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古装迷情 > 玉良人 > 第二回伤到他…… (18)
    个人情面子都不给,饿死活该。”

    “你怎么也抠门了许多?”

    “我得给咱们的娃娃攒嫁妆钱……”

    “呸,你怎么知道是个女孩儿?”

    “女孩儿好,先来个女孩儿,再生个猴崽子,大的管小的,刚刚好。”他伸手将她随意地捞进怀里,指给她看夜幕里的星子,“喏,本少爷夜观星象卜出来的。”

    他说得煞有其事,眼底投了淡淡笑意,她却觉得他的眼睛比星子更亮更好,忍不住伸手去摸一摸那浓密的睫毛,“韶华,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一直找不到你,可怎么办?”

    他被弄得有些痒,抓住她不安分的手,说:“我找你许多次都能找到,想来你不会那么不济……否则,就太不公平了。”当初他的眼睛坏了,受的重伤治了很久才好,他没有办法离开那个地方,或者说他也没想过要离开那里,因为总觉得她会来。

    只是他不知道会花那么久,好在,仍有足够长的时间。说到这个,有个问题他得问问清楚,“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我呢?”

    笑笑抬起下巴,狡黠地笑着:“对啊,为什么呢?我也瞎了吧……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这人多么讨人嫌啊,什么都不懂的富家少爷,成天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甩都甩不掉……好吧,现在想想,这就是你的温柔大度也说不定。”

    韶华听着愣了一下,旋即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真是无情啊,明明从一开始我就已经告诉过你了。”

    “当时谁会把你那种玩笑一样的话挂在心上?”

    “就是这可恶的‘不挂在心上’!”他一记敲在她头上,“你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愧疚之心?没心没肺地老赶我走,我还是相当伤心的。”

    她闷声笑着,一边用袖口抹眼睛,一边牵起了他的手:“对不起,因为我的自私,可能无意中伤害到了很多人也说不定……谢谢你一直陪我。”

    他把她的手拉下来,笑得眯成了月牙儿,“今个儿什么好运气,逮到个哭得丑不拉几的傻妞……好啦好啦,我就说我们会在一起的嘛,回去就风风光光地成个亲,然后在新婚当晚就瞒着全府上下离家出走,到少爷我早就准备好的世外桃源的小屋里过两人世界……”

    笑笑点点头,憋着泪目竟还打出了一个嗝,“呐,说好了,然后生两个麻烦小鬼,带他们回到府上,让他们像你一样再去祸害人间……”

    “这样的无赖小孩应该会很快乐吧……”

    “一定是这样了。”

    诚然,两个都不怎么守诺的人,这回倒是扎扎实实履行了一回诺言。

    几年后人们经过司城府,隔墙都能听见里头热闹得很,听说司城少爷原来没死,而是去外地寻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回来,这不连孩子都生了,难怪司城老爷的笑声得意得能把墙皮都震穿。

    外人捂着耳朵猜测墙里头的光景,墙里的丫鬟小厮们却是忙得足不点地,秋寻碧蝶两个丫头指手画脚地催促大伙儿摆席,府上要开赏春宴,可忙坏了她们俩。

    临时决定摆宴的主儿此刻却一身明衣撂着手,优哉游哉地坐在最碍事的地方翘脚看书。

    书还没翻过两页,走廊上窜出来一个移动的雪团子,定睛一瞅原来是个步履蹒跚的奶娃娃,拖着金丝盘领的锦衣屁颠颠儿跑过来。

    秋寻“哎哟”一声喊小祖宗慢点,那雪团子已经钻过了人群,蹦蹦哒哒扑进了明衣男子的怀里,一脸的鼻涕眼泪统统蹭在他身上,瓮声瓮气假哭道:“爹爹,爹爹……阿姐她坏,她不让我偷吃房里的酱肘子!”

    男子放下书将他拎起来,雪团子抽抽搭搭,玉白水嫩的小脸还沾着酱汁,继续全数朝他衣服上抹,嘴撅得像酒壶似的,“我不过偷偷儿啃了几口,还将肘子翻了个身,定不会被人发现。”秋寻在旁听得好笑,偷吃还这么理直气壮,也算是后生可畏。

    男子替他擦着脸,挑着眉头想,哦是了,今早某人的确在房里藏了只酱肘子……还没应声,一个酥软的声音就从背后冒了出来,对哭鼻子包说:“娘亲说你近来米糊糊吃多了,再吃腻的会积食,才将肘子藏好了不让你吃。”

    说话的小女娃只稍大一点,扎着两朵漂亮小辫,头发睫毛都是卷卷的,眼睛水晶葡萄也似,最最要命的是一脸可人俏丽的笑能甜进人心窝子里去。

    甜心窝的爹果真像是见了最嫩的水仙骨朵儿,急忙伸手表示自己有得是胸襟,快些过来给爹捏捏。这个宝贝千金果真最会哄人开心,爬到他身上就香上一口,乐得他能吃下三碗饭。

    左臂弯里一句:“阿姐你就是坏,你自己也想吃……”

    右臂弯回一句:“我、我才没有。”

    左:“你问我香不香。”

    右:“我只是随便问问……爹你看他!”

    左:“爹我没说谎……”

    右:“爹我没偷吃……”

    两张小脸委屈齐道:“爹……”

    “……”片刻之后,某爹卷起袖子,在一盘肉上细心捣鼓,“喏,这样将肘子切开分匀,一块块排好,瞧见没有,便是少了几块也看不出来了,等你们娘亲问起来,就告诉她是你们孝顺,懂得替她分肘子了,省却了剔骨头的麻烦……”

    看到两个小鬼恍然大悟的崇拜神情,男子得意洋洋地挥了挥手里的骨头,觉得这可真是个言传身教的好机会,恨不得倾囊相授,“记好了,吃别人东西就跟做人一样,讲究许多大道理,首先要明白自己为什么吃,其次想好怎么样才能有理有据的吃,最后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脸皮要厚些……”

    两颗小脑袋点头如筛糠,牢牢记在心底。忽觉头顶一暗,背后适时响起一个女子咬牙切齿的声音:“司城韶华,你这是安得什么心!”

    “啊……”

    “敢跑?”

    树下宴席已然摆好,盘香轻烟袅袅,碧蝶端着盘子凑过来有些奇怪:“屋里头在闹什么?”秋寻含笑摇头,自顾自看头顶落英缤纷而下,一派好景致里头夹杂着一顿吊打之声。

    当是时,待得海棠花枝满,十里春风十里香。

    【全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完结,再谢诸君,有缘千里,江湖再见。(*^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