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现代情感 > 尘影 > ☆、第 6 章
    生活按照各自的轨道往前走着,小雪认为自己是个不爱干净的妈妈,对孩子顽皮不紧不加约束而且还有点放纵,她是个懒妈妈。女儿超乎寻常的顽皮,爬墙上树、爬窗台、在地上滚爬整天把自己弄得像只灰老鼠,每次去公园从不走台阶而是从台阶旁的斜坡网上来回攀爬俨然已成她的习惯;三岁时表姐给了她俩小自行车没有防护,她特别喜欢每天往公园里去练习,刚开始我在后面扶着怕她摔倒慢慢地她不让我扶自己骑,看着她摔倒又起来,起来又摔倒,仍顽强的练习满头大汗,感觉真的很心疼!我就在旁边一直看着偶尔也鼓励一下她,没过几天就能熟练的骑车上在空地上一圈圈的兜着风自己很是自豪,不得不佩服这个小人的毅力骑着和大人一样的自行车,就是小型的像只小猴子似的让人感觉即滑稽又可爱。然而几天后的一件事却让小雪后悔又担心,在去公园的路上女儿非要自己骑着,小雪觉着她已经练得很熟练了也没强行阻挠,就在后面紧跟着结果在拐弯时由于骑的太快猛地撇倒,这次可能真的摔疼了很少哭得女儿大声哭了起来,小雪赶紧抱起女儿问:“摔着哪儿了?”女儿哭着说:“屁股疼!”雪看了看真的有一点点出血这下她感到担心和恐慌,也自责怪自己没看好女儿,赶紧带女儿去了医院,幸亏大夫看过后说没事,不然小雪真的会担心对女儿今后会有什么影响!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忙碌而充实,小雪似乎把外面的世界遗忘了朋友也都渐渐疏远了,连在一起聚聚吃顿饭都很难聚起来,雨洁和苗娜更是不见人影。转眼女儿上小学一年级了从女儿身上始终看不到女孩那种文静雅致,依然像个假小子“劣性”不改,小雪承担着养育女儿的多半,伟君也整天忙忙碌碌。生活就这样周而复始的进行着,慢慢地小雪发现伟军的话越来越少,他们之间似乎有一个无形的屏障,伟军开始注意锻炼身体了天天锻炼无论刮风下雨,本来臃肿的身材瘦下了近二三十斤人也显得精神结实了许多。

    小 雪下班接着孩子顺路买上菜,回到家在厨房忙活着,伟军下班回来就能吃上热热的饭菜,窗外飘着雪花洋洋洒洒,菜炖在锅里冒着热气,窗外飞舞的雪花像雪的思绪一样漫天而来飘落着!小雪感觉伟军这段时间经常上网至深夜,对孩子也不如以前关心,手机铃声换上了网络歌曲《网络情缘》“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网上我们没有一句承诺、、、、”且每隔两三个月一有休假就找各种借口外出往某市住一夜,他们之间除了孩子似乎找不到任何话题。

    一次伟军新交的一位朋友早上五点多敲门,说钱包昨天晚上掉饭店里了想让他帮忙找找,给他打电话关机才来家里找他,雪说:“伟军没在家,昨天晚上去某市他同学家了他从来不关机的他两个手机号,我给你打打试试!”小雪拿起手机但移动全时通提示关机另一个号也提示关机。“真的关机了等他回来我告诉他吧!”朋友走后小雪蜷缩在沙发上联想到伟军这段时间的表现,每次外出都把他经常上的QQ号从列表中删除、拼命减肥、换发型、买衣服、有一次雪在家睡觉,伟军到家后以为家里没人,从来五音不全不喜唱歌的他竟非常动情的唱起了歌:“点击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快乐,接受吧,接受吧爱的花朵、、、、轻轻地告诉你我是真的爱过、、、、、、”小雪意识到伟军已经出轨了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这种想法一旦得到证实心便沉到谷底大脑一片空白,一切都是那么的灰暗,小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以前身边的朋友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且还不少,但小雪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当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体会到那种无奈、悲愤、心痛的感觉! 小雪知道自己不是那种聪明的、心胸宽阔的、不动声色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既而把自己打扮得更加漂亮,把老公照顾的更加周到,然后等老公回心转意的女人。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一个只想过平静生活的俗女人,曾经的那种清高、高傲已荡然无存,以前姐姐或者同事有时聚在一起听她们除了聊孩子、老公、婆婆、买什么菜做什么饭,对这些小雪觉得很是不屑,甚至有时候反感,感觉她们很俗整天没别的事情迷失了自己整天围着别人转,成了孩子婚姻的奴隶。然而自己呢?想到这里小雪一会想哭一会想笑一会又恨了起来!小雪期盼这不是真的只是她的胡思乱想她的猜疑,一切都等伟军回来当面问清楚再说,但小雪忘记了女人的感觉有时候是很准确的。

    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如果自己的猜测一切都是真的那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学聪明女人那样,想想这些她都不会也做不到,只是感觉自己的心在慢慢封闭。也让她得以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这近十年的婚姻生活,也借以反省一下自己。从几乎一无所有带有外债到现在凑活着有车有房,小雪觉得她对得起婚姻至少她努力生活了,刚结婚时为了生活的更好工作之余还贩卖点百货摆过地摊,虽然没挣多少钱至少她想尽办法让他们的生活过得更好,在这方面伟军也是很努力的。

    下午伟军回来了,小雪停下手中的活看着他,伟军却没有看她,而是径直走进卧室放下东西然后到洗手间洗澡,小雪想等他洗完澡和他好好聊聊,自己确实有许多不对的地方。伟军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看着中央五台的体育频道,小雪走过去坐在伟军的身上伸开双手想揽着伟军的脖子,刚想把头靠在伟军的肩上,伟军突然推开小雪爆怒:“走开,一边去!”随手扶了扶眼镜,原来小雪的头把他的眼镜碰了,小雪猛地一愣心随即凉到了冰点。“伟军,我想给你聊聊!”

    “你说吧我听”

    “我知道我确实有很多缺点,你可以告诉我最不喜欢我什么地方吗?”

    “睡觉去吧。”

    “伟军我不想你欺骗我,你是不是有网友了?你上某市不是住在你同学家而是去网友那里?”

    “无聊”

    “伟军你知道我的性格的我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如果你有咱好合好散,咱都不是三岁的孩子!”

    “该干嘛干吗去,怎么这么无聊,谁有谁是儿子!”

    “你整天上网上到半夜,上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有没有留言,隔段时间定期找各种借口上某市,你同学都有家庭有工作谁这么有时间陪你玩?孩子的事你也不管不问是我一个人的孩子吗?”

    “真是个变态!”

    “你才是变态,自己在外面找情人却不敢承认!”

    “有证据吗?有证据吗?你自己有吧?自己是什么人还不好说呢这样想别人!”

    “你这个王八蛋!你”听到这些小雪瞬间失去了理智想到这些年的付出,想到自己的那种拒男人于千里的心态,不管别人怎样看她或评价她,不管别的女人是怎样的生活方式,不管周围的环境是怎样的,她自己太清楚自己了,骨子里的那种传统心里的症结让她始终生活在自己所圈起的城墙里,不论高强外的风景如何她都不为之所动。现在伟军却这样说她,让她接受不了觉得很是伤心。 伟军摔门而去,本来想好好聊聊现在却变成了争吵,也是,如果说真的有外遇的话在外人看来有外遇的应该是小雪,在别人眼里伟军是个非常老实本分、内向、个子稍矮张相不出众的人,相比较伟军小雪就显得算有几分姿色,在身高上也很有优势,但事实上一旦结婚过起日子来这些都是无足轻重的。

    争吵芥蒂一旦有了开始便会生根发芽,伟军是个心里很能装事的人不轻易多说一句话,小雪每次想好好聊聊的时候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伟军只会做一个听客不发表任何意见,不想听时会觉得小雪很烦,慢慢地小雪也失去了信心。小雪想到了小时候养的一只猫,写作业时它总是跳到她的腿上很舒服的卧在上面,放下它又蹦上来如此反复,最后小雪失去了耐心赶下它后猛地踢了它一脚,以后的日子猫儿再也没有来寻找它认为惬意温暖的腿弯。

    没找情人没有外遇为什么还继续泡在网上?为什么感觉之间越来越远为什么干什么事情都鬼鬼祟祟?为什么某市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却还是要在那里住宿?歇斯底里的争吵、冷战、心里的距离越来越大,这种生活还有意思吗?小雪给拿起手机:“伟军,我们离婚吧”

    伟军回到:“如果我们在一起你不快乐,有比我更适合你的我们可以离婚,但有一点,任何时候离婚都不要把我和男女关系扯上,现在不会永远都不会!”

    “我们这样再过下去还有意义吗?哪个女人没事干整天没事吵架,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多疑我神经质吗?”伟军没有再回短信很晚才回来浑身都是酒味:“张小雪你这样还有完没完?”

    “我有完没完,我不想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人欺骗,更不想活的没有尊严,让别人在背后可怜我!”

    “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谁有谁一家不得好死!”

    “那好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多疑,是我胡思乱想,是我没事闲的,是我确实心理上有病,我需要你给我一个答案,告诉我看着我的眼睛给我答案!”小雪瞪起眼睛看着伟军

    “行了行了睡觉去吧我累了,你看上了一天的班了!”女儿那一双小眼睛在不安的惊恐的注视着,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即使再怎么避着,她都能嗅到空气中不安的气氛!

    伟军再上网时小雪有时会不由自主的偷瞄上两眼,尽管伟军一看到小雪走进就急忙将聊天界面最小化,但百密一疏在伟军忘记删除时小雪还是看到了他的QQ号码和名字,也许他认为小雪对电脑知之甚少,或是他认为自己对电脑很精通吧,小雪很少上网在这之前也很不喜欢聊天,在她认为泡在网上干一些没意义的事像是在浪费生命一样。小雪试着申请了个QQ号在查找里输上伟军经常上的那个神秘号,点击后一行字映入小雪的眼帘:爱,是一种感觉,当它来了没有原因也没有东西可以阻碍爱,是一种经历,即使破碎也觉得美丽小雪感到呼吸紧张脸上发热,空间是加密的试了很多方法终于进去了,设计的很精美音乐也很哀伤满满的都是另一个女人的照片和对另一个女人思念和爱的文字!这一刻空气是凝固的伟军的形象在小雪的眼里模糊起来,他不惜诋毁自己和家人来诅咒发誓却又在网上抒发着对网友的思念,回味着他们的美好,他是在演戏吗?挂在墙上两个人幸福甜蜜的结婚照片现在显得是多么的好笑,那种甜蜜的笑多么的具有讽刺意味!曾看到过一篇短文:有时候有些事情不要看的太清楚,要糊涂,生活中更要难得糊涂,什么事都想弄清楚弄明白最终受到伤害的是自己,结果就是缘分浅了尽了!要真正做到这点做到恰到好处是件多么不易的事,就像看到那些年纪轻轻大好年华就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一样,触动心灵感慨痛惜一番,唉,真是所有的一切和生命比较都显得那么无足轻重无关紧要,能活着真好!阳光那么灿烂,花朵那么美丽,孩子的笑脸多么美好!一分一秒都不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事上,下一秒却又跌落凡尘。

    小雪感觉头痛得厉害,抓扯着自己的头发,一定要离婚不能像个傻子一样让他骗,眼里坚决不容沙子 !真正下定决心时内心原来却是如此的煎熬痛苦,小雪不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无法体会和想象会给孩子带来什么样的伤害;父母年迈不想他们为她担忧;到了这个年龄也知道自己已没什么资本去折腾。但是小雪想:她不能没有尊严更不能容忍别人践踏她的尊严.小雪拿起笔财产对小雪来说并不算什么,平民百姓并非豪门需要分割财产,她最为担心的是女儿,一直以来女儿都是小雪在带,想到这些小雪失声痛哭起来她觉得很对不起女儿,不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让女儿今后过一种不完整的生活!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小雪给伟军打电话让他下班后早点回家,伟军那边似乎也感觉到了小雪的异样。伟军轻轻的打开门手里提着菜径直走进厨房忙活起来,“伟军别做了,我有事要给你说。”

    “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呗,今天我做,你什么都不用管!”

    “别做了你出来!”小雪显然已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

    “这是我写的离婚协议你看看如果没什么异议就签字吧”

    “你看你又来了,咱好好过不行吗?”

    “李伟军我不好好过吗?你自己什么事自己最清楚,别再演戏了好吗?你这样让我很看不起你!你连自己的一段感情都不敢承认,为了让我相信你甚至诋毁自己的亲人,我真的很看不起你!要是换做我,我会敢做敢当!”

    “没做,做了有什么不敢当?”

    “李伟军你让我感到你很虚伪,你让我恶心!”

    “张小雪从结婚到现在问问你自己,你对我好过一天吗?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这样对待我?是我性格也有不好的地方我知道我承认,可是我没骗你什么!”伟军也激动起来,看起来似乎很委屈哀伤。

    “是,你没骗我什么,可是你真诚过吗?从结婚到现在干什么事都遮遮掩掩,你给我的感觉就是隐私太多,做人太不坦诚即使在家里,夫妻两人你觉得有必要这样吗?这样好吗?两口子有必要那么多的隐私吗?”小雪心里想其实这就是一种欺骗,她真的感觉伟军隐私太多了,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受骗的感觉。

    “从结婚开始你心里就不甘,我做什么都是错的!”伟军流着泪说

    “伟军,别再纠缠不清了,我不怨你,我们彼此之间也太没有共同语言。”

    “什么是共同语言?说起我们家你除了贬低,在你眼里有好吗?我有好吗?对你好有用吗?”

    “对你不好为什么不早说?这就是你出轨的理由找情人的借口?这么多年我付出这么多又为了什么?你管过孩子吗?我在家做饭洗衣服带孩子你却去会情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随便你,我是不会离婚的!”说完伟军摔门而去,小雪感觉愤怒、绝望、无奈!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