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BG同人 > [开封府]秋岚环佩 > 第九章 不为江山与社稷
    莘岚知道了宋祁不仅是一个好诗人还是一个好官,是一个治理国家的能臣干吏,无论在朝在外,每有直言谠论,且多切实之见,对于大宋的财政,军事等方面多有建树,在文与欧阳修同修《唐书》,《新唐书》。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好人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酒色财气四道墙,人人都在里边藏。宋祁为人奢糜享乐且极为好色,稍有姿色的良家少女一旦被他看上,他必定千方百计地将她纳为小妾。

    明明是道德败坏的丑闻,可在那个封建的年代,却被那些达官显贵才俊文豪认为是风流雅士,因为宋祁并没有强抢民女,而是正式的拿回家为妾,宋祁也确实是一个多情的种子。有一次他在锦江上赴宴,觉得有些寒冷,让仆人回家取件衣服,他的妻妾们每人拿了一件,结果仆人竟带来十几件。宋祁望着这一堆衣服,茫然无措,总是担心厚此薄彼,结果一件也没穿,忍着寒冷,哆嗦着回家去了。

    可是在老百姓来说,谁家的孩子被宋祁看上愿意的自然是喜得良缘,不愿意的也只能是民不与官斗,忍受了。

    强权的时代,百姓命如草芥,而宋祁不伤人命,不触法律,只是踩在了道德的边缘上。包拯刚正不阿,一本就参到了升上面前。最后也只能是无奈的收场了,毕竟宋祁没有触犯大宋律法。

    莘岚早就预见了这个结果,而且莘岚知道包拯不仅没有能参倒宋祁,反而被认为包拯羡嫉,为了个人名声太过苛刻。

    对此莘岚嗤之以鼻,这是因为阶级不同,在他们这些大官眼里宋祁有才干,对国家有功,不就是多娶了几个女人么,又没干什么为法乱纪的事情。在他们眼中老百姓不过就是蚁民是赤佬。哼,他们就不想想没有这些每天辛勤的人民,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莘岚不由自主的愤慨了,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可恶,忽然发现自己怎么愤青了?幸好她及时调整了心态,莘岚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也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所以这些话这些想法她都不会和别人说起,甚至展昭,甚至庞统。

    这些话留在心里就好

    这一日,包拯进了皇宫,莘岚听说好像是商讨什么事情,连久不上朝的中州王都去了,当然这是从公孙先生那里听来的。本来又是平常的一天,今日没有和庞统相约,莘岚也懒得自己出府,拿着绣架联系小蛮教给她的女红,忽然之间莘岚心有所动,好似要有大事发生。是什么事情?愣愣的忽然想起,洪水。

    其实每年都有洪讯,历史上更是有几次大洪水,莘岚却忽然想起了于成龙,想起了治水有名的堵不如疏。

    莘岚在想,堵不如疏,但只疏不赌亦是片面,那么疏堵结合呢!想着想着莘岚就提笔写了起来,将自己的想法、策略、见解结合的写出,一刻不停的就拿去了公孙策的院子,请公孙策给看看。

    公孙策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平凡的女孩子,竟能有如此见识,那一纸书真知灼见更有莘岚自己的见解。

    “莘岚,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公孙策带着疑问

    莘岚当然不能说那是在后世当中看小说和电视看来的了“莘岚在家也曾读过几本子集野史,尤其对洪涝相关的最为关注,所以今日莘岚才能有所感悟,而且这里所写的有很多是家父所教的。”

    “莘岚见识非凡”说着儒雅一笑“就是字没有练好”

    莘岚不由得老脸一红。

    “先放在我这里,等大人回府了,我就交给大人过目”公孙策还想再仔细研究一下

    包拯回府后,公孙策将莘岚的治水方案给包拯看了,包拯也被惊诧了。

    “公孙先生,这个你怎么看”包拯方向手中纸张,问公孙策。虽然包拯也看出这纸上东西的分量,可是包拯并不擅长于此。而公孙策却懂得很多,包拯秉着不懂就问的良好原则开口了。

    于是乎,莘岚被请到了包拯的书房,这还是她自住到开封后第一次进到这里,也是她第一次将自己置身事中。

    屋里包拯公孙策展昭团团的围住莘岚,听莘岚讲解这纸上文章。

    “既然大人和先生都觉得此法可善,莘岚斗胆还请大人早早将此禀告于圣上,也好让此法早日实施。”

    “这...”包拯有了一丢丢的为难,“只因此时还没到防洪防汛的时节,这份方案如果此时奏报上去,多半会石沉大海。而这份方案耗时耗力,乃是长远之法,如若常法必然是在汛期之前连基本的防护工程都不能完成。”包拯又说“莘岚姑娘不必着急,即使如此本府也定当尽力劝诫皇上”

    “不错,管家是有道明君,莘岚姑娘的心血必定不会付诸东流的”公孙策也鼓励着莘岚

    展也冲莘岚点了点头,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这水利工程本就不是包拯的本职,就算包拯揍对了上去,皇上点了头但到实行的时候,人选又是个大问题,包拯不可能跟着去治水啊。

    “包大人,借纸笔一用”

    “莘岚自便”包拯点了点头

    于是莘岚又抄录了一份,并将公孙策修改备注的地方一并抄了。

    写完之后对着展昭说“展大人,可否帮莘岚一个忙”

    “莘岚请说,展某一定尽力而为”

    “请展大人去趟中州王府,将这一份交给中州王”说着将抄录的那一份递给了展昭。

    展昭诧异的看着莘岚“你确定中州王会署理此事。”

    包拯和公孙策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莘岚。

    “展大哥只管放心的去,以我们的交情,这件事上他不会为难于你的。”莘岚说

    霎时,三人都明白了莘岚是何其的聪慧。展昭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带着莘岚交给他的方案去了中州王府。

    “莘岚都知道了?”包拯问

    “当然,中州王爱民如子,治理洪涝天灾是百姓的福祉,他中州王不会坐视不理的。”

    只有聪明人知道,有些话有时候不必说明,有些时候人不必太过聪明。

    朝堂之上正如莘岚所预见,中州王确实没有置之不理,但同时他也没有急功冒进,一时间众多大官小官都看不懂,就连此事的另一个参与者包拯也一反常态,没有步步紧逼。多少人对此暗中嗤之以鼻,道包拯也不过如此,竟是拍了中州王的马屁,他们都忘了比之自己对这位王爷的畏惧,包拯那真的算不上拍马屁。

    这一日,莘岚和庞统相约,两人又是出来约会逛街,莘岚拉着庞统去了赵氏老铺,赵氏老铺是一家金店,女孩子都爱些金银珠宝,莘岚自然不是那免俗之人,这汴京城里的金银铺子她和庞统可没少逛,庞统没少送她礼物,唯有这赵氏老铺的物件不仅上档次,还很有独特的风格。

    莘岚不由的佩服庞统对女孩子的细心,有时候莘岚在想庞统这样的天生温柔,可是他对女人的了解就不知是从多少女孩子那里学来的了。

    “莘岚姑娘,庞公子,二位今天想看点什么?”

    “拿些个链子过来给我看看”莘岚说

    莘岚对着面前这几盘子的金链子,嘴角一歪歪,每一个满意的

    “赵老板,有没有男人带的链子”莘岚问

    “有,有,莘岚姑娘稍等”说着赵老板让伙计将盘子换了男子的样式。

    莘岚看着盘子里那些个链子,不太满意,怎么看都不配庞统。

    对庞统说“我想给你选个礼物怎么就这么难呢”

    “算了吧,那就别买了”庞统好笑的看着莘岚。平时这种状况时有发生,莘岚如果看不上,她宁可不送也不将就的买给庞统。

    “不行,明天是你生辰,怎么能不送你生辰礼物呢”

    “你还记得?”庞统挑着眉好笑的问道,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莘岚在低头看着伙计有换过的盘子,正在和赵老板讨论样式做工的莘岚没有听到庞统的问话。

    “我说赵老板,你这东西怎么能这么,这么粗大夸张呢,就算是给男子的也不应都是一个风格的啊。”

    “莘岚姑娘,你有所不知,这男子佩戴劲链的多是写富家公子哥,要的也都是一个富贵显圣,那文人公子们多是爱玉的,您这要纯金的链子说真的没有什么太多的花样,也就这两三盘。还有最后一盘,您先看看。”

    第三盘上来,也多是些常见的样式,唯有其中一条,看上去样子雅致新鲜,特别的有个性。莘岚甚是喜欢。

    “庞统,你看,喜欢么?”莘岚拿着链子问庞统。

    庞统笑着点点头,莘岚不知道,从前只有庞统买东西送给女孩子,女子送他东西也没有个莘岚这样大张旗鼓的带着自己逛街现买的,感觉很新奇,却也不讨厌。他哪里知道,这男女朋友一起逛街买东西,在现代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情。

    “赵老板,就这条了”莘岚说

    作者有话要说:

    ☆、终章 爱你不舍离开你却要离开

    “哎呦,莘岚姑娘,这条今天是不行了,这个样式只有一条,这条已经被人订下了,您要是喜欢就稍等几日,为姑娘赶制条新的”赵老板为难的说,觉得有点对不住莘岚。

    “啊?”莘岚为难的放下了手中的链子,这一条莘岚是肯定不会要的,别人的东西再好她也不想要。“可是明天是他是生辰,这可怎么办。”

    “莘岚姑娘,要不您明个再来,今日我让他们连夜赶制,明天午前您再来取。”

    “这可就麻烦您了。”莘岚知道,要不是自己和赵老板的交情,这么赶的时间人家是根本就不会去做的,更别提连押金都不要。

    莘岚执意要将钱提前结清,甚至还多给了些。

    莘岚心满意足的和庞统走出了赵家老铺,“明日你生辰,一家人好好聚聚,咱们就别出来了,回头中午你自己过来取吧。其实这事也赖我,应该早作准备的,只是我这人太懒硬是给拖到了今日,总想着出门就能买到东西。”

    庞统无奈的说,“好”,突然间想要和她单独的过生辰,那一定很有意思,却无奈不能。庞统天不怕地不怕,却是个孝顺的儿子,有庞太师盯着自己,自己怎么脱得开呢。

    次日清楚,早起的莘岚心情愉快的晒着晨光叼着个馒头当早餐啃,站在院子里想了想,自己在开封已经很长时间了,当初说好的四十九日早已过去了,这段时间的相处,自己也顺理成章的留在了开封当米虫,可惜这些不是自己要的生活,开封府注定留不住莘岚的脚步,爹娘给了自己足够的盘缠让自己可以出来游历一年,如今数月过去了,盘缠也花了不少,自己该去继续自己的旅行了。

    于是莘岚找到了小蛮,打开了私裤,取出自己的剩余金子,竟然只剩这两三锭金子,莘岚拿着金子发愁的看着它们。

    幽幽的问小蛮,“怎么才能挣钱呢?”

    “你很需要钱么,这不是还有这么多钱了么?”小蛮笑着说

    “太少了,根本不够”根本不够自己旅行的费用,莘岚趴在桌子上想着,来回扒了着桌子上的三锭金子。

    “莘岚,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真么财迷啊”小蛮笑着说

    莘岚把金子重新包好,“谁会嫌钱多呢?”把金子递给小蛮“小蛮姐,谢谢。”

    莘岚把金子重新交给小蛮后,一点都不担心的就离开了。

    “这丫头”小蛮笑摇了摇头。

    一段时间后,同一房间内,同一张桌子上打开着的包裹中是莘岚那三锭金子,围着桌子有三个人,坐着的小蛮和展昭,站在的公孙策

    “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来了这么久重来就没关心过这些金子,今天突然来查看,还说想知道怎么能挣钱,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小蛮叙述着

    “只是有点奇怪,不过她也许只是觉得钱都花光了而已,要不要我去问问莘岚”展昭说

    “不,她要是不想说,你是问不出来的。”公孙策说

    “那我们该问谁,在开封莘岚就和我们熟悉,和庞统熟悉,难道要问庞统去,我想莘岚不和我们说的事情也不会告诉庞统的。”小蛮说

    “那就要请教公孙博学了”展昭坏笑着说

    “我怎么忘了,我们有公孙博学”小蛮也坏笑着说

    “好了,别闹了,我们去找莘岚在开封的朋友”公孙策说

    “除了我们和庞统还能有谁?”小蛮好奇的说

    “跟我来”公孙策说着就率先走出了屋子“莘岚这段时间,和赵氏老铺的赵老板关系很好,莘岚总是研究些新鲜的样式的金饰给赵老板,听说还颇受好评”

    “都没听莘岚说过”小蛮说

    “莘岚和庞统总去赵氏老铺,她喜欢自己想些样式,碰巧赵老板也是个妙人,两人一拍即合,赵老板给莘岚给机会用她的设计做金饰,莘岚呢也不收赵老板钱只当兴趣做,也就因此和赵老板交了朋友”

    “不愧是公孙博学”展昭笑着说

    “没错”小蛮拍在展昭肩上,笑着说

    “我也是碰巧知道的,她送你的礼物中就有她自己设计的。”公孙策完全无视了两人的调笑。

    赵氏老铺中,小蛮、展昭、公孙策三人

    “赵老板,莘岚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公孙策问

    赵老板诧异的看着三人,刚要说话,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人。

    “赵老板”这个中气十足,内敛霸气的声音,正是庞统。

    “庞公子稍等,小老儿去去就来”赵老板看到庞统有些焦急的离开了

    庞统转头看看公孙策、小蛮、展昭三人“真是稀奇,你们开封府今天倒是很闲呢。”

    “喂,庞统,你怎么也来这了”小蛮问

    “我来取点东西啊”庞统说

    于是赵老板抱着一个大箱子走了出来,庞统也诧异了,小蛮指着箱子一脸惊恐的问庞统“取点东西?”

    “这是什么?”庞统问赵老板

    “这是莘岚姑娘让我留给您的”赵老板对庞统说“还有这封信莘岚姑娘嘱咐我一定要亲手交给您”

    庞统看了信,于是他掀开了箱子,然后脸黑了。

    小蛮问庞统“这是怎么回事?”

    庞统没有说话,他只是对着箱子在脸黑

    展昭问赵老板“到底怎么回事,赵老板”

    “莘岚姑娘几日前将这一箱子交给我,还有这封信,她说哪天开封府的人来店里找我打听她的去向,就让我将这些东西交给庞公子”赵老板说

    “几天前?”庞统语气非常不好,脸以及不能再黑了,他很生气,莘岚这是摆明要不告而别。“拿上东西,我们走”庞统发话了,开封府的三人成了跟班了。

    一行四人来到了开封府,小蛮拦住了怒气冲冲的庞统

    “莘岚现在应该在小寐,你这样进去会吓到他的,让我先去和她谈谈”小蛮其实也很生气,包括展昭公孙策都觉得莘岚这么做太过分了,也太让人伤心了,更何况是和她公认的恋人庞统,还有和她最最亲近的小蛮呢。

    “莘岚醒醒”小蛮进屋轻轻推着假寐中的莘岚

    “小蛮姐”莘岚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大脑有种迷惑有清晰的状态

    “莘岚,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离开这里了”小蛮冷静的问

    “你知道了?”莘岚笑了笑“爹爹和娘亲让我到处走走,他们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而且我在开封这里已经打扰很久了,我计划是过过就要离开继续我的旅程。”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小蛮问

    “我又没说现在要走”莘岚笑着安抚小蛮“我走时当然会告诉你们的”

    “你准备怎么说?留书出走,不告而别?”庞统带着展昭公孙策走了进来,庞统指着展昭放下的箱子“那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莘岚走了过去,打开了箱子盖,这个箱子正是她存在赵老板那里,留给庞统的箱子。

    莘岚看到小蛮好庞统在生气,是啊,自己准备不告而别,如果是以前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自己也会很气愤,朋友之间不该这样,恋人之间更不可以。

    可是她和庞统是恋人么,他们是恋人,就像所有人认为的那样,她莘岚喜欢庞统,而他庞统也喜欢莘岚,可是那又能代表什么呢,她只是想要好聚好散而已。因为

    “我们是不同的人”莘岚对庞统说“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

    庞统看着莘岚,怒火好像一瞬间消失了,他就那样的看着莘岚,莘岚也同样无悲无喜的看着庞统,两人就这样对视着,直到庞统转身离去,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莘岚明白,庞统喜欢自己也正如自己所料只是喜欢,没有深入没有更深的爱。能得道庞统的喜欢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可是对莘岚来说,她要的是那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得不到庞统唯一的爱,她宁愿不要。

    庞统走了出去,他知道自己无法再和莘岚说些什么,他知道莘岚是个聪明善良勇敢又执着的女孩,他知道他喜欢莘岚甚至刚刚发现自己的喜欢不止一点点,可是就如莘岚说所他们不是一样的人,不是么。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庞统我多少还是了解些的,他是喜欢你的,你知道你这样很伤人么?”小蛮质问,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吃惊的问莘岚“你知道他,他的身份了?”

    “他是谁不重要,我知道他喜欢我只是不够喜欢我”莘岚望着庞统离去的方向。

    “有什么区别,你也知道他以前有很多女人,可是他现在喜欢的是你”小蛮焦急的说

    “我不在乎他以前有多少女人,我只在乎我在他心中的位置。他不懂,他还是不懂。”转头看向小蛮“离开是想要被挽留”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那样只会是我要来的温柔,他不够爱我,他知道,所以他离开了。”

    “所以你才要不告而别?”

    “是,我只想在我也同样不够爱他的时候离开他,那样我还是我自己,我还是自由快乐的莘岚。我怕自己会沉迷在他的温柔中,我怕自己会舍不得他,我怕自己会不想离开。”

    “为什么你不愿和他在一起,偏偏要离开。”

    “庞统是一个大英雄,一个有着真挚理念的人。他永远都能保持着自我保持清醒,不是那种可以撼动的男人,不是那种以女人为中心的男人,爱不是他的必需品。可是我偏偏就爱这样的他,如果真的心里除了我再无其他,我也不会爱上那样懦弱的他,因为那不是他。”

    “我真不知道你到底纠结着什么,可是你也别太难过了,等他气消了他会回来找你的,他是一个温柔的男人,不是么。”小蛮安慰莘岚。

    “嗯,小蛮姐放心,我没事儿的”莘岚虽然一脸的憔悴,却依然拥有明媚的笑容。

    “你休息下吧,我先出去了”小蛮贴心的离开了,顺手拉上了还站在院子里的展昭和公孙策一起走了。

    屋中莘岚坐在床上轻轻的唱着“他还不懂,还是不懂。离开是想要被挽留,如果开口那只是我要来的温柔。他还不懂,永远不懂,一个拥抱能代替所有...”

    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莘岚没有告诉小蛮,庞统也不知道,莘岚所说的不是他们身份上的差异,而是时空上的不同,她莘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留在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离开,她不知道未来属于哪里,能够和庞统相恋是她一生的梦寐以求,可是她不敢爱的太深,而庞统洽洽不是那种会唯爱是从的人,两人相恋注定没有未来,况且,况且,庞统有清楚的说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么!

    莘岚知道庞统不会再来找她了,他们错过了,莘岚心痛的无以复加,可是她不后悔,她不会停下她的脚步,她该离开开封府,离开汴京,离开庞统了。

    再见了我的爱人,你是莘岚心中的美好,莘岚知足了。

    再见了我的朋友,你们陪伴莘岚的美好,莘岚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