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现代情感 > 我和他和她的故事 > ☆、三:一和一,谎言的另一面
    我这个概念,究竟是什么?如果我是个不被需要的人,是否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现在的我真的存在吗?不知道多少次站在屋顶,想要纵身一跃,却总是缺乏勇气。要是有人能推我一把就好了,我无奈的想到。学校的生活很无聊,当然比起家里还是要好上无数倍。尽管如此,还是偶尔会觉得窒息。这种时候,就只能出去散心,只有这样才能让心情稍微平复下来。

    就是这样的我,也会有人为我而哭。那一天,我看见了他眼里快要滚落的泪滴。有人会为我难过,有人还在在意我的存在,我好像重新活了过来一样,世界眨眼间就变成了彩色的。

    我也可以任性,也可以微笑,也可以试着去对别人温柔,不过最重要的是,我多了一个活着的理由,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留在他的身边。

    我从来都是叫他老师,而他从来只是叫我何依,但是在没有人的时候,他会紧紧地牵起我的手,还会为我做味道奇异的大杂烩做晚餐。他长的很普通,个头也不高,但是笑起来有种特别的魅力,没什么兴趣爱好,只是喜欢看那些艰深的文件。不过这样也没关系,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我都愿意长时间的呆在他的身边。他看起来非常寂寞,好像在故意在和什么东西保持距离,最开始我也能感觉到他内心有些抗拒,不过慢慢的,他也会因为我不在而着急。我一直看着他,从近距离,从远处,从各个角度。

    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我假装睡着了,能感觉他一直在身边看着我,后来他去阳台讲了很久的电话,之后一个人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第二天他给了我一把备用钥匙,说在外面晃荡太危险,如果不嫌弃的话,请来我这里。从那以后,我就时不时的过来霸占他的床铺,他也毫无怨言的去客厅忍受那个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沙发。偶尔我会开玩笑般的说喜欢他,他总是把脸转向其他的方向,不理会我。虽然这么近,但是我却没办法了解他的想法。他明明这么温柔,却不肯说出答案,或许是我还不够好吧。之后,我故意给他造成了不少困扰,他也完全没有生气,而是尽力维护着我。想起来,那真是幸福的一段日子,直到那一天。

    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喜,我故意拒绝了他的邀请,为他挑好了生日蛋糕和礼物后,我坐出租车去了他家。可是家里空无一人,我在玄关等了整整一个小时之后,忍不住跑出去找他。沿着他一直乘坐的公交线路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一个围了很多人的地方,那里还停了很多救护车还有消防车警车。我试图挤了进去,然后看见他们在往外面搬运着烧焦的什么东西。过了一会,有个眼熟的衣服出现在了眼前。我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就跑,一直跑到了公寓的门口,感觉自己快要断气了。我进了门,瘫倒在了客厅,然后终于哭了出来。我恨自己为什么没能跟他一起回来,这样就可以一起死在事故里了,至少不会一个人被留下来。

    终于冷静下来之后,我在午夜的街头漫无目的的走着,想着随便被车撞死也好,结果一直走到清晨也没有发生什么。到最后老师也什么都没跟我说,我连跟着他去死的理由都没有。突然脑子里面冒出一个念头,老师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没错,他一定还活着,就在这里活着,因为他会留在我身边的,想到这里我不禁微笑了起来。

    存在还不够,必须要有人能承认才行,在葬礼上,我看见了一个眼熟的男人。他叫做钟文,我不止一次听老师说起过他,他应该是老师的很好的朋友吧,所以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相信我的。没想到比预想中顺利很多,男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点,可能是在悲伤中人的判断力特别低吧。这样就好,我作为‘左云澄’活下去就好,死去的那个是何依,一定是这样的。

    一年后我顺利的考上了钟文所在的学校,想要留在他身边,是因为他能认知到‘左云澄’的存在。我一度天真的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奇迹也是有保质期的。毕业前夕,钟文终于发现了我话中的矛盾,他不停着质问着我,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不想道歉,因为如果一道歉的话,老师就会真的消失了。后来发生的事情,我记忆很模糊,大概是晕过去的原因。恍惚中,我觉得这一切大概都是自作自受,很想说抱歉,但是又说不出来。

    醒过来之后,是在医院,钟文就坐在我身边。我第一次仔细的看着他,和老师应该是差不多的年纪,不过看起来要年轻很多,明明快40了却还是像是三十左右的样子。如果老师还活着的话,会不会是什么样呢。钟文变得很温柔,他没有过多的责怪我,看起来很担心的样子,还说我就像他的孩子一样。我印象中的父亲,可完全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是他的孩子的话,说不定会很幸福吧。钟文总给人一种不确定的感觉,虽然看起来很阳光又圆滑,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打个比方,就是看起来游刃有余,可是心里面很慌乱的类型。和老师刚好相反,看起来手忙脚乱的,内心却很安定。

    那之后,我没有参加他的面试,而是准备先毕业,然后第二年再考其他地方的研究生。计划是这样,但是丝毫没有实施的热情。不能扮演老师,做自己的话,活下去的动力似乎都少了大半。在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多出了两个不属于我的东西,具体来说是两把备用钥匙,一个是老师公寓的,一个则是钟文的。我小心的把第一把钥匙收到行李箱的最底层,然后拿着第二把钥匙发起呆来。按理说是应该还回去吧,但是总觉得没办法去面对那个人。我凝视着手上的反射着微光的金属,这毕竟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果然还是还回去吧。说起来为什么会觉得第一把钥匙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呢,我觉得自己还真是矛盾。

    在离校的最后一天,我拿着备用钥匙敲开了钟文的门。

    他看见我显得很惊讶,我看见他在客厅似乎有客人,于是把钥匙递给他就准备离开。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臂,然后把我拉了进去,一边说道:“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儿吧。”

    可是明明还有其他客人在,我有点迷惑,但是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钟文,这是?”沙发上坐着一个年长的女性,她看起来很成熟又很有气质的感觉,大概是他的女朋友吧,我这么猜想着。

    “是我一个学生。”钟文有些局促地说着,他似乎也没想清楚他自己想要做什么。

    “您好,我叫何依。”我向她问好。

    女人手颤抖了一下,没抓稳手上的茶杯,水直接泼到了地板上。

    “抱歉。”她好像被自己吓了一跳,连忙拿起纸巾擦拭起了地上的水迹。

    “没关系的,我再去给你倒一杯吧。”钟文说完,拿起桌上的杯子,走去了厨房。

    “真的不好意思。那个,我叫吴欣,很高兴见到你。”女人暧昧的笑着说,“不介意的话,请坐下吧。”

    我按照她说的坐了下来。

    “你是钟文的研究生?”她有些迟疑的问道。

    “不,我是本科生,今年就毕业了。”

    “是吗,果然看起来很年轻呢。有继续深造的打算吗?”

    “恩,明年准备考研。”

    她点了点头,两人突然沉默起来。

    “刚才,稍微有点失态呢。”她打破了沉默,“你跟我一个朋友的女友的名字很像。”

    “那可真是巧啊。”我胡乱的应付着说道。

    “不过他已经去世很久了。”她的表情有些难过,“啊,不该跟你说这些吧。”

    听到去世这个词,我突然觉得心里一紧。

    “也是钟老师的朋友吗?”

    “啊,是呢,他们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了。”她突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钟文拿着杯子回来了,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啊,说起来,为什么不就在钟老师那里读研呢?”

    我突然站了起来,说道:“那个,我还有点事情,今天先回去了。”然后就往门口走去。

    “何依?”钟文在身后叫着我的名字。

    不对,现在想听见的不是这个声音,我急急地走着,突然感觉到有谁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也要回去,我们一起走吧。”是吴欣,她温柔的对我笑着。

    “诶?”钟文不明所以的站在那里。

    出了门之后,吴欣放开我的手,然后说道:“抱歉,吓你一跳了吧。”

    我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向前走着,她什么都没说就跟了上来。

    “我还真没想到,能见到传说中小左喜欢的女孩子呢。”她不经意的说着。

    我突然停住,然后瞪着眼前的女人。

    “不要那么凶的看着我啊。”她无奈的说道,“说起来,我才是男朋友被抢的受害者呢。”

    “不知道,老师没说过这种事情。”我咬着牙说着。

    “看来我真是存在感稀薄呢。”

    “老师跟你,说过什么吗?为什么你会知道....”我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他跟我说有喜欢的人了所以要分手。”

    “喜欢?”

    “啊,对了,他还没告诉过你吧。”她突然反应了过来,“啊,真糟糕。我把这个忘了。”

    “请说清楚。”这次换我抓住她的手臂了。

    “小左真是傻呢,被你这种人轻易骗到手了。”她没有正面回答,“明明对我都没说过什么特别的话,一提到你就说着喜欢啊,爱啊什么的。明明不是那种性格。”

    “才不是那样。”我低下头,感觉有什么要夺眶而出了。

    “你认识他多久,你怎么可能会了解?明明只是个长不大小女孩。”她突然怒视着我,“就因为这样就可以装无辜,把他抢走吗?”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他先靠近的,回过神来,已经没办法离开他了。”我用一只手捂着眼睛,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还是悲伤,泪水不断顺着指缝流下来。

    “抱歉,”女人的声音突然软了下来,她轻轻地抱住了我,“对不起啊。我知道的,是他主动的,我只是,有点嫉妒你而已。”

    嫉妒,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嫉妒像我这样连存在都很模糊的人吗?女人的怀抱很温暖,老师一定也有这种感觉吧。

    “他说你是个非常可爱的女生,牵着你的手的时候必须用力握住,不然好像会弄丢一样。说你有时候任性的过分,但是又很粘人,你不在的时候,他就寂寞的想要死掉一样。”女人松开了我,她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他很残忍吧,就是不肯说谎呢。”

    “对不起。”

    “他也总是怎么说。”吴欣眼睛也红了起来,“虽然,明明就没有反省的意思。”

    “对不起。”我只能机械的重复着。

    “不过看见你,我就明白了。”她努力的笑了一下,“你和他真的很像,也怪不得他会被吸引。”

    “不知道,我不明白那种事情。”

    “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她拿出手绢,细心地帮我擦着眼泪,“时间还多得很呢,你还年轻。”

    “喂!你们在做什么啊。”是钟文的声音,看来他最终还是下决心追了上来。

    “没什么,不过我好像把她弄哭了。”吴欣不好意思的说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喂。”钟文看着吴欣的背影,感觉到更疑惑了,“先回去吧。”

    我没有拒绝就跟着他回到了公寓。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捧着热茶想要递给我。

    我摇了摇头,沉默的盯着地上的一点。

    “她跟你说什么了?”他换了个更具体的问题。

    我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她说老师喜欢我。”

    “老师?左云澄?”

    “恩。”我低下头,“明明一直都没告诉过我。”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他已经不在了啊。”钟文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天是他生日。”我恍惚的说,“他问我要不要跟他回去....如果跟他走就好了,至少可以死在一起...”

    “你胡说些什么啊。”钟文生气的说,“还有左云澄究竟有没有常识啊,把高中女生带回家是想干嘛。”

    “老师,什么都不会做的。”我闭上眼睛,“我一点都不知道他是在忍耐。”

    “你那时才16岁啊,忍耐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而且对比自己小二十岁的人出手,也太.....”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我紧紧抓住钟文的衣领问道。

    钟文被吓的不由自主地往后倒去,然后我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

    “喂,你没事吧。”明明摔倒的是他,可是他还在问对方有没有事,这个男人真是礼貌的过分了。我用手指抚摸他有些消瘦的脸颊,老师的触感也是这样的吗?被茶水湿润的嘴唇有种特别红润的感觉,老师的嘴唇是怎么样的,不行,想不起来,不,是不知道才对,不过肯定是一样的吧,和这个男人。

    我俯下身重重的吻了他,钟文看起来很慌乱,他想把我推开却又不敢用太大力气。

    “喂,你冷静一点,我是钟文啊。”

    “谁都一样吧。”对于何依这个存在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你会后悔的。”

    “到时候再说吧。”我舔着他嘴唇内部柔软的东西,轻声说道。

    “等等,你要干..什么?”钟文好看的脸有点扭曲了起来。

    “反抗的话,我就去死。”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如果不反抗的话,你能活下去吗?”

    我没有回答他。

    钟文的侧卧在地板上,大概是累了吧,在那边微微的喘着气。他的背部皮肤很白净,而且有种好看的光泽。我摇晃的站了起来,把扔在周围的衣服慢慢捡起来。但是身上有些奇怪的痛感,所以速度异常的慢,不过总算穿好了,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已经快要天黑了吧。我走到门边,突然被叫住了。

    “你要去哪里?”钟文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回头看了他一样,开玩笑般的说道:“去看海。”

    “等一下,我陪你一起去。”

    “没这个必要吧?”

    “这附近没有海吧,我开车带你去,稍等一下。”钟文也摇摇晃晃的开始穿衣服。

    我看着他有些滑稽的把衣服穿好,一边透过窗帘看着外面,似乎要下雨了。

    “那个,不用去洗个澡吗?”钟文犹豫地问道。

    “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吧,而且,我也不介意,走吧。”我催促道。

    上车之后,我就一直沉默了起来,说起来,第一次坐他的车是五年前的葬礼上面。对他说着编造的胡话,这个人竟然轻易地相信了,究竟是有多没常识啊。

    坐在车上看着前面漆黑的路,仿佛要延伸到地狱一样。我闭上了眼睛,在车上似乎很容易睡着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盖了一件外套。

    “醒了吗?”钟文似乎留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快到了吗?”我看着窗外问道。

    “恩,大概还要十几分钟吧。”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个,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什么?”

    “为什么想去海边?”

    “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从来没去过吧。”

    “是吗。不过晚上去太可惜了,看不见什么的。”

    “无所谓。”

    “你讨厌我吗?”

    既不讨厌,也谈不上喜欢,我皱着眉头说道:“不知道,大概不讨厌吧。”

    “可是我喜欢你。”

    “诶?”我惊讶的转头看着他。

    “但是一直都很犹豫,因为我大你那么多,所以很难说出口。”

    “什么时候开始的?”

    “知道你不是左云澄的那时候吧,不,不对,其实早就开始了。”他无奈的笑了笑,“最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啊,因为知道你的精神是左云澄,还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同性恋。”

    “还有这种事啊。”第一次听他说起自己的事情。

    “那之后,我真的很后悔,与其拆穿,不如就这样一直被骗好了,也总比你离开要好。”他小声的咳了一声,“可是今天又再见到了你,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很难放手。”

    “抱歉,刚才不该强迫你的。”没想到这个男人一直是这样的心情,我觉得自己还真是迟钝。

    “不要那么说,真的,不要那么说。”男人突然停住了车。

    “怎么了吗?”

    “到了。”

    我把外套换给了他,虽然他说不要可是还是硬塞在了他手里,总觉得他似乎要感冒的样子。

    看了下手表,大概是2点多,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快开了十个小时?我感叹自己睡得真死。

    “你在这等我吧,睡一下也可以。”

    “好的。”他疲惫的点了点头。

    我下了车,一个人走下了沙滩。晚上的海边真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听见海浪声和风声。开始以为要下雨了,可是还是没下下来,空气中有点闷闷的感觉。那种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于是我头也不回地向海里走去。鞋子被打湿了,干脆的把它们脱掉,扔在了沙滩上。过了一会儿,裙子也沾上了水,不过我还是继续往深处走着。慢慢的海水没过了腰部,下半身开始往上面散发出寒冷的信息,身体微微的有些颤抖。明明快要到夏天了,却能感受到刺骨的冰冷。突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过了一会,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拖回了沙滩。

    回头看见的是气喘吁吁的钟文。

    “你在干什么啊?”他怒吼道。我还从没见过他认真的生气的样子,即使是在拆穿我的那一刻,也没有现在这么可怕。

    “....想要去海里。”

    “去海里是什么意思?”

    “老师的骨灰,在海里.....”

    “你是笨蛋吗?你去了也找不到他的。”

    “他就在那里啊。”我固执的说道。

    “你不是刚刚答应过我,要活下去的吗?”他摇着我的肩膀问道,“为什么只是稍微一下没注意,你就要去死啊。”

    “我可不记得有答应过这种事情。”这句话,似乎似曾相识。啊,想起来了,五年前,老师对电话另一头的人就是这么说的。我突然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吗?”

    “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我笑的连话都说不连贯了,“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哈?”钟文一脸迷惑。

    “老师看起来对谁也不在乎,可是一直拿你没办法呢,我看见过好多次,他把什么文件扔到垃圾桶里,过一阵子又捡回来。”

    “啊,我寄给他的那些吧。”

    “是啊,边读还边说真是啰嗦什么的,结果最后还是会读完。”

    “是这样子吗?”

    “有时候我会拿起来看,然后不懂的地方,他就会解释给我听。”

    “怪不得,你会知道的...”他恍然大悟地说。

    “我真没想到你会相信的,当时只是脑子一时发热才会那么说的。不过,你相信了之后我真的很开心,不然大概那个时候就已经去自杀了吧。”

    “为什么总是想着去死啊。”

    “因为我是不被需要的人,唯一在乎我的人就只有老师了,是老师救了我,把我从深渊里面拉起来。”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嘴里好像有隐约的咸味,“所以我就决定了,要一直留在他身边。可是他没有等我,就那样轻易地死掉了呢。最重要的事情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那样消失了。”想哭却哭不出来,总觉得太讽刺,好像连海浪都在嘲笑着。

    “我想他一定也很后悔,现在一定在哪里生着闷气吧。”钟文说道。

    “是吗?”想着老师闷着头的别扭样子,突然觉得很有趣,我忍不住笑了。

    两个人在沙滩上躺了下来,不过钟文的手并没有放开,总觉得之前也被谁这么紧紧地牵过。

    “从现在开始,留在我身边吧。”钟文平静的说道。

    “我可是会很让人头疼的。”

    “那个我已经知道了。”

    “不过,我还是会去其他学校的。”

    “这样也好,一个学校会被人说闲话的吧。”

    “突然有点冷呢。”

    “回车里吧。”钟文把我拉了起来。

    回到车里,刚把车打着,然后雨点毫无预兆降了下来。

    “今年的雨似乎特别多啊。”

    “我觉得挺好的,很喜欢下雨的感觉。”

    “那就算是好事吧,不要感冒了就好。”说完他就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

    真是个笨拙的男人,我默默地想到,不过在这场绵延不断的雨里,能占据他身边的位置,就已经足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