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男频小说 > 我在神农架有片地 > 第九章 老祖宗的藏宝
    经过这件事后,周帆心中更加敬重刘晓武和王萍夫妇二人,这样的恩情与关怀,也只有去世的父母能与之媲美了!

    在刘晓武家吃过晚饭后,周帆并没有留宿,因为老宅还有很多事要做。

    刘晓武和王萍也都理解,不过临走前,王萍让周帆把那两只她路上捡的小奶狗带回去,周帆正愁老宅子空空荡荡,没人陪他,有两只小奶狗也不错,周帆欣然答应……

    回到老宅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此刻的老宅,就像蹲伏在黑暗中的巨兽,恐怖而阴森。

    周帆看着老宅,摇了摇头,打开院门,把摩托车停进门房。

    摩托车前轮上,篮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已嚎叫起来,初来乍到的两个小家伙,显然很不适应这个环境。

    周帆抱着两个小家伙,来到卧室将它们放下,两个小家伙的小短腿刚接触地面,就马上歪歪斜斜地跑向墙角。

    它们依偎趴着,身体不住的颤抖,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显然它们很害怕这个陌生的环境!

    放下两个小家伙后,周帆走向厨房,他准备烧点热水,给两个小家伙洗个澡,再拿点牛奶,让他们晚上饿了,有东西可以吃。

    ……

    当周帆来到卧室时,两只小奶狗已经不在墙角。

    周帆记得他去厨房时,房门被他关上了,这就说明两只小奶狗,肯定还在卧室里……

    周帆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在房间里寻找起来,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两个小家伙。

    周帆敲了敲,放在地上装着热牛奶的碗,看着两个小家伙在床底还是不敢出来,周帆诱惑道:

    “我跟你们说啊,再不出来我就把碗拿出去,让你们晚上没东西吃!”

    说完周帆又敲了敲碗,不知是听懂了周帆的话,还是牛奶的香味,吸引了两个小家伙,两只小奶狗慢慢悠悠的爬了出来。

    看着两只小家伙爬出来了,周帆准备关掉手机闪光灯,眼睛却无意间,看到了靠墙的床脚下面,有块地砖凹陷了下去。

    周帆心道,看来明天还得把床拖出来,把墙角的那块地砖平整一下,不然他怕哪天睡在床上,半夜里床歪了,那就搞笑了……

    看着两个小家伙,小心翼翼的闻着碗里的牛奶,舌头试探性的舔舐着,2双小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周帆。

    周帆会心一笑,走上前去蹲着身子,仔细的打量起两个小家伙。

    这两只小奶狗的品种,应该是中华田园犬,两只小狗毛色长得差不多一模一样,都是一身金黄色的毛发,而且还都是公的。

    这就让周帆准备给这两个小家伙取名字的时候,很为难……

    周帆仔细观察后发现,有一只小奶狗的后小腿毛发和另一只小奶狗不一样,多了一圈白毛。

    周帆微微一笑,抱起那只后腿带着白毛的小奶狗,对着它笑着小声道:“我不知道你们谁大谁小,我看你老是欺负它,就叫你“大王”好不好,它就叫“小王”你要是答应就“汪”一声,好不好!”

    周帆也不管两个小家伙听不听得懂,在这个空旷的宅子里,他想对着这两只可爱的小动物说说话……

    被周帆抱在手里的小奶狗,不知是害怕它眼前的庞然大物,还是听懂了周帆的话,叫了起来!

    不过小家伙发出的是奶声奶气的嗷呜声。周帆摇了摇小家伙道:“我就当你答应了,走,带你洗澡去……”

    ………………

    第二天周帆被大王小王奶声奶气的嗷呜声叫醒,他躺着床上,看着正在嗷呜的大王小王满脸笑容。

    虽然昨晚两只小家伙很吵闹,但也让这个诺大的老宅子,少了一丝阴森,让周帆晚上,不再那么感到孤独!

    周帆带着大王小王吃完早餐后,开始了清理老宅的工程,按照周帆的估计,没个三五天这个老宅子,周帆打扫不出来!

    老宅子太大,工程量实在太多,不过有了大王小王的陪伴,周帆打扫起来,也不那么无聊了。

    周帆今天准备先把自己要活动的区域整理出来,他搬出中堂和卧室的家具开始仔细的清理起来。

    看着昨天在卧室地上,无意间发现的凹陷处,周帆拿着个工具,准备把地砖平整一下。

    当周帆翻开地砖,准备平整地面的时候,发现手里工具传出的声音,让他觉得很古怪!

    周帆随后用力的敲了敲地面,确定了有问题后,周帆扒开了上面的浮土,看到木箱子的一角……

    周帆立马把周围的地砖全部翘起,扒掉浮土后,露出了一个老式的精美的木箱子!

    周帆把木箱子抬了出来,放到旁边的地上,不过因为箱子在地下存放了不知多少年,箱子的一角已经腐烂!

    周帆抬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掌,好在伤口并不大,周帆草草的用卫生纸包扎了一下后,继续摆弄起木箱子!

    看着木箱子,周帆心里一阵嘀咕。

    “老祖宗在这里埋过东西?原先这间卧室是这个宅子的正房,是以前宅子的当家人住的!

    能在这间卧室里面埋东西的只有4个人!那就是周帆的爸爸,爷爷,曾祖父,和那在两湖总督府当过大官的老祖宗!”

    “看这木箱子的样式,不像是周帆爸爸埋下的,要是他老爸能做出,这么做工精美的箱子,也不至于去工地上面打工补贴家用了!”

    周帆排除老爸和爷爷,那只剩曾祖父和老祖宗了!

    周帆心里一阵激动,这要是老祖宗埋下的,距今也有一百多年了!

    到现在,那也是古董了呀!可以卖掉换钱了,周帆心里美滋滋的想到,颇有些仔卖爷田不心疼的样子!

    随后周帆用工具小心翼翼的,把箱子上面的锁弄开,然后慢慢的打开了箱子。

    他看到了箱子里面放着一个比木箱子还要精美的木盒儿!

    木盒儿大概一尺见方,通体暗红色,周帆更加小心的用双手捧出了这个外观精美的木盒子,丝毫没有在意因为心情激动,右手上的伤口碰到了木盒子,带来的疼痛!

    周帆此刻的内心充斥着激动和期待!看这木盒子的外观,就知道不是凡物!

    年代最差也是清朝末年的!这么多年埋在地下,还如此精美绝伦,毫无破损!就这盒子,周帆认为就值老多钱了!

    更别谈装在盒子里面的东西了,要真是个好盒子装了个不值钱的宝贝,周帆也认了!

    毕竟是老祖宗埋的!周帆是捡现成的……

    ……

    周帆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掀开盒子……

    随后周帆被盒子里面的东西震惊了!盒子左边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摞金条!

    周帆看着盒子里面的金条,粗略估计,估摸着得有十几根金条!

    周帆颤抖的拿起一根金条看了看,金条上面刻着7个繁体字“兩湖總督抚.拾兩”字样。

    周帆小声说道:“是老祖宗埋的,这些金条要是都换成钱,这得多少钱啊,我发财啦!”

    周帆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的金条,然后轻轻的放回盒子里,慢慢拿起了放在盒子中间的绿地发光一对手镯!

    “好漂亮的镯子,这是帝王绿翡翠吧!这得值多少钱啊!”周帆轻声叹道。

    …………

    周帆拿着一对手镯观察了许久后,无比小心的放下了手镯,拿起了旁边通体白色的玉牌,这个玉牌下面,还藏着一个通体白色的珠子!

    当周帆细心的拿起玉牌,正准备观察时,玉牌突然快速的消失进了周帆受伤的右手中!

    周帆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

    几个小时过后,周帆在大王小王的舔舐下醒了过来……

    周帆看了看两个小家伙,又看看四周,忽然快速坐起身来,低声惊呼道:“我怎么晕过去了?”

    “我c!我的金条!我的手镯!”

    …………

    周帆迅速站起身来,转头看到了通体暗红的木盒后,慢慢突出一口气!

    “金条还在,手镯还在,白色珠子还在,但是玉牌不见了!”周帆看着木盒皱着眉头!

    周帆想起来了,他晕倒前,手里正拿着玉牌,然后玉牌就突然消失在他手中!

    周帆看了看自己的受伤右手,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受伤的右手复原了!!

    这是怎么回事!

    周帆思考了一会儿,觉着自己可能遇到了那些里才会发生的事!

    但是周帆仔细的检查身体后发现,脑海里也没有老爷爷和系统小精灵啊!

    这个玉牌在他身体里有什么作用,他不知道!

    甚至周帆都不知道,这个玉牌在身体里面是到底好事还是坏事!他望着自己的手心,有些欲哭无泪!

    …………

    尝试半天一无所获后,周帆转头看着盒子里的金条和手镯,心里才稍微好受点,最起码有了这些金条和手镯,自己只要不吃喝嫖赌抽,这辈子算是衣食无忧了!

    当他看向木盒子里的白色珠子时,周帆忽然感觉到,自己与那枚白色珠子有一种莫名亲近感!

    周帆看着这枚白色珠子,迟疑了许久…………

    虽然周帆心里还是有些胆怯,但那莫名的亲近感,让他拿起了这个白色珠子……