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现代情感 > 情有独钟 > ☆、Part 6支线结局四
    秦优低头在他额上落下一个轻吻。

    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吻。

    一沾即离。

    “对不起,钟读。”她站起来,目光里不带一丝温度,“我之前的话是真的,我们结束了。”

    钟读茫然地看着她,“学……姐?”

    学姐……为什么……

    为什么,要离开我……?

    明明,明明我已经知道错了,为什么你还要毫不犹豫地离开……?

    为什么……还要,丢……弃我?

    他保持着那个趴着的姿势,一动不动,良久,才蓦地抬头。

    他咬着牙,神情阴郁,眼底透出一丝猩红,双手死死扣住地面,指缝里流出血也毫不在意,唇齿间挤出两个字。

    “学,姐!”

    ***********************************

    我什么也不在乎,不管是世界,还是时间,或者生命,只要能再得到你,能再把你留在我身边,无论我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心甘情愿。

    因为,我想得到你。

    想让你扯出来的笑容不再敷衍,想让你看着我的目光不再冰冷,想让你吐出来的话语不再冷漠,想让你的心里,永永远远,只有我。

    我那样爱着你。

    你却冷漠地对待我。

    亲爱的,请不要漠视我。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有多爱你。

    黑暗中,钟读微扯唇角,看着桌面上秦优的照片,目光痴迷。

    学姐,请不要走得太快,我很快,就会来到你身边。

    “可以动手了。”

    他冷声吩咐道。

    “是。”黑暗中有人恭敬地道。

    天凉了,学姐你,该换一件衣服了。

    ***********************************

    秦优看着疲惫得只是伏在桌面上几秒钟就睡着了的吴有晴,心疼地给她盖上一床薄毯。

    吴有晴虽然睡着了,但是眉头还是皱得紧紧的,唇微微抿起,眉宇间满是疲惫。

    秦优看了看她眼下淡淡的青影,叹了口气,对自己有些怨怼。

    近日来秦家和吴家的公司频频遭到打压,秦家生意被别的公司截去大半,流失不少客户,也有一些客户宁愿付违约金也要另找别家,股价下落不少。比起秦家,吴家遭遇更加凄惨,不仅被抢生意,客户流失,更是有公司高层人员携款潜逃,公司资金一时流转不开,还有商业间谍窃取机密文件,对手公司趁机落水下石,一时之间公司动荡不安,股价大幅度下跌。

    秦优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自小娇养,就连她任性地不曾接触过半分公司事务也不多怪怨。而吴家虽然也只有吴有晴一个女儿,但是吴有晴却是早早就已经开始打理公司事务,手握实权。

    若是她有能力……

    秦优抿了抿唇,目光黯然。

    这段日子为了应付公司事务稳住局势,秦爸爸秦妈妈忙得三天两头不见人,而吴有晴也是没什么时间来陪她,一天难得见一面,纵使见了也是说着话就睡着了,疲惫得让人心疼。

    秦优扯扯唇角,决定明天回去一趟。

    她坐在旁边看了会书,吴有晴忽然坐起来,睁大了眼睛,拍了拍她的肩:“小优,你这几天先待在学校,等处理好了你再回家。”

    “怎么了?难道这件事和我有关?”秦优有些奇怪。

    “不是,最近公司事情真的太多了,叔叔阿姨也很累,你回去他们还要分心照顾你。”吴有晴活动了一下身体,“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一个人好好待在学校里啊。”

    不知道为什么,秦优的心里突然有些担心,她不安的看看吴有晴,犹豫了一下,但是看到吴有晴眼里明显的血丝,她目光闪了闪,最后笑道:“那好吧,等你们忙完我再去打扰你们。你还有事就快去吧。”

    吴有晴嗯了一声,把脸凑到秦优面前。

    秦优好笑地瞪了她一眼,最后还是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吻。

    吴有晴摸摸被亲到的地方,笑了笑,“那我走了。”

    “嗯嗯。”秦优微笑着,看着吴有晴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她几乎忍不住想喊出声来。

    秦优及时压下快要冲出口的一声“晴晴”,喝了口水,别担心,没什么的,很正常的,只是和以前一样的一次分开而已。

    好好看书吧,不要去打扰晴晴。

    秦优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拿起书看了几页,又心神不宁地扔开了,想了想,她拿起手机给吴有晴发了条短信。

    【晴晴,上车没有?好好开车,不要左望右望啊(?ì _ í?)】

    几乎是发出去的马上,吴有晴就回了短信。

    【放心吧,你以为我是你啊(* ̄︶ ̄*)】

    秦优瘪瘪嘴,委屈地回信。

    【人家才不是这样的呢(???? ???)】

    这次等得久了一点,不过也只是相对的,也只过了半分多钟吴有晴就有了回应。

    不过不是短信,而是电话。

    “怎么我才刚走就给我发短信了?”吴有晴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些变音,不过并不影响秦优听出她声音里强打起来的精神。

    “怎么?不行吗?”秦优哼哼,“厌烦了啊?”

    “瞧您说的,”吴有晴慢悠悠地说,“出来混的,总是会烦的嘛。”

    秦优忍不住噗嗤笑出来,“行啊你,两天不见还有点幽默了啊。”

    “对付愁眉苦脸的大小姐,自然要有点幽默感了,不然怎么讨你欢心呢。”吴有晴声音里笑意满满,“好了,不和你说了,绿灯了。先挂了啊。”

    “唔,好吧,挂了啊。”秦优有些不舍地说道,随即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她摸摸还在狂跳不已的心房,微微放下了心。

    应该会没事的吧。

    秦优安慰自己似的点点头。

    会没事的。

    ***********************************

    一室黑暗中,有个人影站在窗边,冷漠地勾起了唇角。

    所有觊觎学姐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

    满目的血色里,吴有晴被压在那辆已看不出原状的车下,抬起头,满脸是血,几乎是撕心裂肺地朝她大吼:“小优,快走——”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场景。

    然后,在吴有晴悲戚的吼声里,有个人,从她身后,慢慢地、死死地,抱住了她,在她耳边缠绵悱恻地低语:“学姐……”

    “小优——”

    秦优蓦地睁开眼,满室寂静里只听得到她剧烈的心跳和喘息声。

    她怔然半晌,才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吐出一口浊气。

    天际渐渐明亮,秦优翻身下床,去洗了个澡。

    洗好澡出来时已经天光大亮,她换了衣服,一边关门一边给吴有晴打电话。

    吴有晴昨天下午离开后除了一开始的那通电话后来就再也没来过电话,连短信也没有。她本来是不怎么在意的,以前吴有晴太忙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可是昨天自从她离开后,她就一直心神不宁,昨夜的梦更是让她心惊胆战。

    尤其是最后她醒来前耳边听到的那个声音……

    秦优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皱了皱眉,心下一跳,挂掉电话,急急忙忙地下楼准备去一趟吴家。

    不过意外的是秦优刚刚上车就接到了秦妈妈的电话。

    “妈,什么事?”秦优问道。

    “小优,你现在在哪里?你马上回家一趟。”秦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慌乱,一点也没有平时的冷静。

    “我正准备去晴晴那里,怎么了?有急事?”秦优发动车,随口问道,“对了妈,你知道晴晴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打不通她电话。”

    秦妈妈沉默了一下,“你先别问这么多,快回来。”

    说完这句话,秦妈妈就挂了电话,干脆利落得让秦优诧异。

    秦优疑惑地开车回了家,一进门就被着急的秦妈妈拉住了。

    “小优,最近有点事发生,你在国内可能会有危险,爸爸妈妈决定送你去国外避避风头。”秦妈妈拿出一张飞机票,放到秦优手里,“这是一个小时后飞往法国的机票,你不是一直想去普罗旺斯吗?这次你好好玩一玩,等过了这阵子你再回来。”

    秦优还没弄清楚状况,秦妈妈又指了指放在客厅里的一个皮箱:“给你随便带了点东西,不够再到那边买,放了现金和信用卡在你箱子里了。”

    “等等,妈,怎么了?发生什么……”

    秦优一句话还没说完,秦妈妈就打断了她的话,几乎是恳求地看着她:“小优,你先走好不好?”

    秦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能让一直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妈妈着急惊慌成这样,一定会是大事。

    虽然她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秦妈妈是不会告诉她的。

    而吴有晴那里……

    秦优抿抿唇,“那我现在就走?”

    秦妈妈欣喜地开口:“恩,你现在走。小李!小李!你现在送小姐去机场!”

    然后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欣喜变成惊恐。

    “小优……快、快走!”她几乎是立刻就喊出声,拉着秦优往后门跑。

    不过只是一眨眼,几个黑衣人就站到她们面前堵住了去路。

    秦妈妈拉着秦优的手微微发抖。

    “伯母,你这是要带学姐去哪里啊?”

    门口有个声音慢悠悠地传来。

    秦优僵住了,回过头去看他。

    半个多月没见的钟读此时一身黑色运动服,就跟他第一次和秦优约会时穿得一样,脸上的笑容也和那时没什么不同,可是眼里的寒意却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秦优不由打了个寒颤:“钟、钟读……?”

    “是的,学姐,就是我哦。”钟读微笑着,“学姐等很久了吧,我来接学姐了。”

    秦优懵了,“你在说什么?”

    秦妈妈听了这话却是浑身打着颤,站到秦优面前挡住钟读看向秦优的目光,“钟少,你大人有大量,我知道小优不该随便和你分手,可是你放过她好不好?只要你放过她,我就会把她送得远远的,永远不让她出现在你的面前。”

    “永远不让她出现在我的面前?”钟读重复着最后一句话,笑容玩味,“伯母你搞错了吧,我啊,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学姐离开我呢。我最想要的,是学姐能时时刻刻待在我身边颤抖的声音里满是哀求呢。”

    “钟,钟少!求求你了,放过我家小优吧!”秦妈妈突然跪了下来,颤抖的声音里满是哀求,“她才二十一岁啊,她还只是个孩子而已啊!钟少,求求你了!”

    “妈你这是在做什么?”秦优震惊地去拉秦妈妈,却被秦妈妈挥开。

    秦优着急的紧紧抱住秦妈妈,冷冷地看向钟读,“你想要干什么?最近打压我家和吴家的是你对吧!”

    秦优不笨,生长在一个豪门之家,就算是父母再宠爱她,没点脑子怎么可能顺顺利利地长这么大。是以钟读一出现,加上秦妈妈的反应,秦优一下子就猜到了真相,联系到打不通电话的吴有晴,她又忍不住开口道:“晴晴是不是也出事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目光冷得像是一块冰。

    钟读静静地看着她,“是啊,学姐。是我干的。吴学姐的车祸也是我指使人去做的,她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秦优不知道该说什么,听到吴有晴出车祸有可能不会再醒过来的消息,心瞬间抽痛起来,“你到底想干嘛?!”

    “我不是说了吗,我啊,想要学姐以后能永远待在我身边呢。”钟读慢慢向秦优走来,“我不止让吴学姐出了车祸,还有还有我的岳父,他不愿意把学姐你交给我,所以现在他,在我那里好好地做客呢。”

    秦优身体微微地战栗起来。

    是久违的恐惧的感觉。

    “学姐你,想要怎么选择呢?”钟读蹲到秦优面前,拿出一叠照片递给秦优。

    秦优拿起一看,脸色立马变得煞白。照片上的人是秦爸爸,被关到了一间小到只能放下一张床并且只有一扇窗户的房间里,他虽然衣着整洁,但是神情恍惚,显然精神遭到了打击。

    “是选择跑到国外,不管父母朋友的死活,还是选择父母朋友,然后来到我的身边呢?”钟读指尖撩起秦优颊边一缕发,凑近了深嗅一口,含笑问道。

    “我要是和你走,你会放了我爸爸妈妈和吴家吗?”

    “当然可以。”钟读微笑着,“毕竟是我的岳父,我只是因为他不愿意把学姐你交给我所以才会生气的,学姐你要是愿意留在我身边,我怎么舍得这样对待我们的家人呢。”

    “你可以让晴晴醒过来吗?”秦优痛苦地闭上眼,攥紧了拳头。

    “可以。”钟读眸色转冷,“那么,你选谁?”

    “小优……”秦妈妈用力握住秦优的手,哽咽道,“不要,不要答应他……”

    秦优看着秦妈妈握住她的手,目光又移到妈妈满是泪水的脸上,怔然半晌,而后轻轻开口:“好,我跟你走。”

    钟读钟读迷醉地看着她,忽然勾起唇角,低下头狠狠吻住她的唇,辗转斯磨,待到秦优抗拒地推开他时,狠狠一口咬在秦优的唇角,看到一丝血迹渗出,他才大笑起来,一把抱起她往外走去。

    “小优——”

    秦妈妈痛苦地大喊,想追上来却只能被两个黑衣人拦在原地。

    秦优最后望了秦妈妈一眼,原本如水盈盈的杏眸已经黯淡无光,如一潭死水般再不起任何波澜。

    两行清泪,从她眼角滑落。

    ***********************************

    昏暗的房间里,男人翻身上床,床上本来安睡着的女人嘤咛一声,慢慢睁开眼睛,待看到身边的男人时,虽白皙却布满了仿佛凌虐一般青紫瘀痕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颤,目光里充满了恐惧。

    男人见状,低下头吻上她的唇,热烈缠绵。

    绵长的一个吻结束,女人已是气喘吁吁,身体不自觉地有了反应。

    男人爱怜地吻吻她的眼睛,然后翻身覆在她身上。

    学姐,我啊,心甘情愿,永远做你背后的男人哦。

    唯一的。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心甘情愿做你背后唯一的男人】达成2333

    那句“天凉了,学姐你,该换件衣服了”估计很难看懂吧?其实我想写“天凉了,让秦氏公司和吴氏公司破产吧”可是想想这样是不对的,于是改成了这样,“该换件衣服”就是“该换个提供衣服的人了”于是“你该到我怀里来了”,还有钟读你学姐粑粑没承认你你就叫人家岳父这样真的好么ヾ(???)?不说你学姐粑粑就连你学姐也没承认你啊2333

    其实本来想写得更带感一点,不过最近想开新坑,一直在构思情节【黑化吗?不黑化,我们不黑化!】然后结局就变成这样了【无奈】,不过最后一句话很有深意呢,泥萌发现没有啊?

    终于完结了,可喜可贺,新坑大概三月二十一号会开,目前还没确定写哪一个题材的,有三篇都想写啊,纠结~不过确定会是长篇了,欢迎到时候来品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