我还是换个房间的好。被其他弟子知晓了,还以为我是如何进来。”

    “你不用考虑这么多。”青年微叹“你若不喜便拿开,都听你的。这些东西,那位前辈都没用过,他用惯的早就放入了别处,妥善安置。房间就不必换了,即使前辈回来也不会住这边。他自然有他的洞府,这里已有三百年无人居住,而且别的弟子也不会过来,你不用害怕。而且门派中也不会有房子专门空着,随修为高深,所住之处也会有变动。这里,应该是那位前辈前期曾住过的一处而已。”

    “真人说过那位前辈人很好,很好。你体子太弱,等下东西我帮你放吧。”

    “还有门派的衣服,我帮你拿来。既然入了天霞山,衣服也要换掉。兴许会有些不习惯,但规矩便是如此。你先换了衣服再说。”周含光将几身叠好的衣服放到床边。

    白色深衣,青色外袍,碧色腰带。外袍袖口衣角绣着同色水流纹,旁边还放着跟碧色发带,上面缠缠绵绵不断的藤蔓纹。

    “好的,我先换。要麻烦师兄先到外面等等。”少年薄红着脸小小声的说着。

    “可要我帮忙?”周含光很是关心“还有头发。”

    “不用了。”少年摇摇头“其实在家里看得多了也就会了。不过是怕爹娘唠叨便还是让小厮帮忙,再说了,既然来了这里,总要学着自己动手。”

    周含光点点头,便走到了外面。

    小院有石桌石凳,他坐下,将碗筷都放好,又再次站起身,把另把石凳擦干净,坐下后眼睛便不离房门。吱呀~一声门打开,一身青衣少年走了出来。

    面容精致若工笔描绘,身形瘦弱似湖边弱柳,而那眼睛清澈的不起丝毫波澜,整个人好看的不像话,只是太过苍白太过孱弱。

    周含光并未发现少年换上这全套衣服其实只花费少少时间。

    饭菜放在了小院的石桌上,不过是三个菜,青翠的蔬菜,一盘子的菌类,还有一碗汤。

    清清淡淡油花花都不见一点,少年默默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这辈子他大约就碰不到肉了,只求下辈子争气,可以天天吃上硬菜!嘴里不要再清淡的可以跑出几大军团来毁天灭世。

    少年很小心的坐下,端起碗小小的吃着白饭。

    “这些东西都蕴涵灵力,你多吃些。可以滋养身子。”周含光神色浅浅“等下我就带你去千草峰。之后你便在那边学习修炼,到了夜晚我会带你回来。等你熟悉了门派内的环境便可以自由来去了。”

    “虽说修为高之人都会辟谷,但你现下没有任何修为,还是需要吃这些东西。我会帮你拿回来。”又是叹了口气,魂魄魂魄,现下缺的还不是仅仅一魄,到底可以何时寻来他都不能肯定,就算寻来了,又如何补上呢?

    “好的,谢谢周师兄了。”

    “唤我师兄便可。”青年眼中只有那精致少年。

    “那,谢谢师兄了。”可惜少年郎低头怯弱不敢多说话。

    “师兄也吃点吗?”

    “恩,我陪你。”

    周含光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蕴涵的东西非常复杂。林嘉炎低下头,只当没看见。

    他不会傻傻的把自己送上门去。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