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古装迷情 > 一顷莲殇 > ☆、卷八
    章回十八

    的确是中毒。

    血越来越多呛进气管,他咳了一声,气息开始混重。

    众人惊讶地看着他眼神的变幻不定,以至一时都忘了任何动作。

    留音先是愣怔,渐渐地,凌厉的眼神却变得柔和,里面有了逼人垂泪的温柔。他释然地喃喃自语:“是你对吧……丹蝉?”

    奇怪,他怎么竟会忘了,当时她那样深刻的期望——无论如何也别让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心。那时的一幕还那样鲜明,明明那笑容还近在眼前,耳边也能听到她的低语,为什么自己却忘了?

    他爱她吗,怎么会不爱。可即便剐出心,剔下骨,他也绝不会说出来——想将这种感情忘记掉。

    怎奈,情之一字,又岂是剐心剔骨就可以抛开的?

    兴许,她从很早之前就想杀他了——怀着那副仁慈心肠,不忍累及无辜,何况累及天下人?只有杀了他,才能安心。剧毒混入酸梅汤中被他喝下腹,无引不会毒发,至于那引,或许就是透香而不易察觉的瑰耆草——如果他能一早放开仇恨离开,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一切都是作茧自缚。

    有明亮如花的笑容绽开,留音的眼神似乎看着很远的地方,沉静地让人生生落下泪来。视线渐渐模糊开了,终再看不清眼前的一切所恨所怨。

    忽然想到什么,他从衣襟里掏出那块精致挂坠。用力一捻,碎成细末,他看着苦笑:“龙角骨……为什么还要留给我这种东西?”

    既然下了毒,为什么还要把解药留下。

    “你终是不忍心杀我。”

    他似乎看到那个有着淡静笑容的影子,一颦一笑令人沉醉。“罢了,能死在你手里,未尝不是件好事……”

    随之慢慢跪倒下来,恰如失色残莲,开始透出冰冷的气息。

    “不行——”突然有人尖叫了一声,带着痛苦的哭音:“我不准你死!我不准你死!”

    茗文公主猛地曳起长裙奔了过来,却被御林军牢牢拦住,她的眼泪急急地涌出,甚至还来不急看清他!她不要他死!可是留音好像什么也听不见,血滴在衣襟上却绽成凄美绝艳的红花。

    他的手微微抬着,似乎在试图触摸什么,唇角犹自抿着笑。终于触摸到了,朦胧的红花一样的女子……那惟一却永恒的温暖,不冷了……

    遗世的花终于在那一夜颓败。外面大雨依旧滂沱,却是那年夏天的最后场雨。

    章回十九

    次日,皇帝架崩,举国吊哀。

    三月后,立新君,宴群臣。

    林花谢了春红,不知觉间已有早荷又立在叶间摇曳,仿佛那是一个极美的梦。照旧穿过那片长廊,来人却蓦地停住了脚步——那星星点点的红色!

    “那开的是……”不知觉就脱口而出。

    “回皇上,那是红花,不出几日便要大开了。”侍从谄笑而答。

    红花!红花……这红花竟同荷如此相衬啊,正如那个明眸善睐的女子、那个清雅出尘的男子一样,那样相衬……

    于是思绪回到去年那晚——

    “我不准你死!你醒来啊,听到了没有?”茗文哭得肝肠寸断。

    “来人!把公主带回寝宫!”他终于忍不住了,胸口就像积蕴了什么,时刻要爆发出来。不对,那不是愤怒,是别的什么情绪……

    他并未料到茗文会在那一夜发了疯。蓦自走出大殿,随侍的公公却跟了出来,公公问:“殿下,如今要如何,谋害皇上,是诛九族的大罪……”

    “九族!还哪来的九族?”他突然冷冷笑起来:“原来就是欠下的债,现在也还清了……”

    “那……皇上他……”

    “皇上病重。你如此告诉下去。”他转头紧盯着公公,看得那位公公心下一凉。“整个太医院都治不了,真可谓‘奇毒’了,看来也撑不过明日了吧……你要全天下人都耻笑是我把父皇推上死路的吗?我已然也被那两人设计了啊……”

    公公闻言小心看了他一眼,却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那种冷寂而惆怅的眼神。

    “那个优伶,殿下准备怎么处置?”公公小心地又问。

    听及此,他愣怔了一下,似乎就要有什么从心口涌出来。良久,沉沉叹了口气:“将他与她一并埋了吧。”

    那夜之后,雨季似乎走了,久雨的夜空终于开始露出星辰。

    ——眼见夏天又来了,这一日一日似乎只在弹指间便过去,这样的人生到尽头也很快吧。

    悠悠岁月很快磨平记忆,而那曾经明亮的光辉以及心底最深处的温暖,却不会遗忘。

    【完】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