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现代情感 > 暮色深深淡淡蓝 > 第三节课是自习,老班却进了教室。 (9)
    ,转眼一算,在这里又呆了十多天了,还有短短几天就到了结束的日子了。

    那些男生干脆就在这个雨后拿着为数不多的行李走了,林彦走的时候很厚道的给我一大包零食,要我将林彤照顾好了。

    “肯定啦。”我摆摆手,在心里酝酿着,为了林彤的美好身材,这些垃圾食品还是给我吃了算了吧。

    暑假工就剩了我们两个,整个印刷厂里顿时清静了好多,晚上吃饭的时候,桌子上还剩了好多菜,一旁的阿姨感慨,“果然,男孩子的战斗力要强啊。”

    我跟林彤附和似的笑笑,何姐这时候突然说道,“你们两姑娘要不就留在这里做得啦,不要读书了,自己出来挣钱!”

    她像是觉得她这个地方是多么好一样,指着跟我们同宿舍的那个女孩子说道,“小可在这都做了一年多啦,你们三个正好作伴哩。”

    我跟林彤对看一眼,只顾吃饭,回应她一个干笑。

    要我们在这里做一个每天转不停的螺丝钉,真真是太为难我们了,虽说没有什么大的志向,可是既然读了高中,那么为了大学在高考里面拼一拼的,不然都对不起我自己。

    雨下到晚上还没停,晚上洗完澡也不能出去散步了,我就躺在床上看从厂里面拿过来的一本封面有瑕疵的《徐志摩诗集》。

    他的诗我就在课本里面看过一篇《再别康桥》,认真拿着书看了看,前部分是诗,文文艺艺,挺含蓄的,感觉也还好吧,反正我也不大懂得欣赏,反正在我认为,我还是觉得古代那些诗词有意蕴,读起来很有感觉。诗的部分我略过看了,中部分是散文,我也粗粗看了,后面部分是他写给陆小曼的信,称呼就把我汗了一把。

    我放下书抖鸡皮疙瘩,床也被晃得摇,林彤不满了,“干嘛,别打扰本姑娘看书。”

    我把书递给她,“你看看这本书,看后面。”

    她疑惑的看着我,把书接过去,只看了封面就递回来了,“算了,我没这么高的文学造诣,你自己留着慢慢看吧。”

    “喂——”我拖长声音,“这书的杀伤力有这么大吗,你都不看看后面的昵称。”

    “后面不就是《爱眉小札》嘛,没文化。”她轻啐道,“本小姐早知道啦,不就肉麻了点嘛,至于你这样没出息。”

    “彤彤……”我满含星星眼的望她,“你果然很霸气。”

    她作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别这么叫我,消化不良,下场雨你这么不正常,我看你还是离我远点。”

    切,不解风情,虽然我这也是第一次叫昵称,但是有这么恐怖嘛。

    被她打击了,我决定要换个人试试,至于对象嘛,非苏暮森不作他想,谁叫本小姐此时最想调戏他呢。

    徐志摩是称呼‘爱眉’,那我要叫他什么,爱苏?爱暮?爱森?三选一,决定就折中了,就‘爱暮’。

    那么内容呢,我躺在床上左滚右滚,视林彤愤怒的目光如无物,搜脑刮肠的想了起来。

    半晌后,我想了个大概,于是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爱暮亲启:

    许久不曾与暮森君碰面,端的是一盆石子丢到心湖,波澜不定,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而我与君,已隔了几数三秋,吾夜不能睡,日日只盼能够见得君颜,以解相思之苦,今下倾盆大雨,吾感从中来,只盼君能如吾所念,来到吾的身边……”

    等我按下发送键后,我就林彤扯过来要她给我意见,“怎么样,有没有很感人,是不是很有水平,我觉得我写这个还挺可以的,文思如泉涌。”

    我自我感觉处在抽风中无法拉回来的路上,林彤看完后表情简直扭曲,浑身抖了抖,“你果然屌!!”

    说完这四个字后,她就马上离我一米远,惊恐道,“你别再过来,老娘明天还想吃饭的。”

    我乖乖的离她一米远,这话绝对是褒不是贬嘛,刚才要她看书时候的反应跟这个不是一提嘛,看来我这个情书的杀伤力挺大。

    我默默的沾沾自喜,手机叮的一声,苏暮森的短信过来了,内容如下:

    亲爱的某某,我不知道你如此想念我,其实我也同你一样,每天都在想你,吃一粒饭,会想,你吃的饭是不是和我一样?走一步路会想,你现在走在哪里,会不会跟我一样,也在默默的想我……

    此处省略500字。

    “呕……”

    我深深的被苏暮森折服了,突然有点惊恐,这样安静的美男子,我是不是爱不起了。。

    林彤在一旁狞笑,“呵呵呵,不做死不会死、、”

    就在我深深的思虑着要不要换棵树继续吊死时,手机响了,一看来电——苏暮森,我差点丢不赢。

    但是看它一直孤独寂寞的在那响个不停,我只好痛定思痛的按下接听键。

    “喂。”强大的内心现在依旧很淡定。

    “刚刚的信息是你发的?”开门见山。

    “信息?我有发吗?”无比真诚的声音。

    “是吗……那刚刚是谁发的?”无比困惑的声音。

    “也许是林彤吧,她无聊拿我手机玩,我刚刚只听到收到信息的声音了。”那能杀死人的视线是谁的?我看不到,那人我不认识。

    我拿着手机默默的离林彤五米远,蹲在墙角戳墙上凸起的一块块□□块块,继续愉快的和四棵树聊天。

    “刚刚那信息是你发的吗?呵呵,”我深深的笑,“好有文采。”

    “……方蓝,昧着良心说话不好吧。”苏暮森说得很缓慢,停了一下一字一句道,“那、是、我、妈、发、的。”

    “……啊?”

    “你妈真可爱。”依旧是无比真诚的声音,嘴里忍不住小声念叨,“原来你离安静的美男子那个程度还很远啊……” “一个人傻念什么,林彤没给你喂药啊。”咦,这声音好温柔,四棵树突然这么温柔是要闹哪样。

    不对!!!

    “谁没吃药啊你才没吃药!!!”

    我愤愤的挂了电话,正为自己今天过长的反射弧心塞,就听到林彤近在咫尺的磨牙声——“赫赫赫”

    55555得罪女人好可怕!!!!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绝对脱纲了(虽然某人码字一向没有大纲那个东西的存在),所以大家就崩坏着看吧,其实我们的主角还是很可爱很正直,绝对不抽不发神经。。。。

    ☆、两个人的勇敢

    在几天后,我们也继林彦他们之后结束了这里的打工生涯,卷铺盖回家。

    在家里呆了几天然后开始我的高三生涯了,而回到学校的第一天,我发现我好不容易因为打工而瘦下的几两肉又因为在家里呆了几天又回归了。

    欲哭无泪的捏捏肚子上的肉,我趴在桌子上发呆。

    教室里照例比较热闹,我趴在桌子上,还有些没缓过神,总觉得这还是刚进高中时候的样子,可是,现在却已经到了高中时期的末尾,所谓兵荒马乱的高三了。

    这期开学时候又分了一次班,我看了看,很少有生面孔,大多都认识,有的是高一时候的同学,有的是高二时候的同学,也有没在一个班,但是也认识的,总之,不陌生。

    只是唯一例外的是,孟汀居然跟我分在了一个班,而紫艾,在隔壁班。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回到了起点了,我有些怔忡,而孟汀这时候也看到了我,我们都扯开嘴角笑了笑,有些尴尬,可是气氛终究是美好的。

    过了这么久,谁都没必要再为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而执着了,而我,也没有了以前那种尖锐。

    手上照例捧了本小说在看,看得正入迷时,老班走下讲台,轻轻的敲了下桌子,语重心长,“高三了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小说收了进去。

    其实我心里还是不以为意的,高三又怎样,难道我就得一本心思扑在学习上,明明高三的同时,这也是青春里最好的年纪,总得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是这种言论在老师眼里,家长眼里,估计就是不务正业,不懂事了。

    我第一次察觉到高三的压抑。

    下晚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来电上显示是安虹,教室里面到处是嘈杂声,我干脆拿着手机去外面接了。

    “蓝蓝我要回来了!”不等我把手机放到耳后,安虹的声音就冒了出来,说完之后她像有些惊讶,“咦?你带手机啦?我还以为会没人接呢。”

    “我爸让我带手机啦,说高中最后一年,拿着手机方便一点。”我朝她解释着,想到她前面一句没头没脑的那句回来了,疑惑道,“什么回来了?”

    “就是我要回学校啦,而且还是和你一个班。”她高兴的解释道。

    “真的吗?你们的训练已经弄完了吗?”这大概是高三的第一个好消息了,我还有点不相信。

    早就做好了高三一个人奋斗的准备,现在她说她要回来了,有种世界顿时光明了的感觉……这个时候,我才察觉自己还是希望有人陪伴的。

    “还有几次课,不过是在学校综合楼里面上,所以没关系。”安虹解释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蓝蓝你们宿舍还有空位吗?我想跟你住一个宿舍。”

    “空位?”我想了想,“有啊有啊,就在我对面的上铺,刚好。”

    “那太好啦,蓝蓝我明天回来,你帮我把那个床铺整理出来,给你带吃的哦。”她极雀跃的说着,“那我就先挂啦,我还有份作业没做呢,拜拜。”

    “恩恩,拜拜。”

    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我对着冻掉的手呼气,虽然不是严冬,但是开春依旧很冷。

    跺了跺冰冷的脚正准备进教室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转过头,是林彤放大的一张脸,我往后面退了退,拍拍胸脯,“大晚上你别吓人行不行。”

    “你就别装柔弱了,我问你一个事。”她摆了摆手,突然严肃道,“你知不知道我们这次在一个班。”

    “……我们在一个班?”她用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我摸了摸脑袋,“刚才自我介绍我好像没看到你啊……”

    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你开小差开到哪里了,我第一个上去的。”她看着我叹气,“我说姑娘,都到高三了,你那小说也可以稍微收收了。”

    “啧啧。”我瞪大眼睛望着她,“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说话这语气这么像我妈呢。”

    她呲牙,“那就快叫妈,闺女儿。”

    我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脚。

    上课铃正好叮叮叮的响了起来,我直接往教室跑,听到她在后面追着气急败坏的喊——“死方蓝!”

    一整节晚二我都很高兴。

    想到我们现在都在一起,就觉得高三再可怕也没关系。

    因为安虹交给我的收拾床铺的任务,我一下了晚三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往宿舍冲,理所当然,我是第一个回到宿舍的。

    为了能在熄灯前把那个空铺收拾好了,我都没等气喘平就开始收拾了。

    因为空了挺久的缘故,上面堆了好些东西了,我大义凛然的爬到上面,被上面各种东西覆盖的那层灰喷了一脸。

    “咳咳……”

    看来我今天弄完这里抹黑洗个澡是必须的了。。

    把床铺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宿舍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看到我这架势,极其惊讶道,“是有人要搬进来吗?”

    我一边手不停的整理着,一边点头,“是啊,安虹要回来了。”

    “她不是去学画画了吗?不是在艺术班?”

    “她是学了画画,但是她会回来我们班。”我也没去看这是谁说的,只低头边收拾边解释道。

    听到我的回答,她们也没再问了,只是等到下铺的女孩子——苏琳回来后,宿舍顿时热闹了,还没进门就夸张的叫了,“我的东西!怎么都丢在地上了?方蓝你在干什么?”

    还没等我从她高分贝的声音中回神,跟她一起的睡我下铺的秦西也附和道,“咦?也有我的东西……方蓝你在做什么?”

    相比较苏琳的语气,她的声音倒是显得温柔了好多。

    我停下了我的动作,无视她们脸上不高兴的脸色,再次解释道,“安虹要回我们班了,要住在我们宿舍。”

    “……她不是学画画去了吗?”苏琳僵着张脸,“而且可以住别的宿舍啊,我这么多东西要放哪里去啊。”

    以前看电视,总是看到有角色说的一句话——人总是要触犯到自己的利益时才会露出自私的嘴脸。

    我现在看着在白炽灯光下漂亮但自私的一张脸,突然明了。

    但是我也不想弄得太难看,毕竟是接下去要生活一年的室友,只好轻松一笑道,“因为安虹离不开我嘛,你的东西可以放床下嘛,如果放不下,干脆给我算啦富婆。”

    苏琳依旧有些不开心,秦西摇了摇她,“算啦。”

    “……好吧。”

    小小的插曲就这样过去,我也将它放在了一边,只想着安虹明天就回来,心里充满阳光。

    归根结底,我还是那个爱依赖别人的人,一个人在一起,是没办法的勇敢,两个人在一起,是快乐及陪伴,两个人的勇敢。

    第二天安虹是在我下八自习的时候回来的,正好给我带了晚饭,我们两个以最快的速度吃完晚饭,然后一起奔回宿舍铺被子,整理她的东西。

    “你不知道昨天为了给你腾个床,我在那上头吃了好多灰。”我对她诉苦。

    “好啦,知道你最好。”安虹笑得很灿烂,从行李箱里面翻出一大包零食,“给你——大吃货。”

    “5555小虹你果然懂我……”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样告白了

    我终于明白到了高三是如何的兵荒马乱。。

    其兵荒马乱的重点是晚上吃饭这个时间,硬生生少了十分钟不算,还要提前十分钟进教室听英语听力。。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也暂且都忍了,只是我没想到到了高三连文学社的特权也没有了,以前还可以因为文学社这个理由抽空请请假,现在校门口——

    “叔叔,我有请假条。”

    “姑娘你是高三的学生吧,如果上次你有开会的话,就应该知道高三学生一律不得出校门啊,请假条你还不如送你的学弟学妹们用。”笑眯眯的表情。

    “……可是我感冒了,我要打针。”面色苍白,语气虚弱。

    “打针有校医嘛。”

    “……校医是兽医!!”愤愤不平。

    “兽医也是医,姑娘你不能歧视别人,有病赶紧去医务室,别在这磨了,如今你们高三的这些活国宝们,我是怎样都不能放出一个的。”

    “……”5555叔叔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酷这么无情这么丧尽天良。。。

    知道出校是绝无可能后,我手里抓着请假条往草坪一躺。

    难得的体育课只能这样浪费了,本来还准备出去逍遥逍遥,唉。

    今天的天气很好,躺在草坪上,阳光打在脸上软绵绵的,我郁闷的心情总算好了那么一些。

    今天安虹有画画课,一整天都在综合楼消磨了,我实在不想回教室,高三过来,教室里就是两种光景,一种是拼命玩,因为只有一年了,一种是拼命学,也是因为只有一年了。

    之所以这两种情况我都不喜欢的缘故就是,一种太过消极,一种太过压抑,都令人喘不过气。

    “唉……真烦……”我蒙着眼睛叹气。

    “你烦什么。”刚挪开手眼前就是一片阴影,苏暮森坐在我旁边,平平淡淡的问。

    他的面容背着光,我眯着眼看不清晰。

    “我也不知道烦什么,只是做什么都来不起劲,不知道想要做什么,也不知道方向在哪里……很茫然……”

    “这并不只是因为高三了,因为这些困惑很早就有,只是我不会去想,但现在,我好像没办法不去想……”我撑着手坐起来,反问他,“你呢,你不会有这些困惑吗?”

    “没有。”他满脸平静,碰了碰我的脑袋,微微扬起嘴角,“你就是想太多,以你这样的脑袋,这些根本不用去想,你就照常的过就行了。”

    这不是在夸我吧。。

    我正要反驳,他又闲闲开口了,“方蓝,学霸不是一朝练成的。”

    “去你的学霸,谁要当学霸了……”我撇撇嘴,这人绝对是在转移话题了,不过这话题确实不好聊,我也就换话题了。

    “最近秦岸去哪了,感觉好久没看到他了。”

    每次文学社开会他居然不在,这个社长摆看的作用都没了。

    “他把文学社社长辞了,专攻高三去了。”他轻飘飘的甩过来这样一句话。

    “他成绩每次都不错,至于这么拼嘛。”我无语了,秦岸这个人,总是在我觉得他是乖乖学生的时候坏一把,然后在我以为他屌丝的时候做这种无比正经的事,真是难以理解。

    “文学社现在没什么用了,我也辞了。”旁边他又轻飘飘的丢出一句。

    我看着我校门口没用出去的请假条,深深的无语了。

    感情你们就因为可以随意请假这个原因才去当的社长副社长,真是太现实了,简直影响我们这些社员的价值观。

    所以,我也不去文学社了吧,别浪费资源。。

    不过我本来就只是个混在社团里面打酱油的,去不去都没什么所谓,只是现在又少了一个能够放松心情的地方了……这样一想,还真有点不开心。

    “你准备考哪里的大学?”

    我正有些走神,突然听到苏暮森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本地吧,离家近……”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我随口答着。

    “……就是本地啊。”他若有所思的重复着,眉头也轻轻皱起来。

    我往他那边挪近了一点,也问他,“那你呢?你准备考哪里的大学?”

    他的成绩本来就不错,肯定可以考到好的大学吧……只是,本市好像没有什么一流学府……

    本来做好的决定就是要等到毕业之后跟他告白,然后大学可以一个城市,可是现在我好像有点不确定了,如果都不能在一个城市,那么之前的告白又有什么意义呢。

    越想越觉得烦躁,我突然盘腿坐起来,不等他回答就说道,“四棵树,我喜欢你。”

    不想再等到毕业了,该做的就去做好了,事实上说出这句话并不难,大概是心里憋得太久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一直认真看着他的反应,看到他先是愣住了,然后表情很纠结,冲我皱着眉头道,“你不是说你高中不谈恋爱?”

    “我是高中不谈恋爱啊。”我有些莫名的看着他,反驳道,“难道告白都不准了。”

    而且你的反应为什么会是这样,不是应该是“哦,我知道了。”或者“我接受”嘛,越想越郁闷,我有些愤愤道,“不管我高中谈不谈恋爱,我都说了我喜欢你了,你的回答是怎样?”

    或许是被我的悍妇样吓到,苏暮森顿时默了。

    我瞪着他,他苦笑的摸了摸头,“有你这么告白的,是不是吃准了我喜欢你啊。”

    “……”是啊,我就是吃准了你喜欢我,那你倒是快点说啊。

    感觉心里现在有一千只蚂蚁在爬,我看向他的目光越发热切了。

    他好笑的摇了摇头,突然转过脸低声道,“是啦,我是喜欢你。”

    终于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感觉整颗心都要蹦出来,可是他的反应也太平淡了吧,还要转过头来说,难道这很勉强吗?

    这样一想,心里的高兴顿时消了大半,正准备坐到他前面问个明白,突然看到他露出的两只红红的耳朵——原来是在害羞!!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场景哎,哪怕明知道令他这样的始作俑者是自己,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在这边捂着嘴尽量憋着笑,可是还是被他听到了,在被他的手敲到头的下一秒,我顿时想到一个词——“恼羞成怒”。

    但是这次我很明智的只在心里说了,因为面前的四棵树同学已经经不起我的挑逗了。。

    就在这个气氛极其微妙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我自然而然转过头去看,结果看到脸色极其不好看,直冲我摆手的老班。。。。

    苏暮森也看到了,但是他悠闲的躺下去继续晒太阳,那轻微勾起的嘴角,怎么看怎么都是幸灾乐祸的痕迹。

    无奈,我只得硬着头皮过去,心里给自己打气,刚刚我们又没做什么啊,顶多靠的近一点,就是谈心嘛。。好不容易告个白都能把老班招来的我实在是欲哭无泪了。。

    大概是看我平时表现还好,老班叫我过去后也没有声言厉色的批我一通,而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方蓝啊,眼看就要高考了,这些花花心思就暂时压下去吧。”

    他一开口就是认定了我是跟他在谈恋爱,我抽了抽嘴角,默默的把借口收住了,乖乖点头道,“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专心学习。”

    “这就好,这就好。”他一脸欣慰的连说了两遍,然后又跟我讲了大半天高三谈恋爱的危害性后,才束着手在背后,慢悠悠的走了。

    直到确定他的背影看不到了,我才折回来去跟某个幸灾乐祸的家伙算账。

    可是还没等我开口,他突然喊我,“方蓝”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应了一声,莫名道,“干嘛?”

    “我大学也考本地的。”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认真道。

    作者有话要说:

    ☆、坑

    在高三的末尾,我跟苏暮森终于结束了漫长的暧昧期,名正言顺的谈起了恋爱。

    其实也没什么不同,还是该聊聊的时候聊聊,打闹的时候打闹,只是安虹和林彤都说自从真正恋爱后,我的眼里随时都能放光了。

    随他们去说,反正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以前跟她们都有说过的,也不怕出囧了。

    虽然某个人昧着良心说要考本地的大学,但是我始终是不信的。。而不信的后果是,我跟秦岸社长学习,也拼成了个学霸。

    每天扎堆在书海里,青春一晃而过。

    有时候很惆怅,看着那些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张扬又有活力,再看看自己,看看自己周围,高考压着的这栋教学楼,到处都透着沉重又压抑的气氛。

    真心羡慕他们,但是转眼一想,也没什么好羡慕的,等他们到了高三,一样是过的我们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

    除去这些琐碎的学习方面的事,自然就只剩下了友情跟爱情这两大块内容。

    林彤跟林彦果然如我所料的在一起了,未来不管是林彦入赘还是林彤出嫁,反正不会有儿子跟谁姓的烦恼;安虹也恋爱了,微信上认识一个叫“尹荡”的人,就此掉进一个□□坑……

    有好多好多人抓住高三的尾巴,终于决定谈恋爱,又有好多好多人因为即将分别,放开对方的手……

    而我只觉得庆幸,庆幸那一天,看上某只手,然后,坑到某个人,始终在我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绝对又烂尾了,哎,算了,这个故事拖得太久,写起来完全没头绪,为了不为难自己,还是烂尾吧。。

    终于完结啦,还是得撒花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