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你我如鱼。

    妈妈恢复了许久不曾有的快乐,在幺莨眼里,她和叔叔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生活在一起,或吵闹或嬉笑,在这平淡的生活之中,凭添出一份热闹。

    盛夏灼人,幺莨的小店依然忙碌,她把所有的精力倾在里头,忙进忙出,□□乏术,妄图这样可以平息心底那丝灼人的烦躁。

    当一天的忙碌停止,她感觉自己快要累趴下了,坐下来直喘,整个人汗津津的,安静的小店里又只剩她一人。

    只是一转眼,便出现了一个同她一般汗津津的人。

    千子浩像是刚刚跑过,整个人微微喘息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滴着,鬓边硬茬的寸发挂着汗,在灯光下显得亮晶晶的。

    幺莨看着他,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她忽然觉得两个人像是兜着这个世界满满当当的转了一圈,累到极致的时候忽然瞧见了对方,莫名的觉得,哈哈,就是这个人了!

    “我要出国了,就,就明天早上走。”他盯着她的反应,说得有些迟疑。

    幺莨明显一愣,她想象过他会说出的每一句话,唯独没有想到过这样的:“哦。”

    千子浩有些失望,他看了一眼门外,此时天已全黑,但是街上行人反而更多,只是为贪恋这点不多的凉爽。恍惚间又听见她说道:“为什么要出国呢?”

    “我爸妈说我出国去可以学到更多,这对我有好处。我刚知道这事,他们早替我安排好了一切。”

    “你爸妈对你真好。”

    “嘿!想起我的时候对我挺好!”

    “那也挺好。”

    两人忽然静默下来,千子浩沉默地看着她的沉默,第一次找不到多余的话来说,安静的气氛里,他恍惚听见了她的呼吸声。

    “还有事么?”半晌幺莨淡淡开口。

    “……你也不送我?”千子浩看着她,一时有些无言:“好歹……”

    好歹我们相识那么久,好歹我在得知离开的一瞬间想到的是你,好歹……我其实并不想离开。

    “非要送么?我或许……”

    “哈哈,那算了,你愿意来就来吧,我可能很赶时间,明天可能很忙,可能。”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完,便又出了小店。她看着他在昏暗灯光下的声影越来越远,整个人有有一瞬的恍惚。

    或许我其实并不愿意送你,或许我想要假装你其实一直不曾离开,或许……其实我并不想你离开。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必不可少的命运,各自沿着各自的轨迹向前,在某一个节点相遇某一个人,幸运了,可以同路,而往往最多的还是点头之交。

    那天早晨并不特别,既不是什么纪念日,亦不曾风雨交加凄凄噎噎。幺莨关好小店,自己坐到门口的花台边,头顶是那棵繁华了一个季度的樱花树,绿叶间透过斑驳的阳光,并不暖人也不寒凉。

    这个好天气恰适合远行的,她想起忽然忘了问他要去哪个国家,当然她也忘了问他很多事情。看着天空中飞过的那架飞机,几乎比飞虫子大不了多少,它在高高的天空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尾线。幺莨并不知道这是否是他乘坐的那班飞机。

    嘿!那家伙,祝你一路顺风!

    一阵风吹过,拂起她的发梢,她呆呆地望着头顶的樱花树干,它们悠悠伸展摇曳,在有生之年见证每一个发生的结束的故事,沉默而仁慈。不知什么时候她对着那棵树发誓,自己会更加坚强地活下去。

    千子浩感受着飞机越来越高,里地面越来越远,他几乎将脸贴在窗上,目所能及地找寻曾生活过的小城,有她的小城,从此以后,他更孤独了。在这几千米的高空中,忽地,他哭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也不是很长啦,请大家原谅,因为我才开始写东西,怕长的写不好,鸷后我会慢慢的开始写长的,再次谢谢你们喜欢!另外,敬请期待我的下一篇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